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五三章 多吐两次就习惯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成早就发现了一旁的来人,只是佯装不知,等到其刀势见老,才用左小臂之上的小圆钢盾一磕,火星四溅中将来人的刀高高的磕起,露出了胸腹的空门……

    黄成脚一蹬地,扭腰发力,右手中的环首刀已经如同电光一般从来人脖颈之间划过,一股鲜血随着刀势像箭一般的标出。

    来人手中的刀铛啷一声掉落,双手捂住了脖子,仿佛试图要将伤口堵住一般,可惜竟是那样的徒劳无功,喉头咯咯两声,颓然而倒。

    黄成仗着身上铠甲都是精钢打造,横冲直撞,转眼之间竟然斩杀了十余人,杀得一群袭击者胆寒无比,又看领头者也死在了黄成刀下,发了一声喊,竟然四散而逃……

    石之上的弓箭手又射到了四五个人,便在暗之中失去了这些人的身影。

    还有几个因为腿伤没来得及第一时间逃走,此时也顾不得伤痛,一瘸一拐拼命逃跑,也是被弓箭手一一射倒……

    随着最后一个袭击者被射倒临死前的惨嚎,四周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黄成等人也不敢深追,便又退回了车阵之中,静候天明。

    夜虽然漫长,但是终有光明的一刻。

    天色终于变白了一些,苍穹从色的变成了深蓝色,然后一点点的变得浅蓝。秦岭山脉在晨曦中或远或近,宛如泼墨国画中的一般,浓淡相宜,加上山顶间的薄薄雾气,朦朦胧胧宛如仙境。

    而近处却是一幅地狱一般的景象。

    死去的躯体就像破烂的布娃娃一般被扯的四分五裂,残肢断臂,四散皆是。原本是鲜红的鲜血已经干枯,变得发,就像是癫狂的画家在胡乱泼洒的油墨,将面前的这一块地面泼洒得到处都是。

    斐潜此刻才知道,人体身上竟然藏着这么多的颜色,红色的肌肉,惨白色的骨骼,还有红褐色、白黄色,还有一些被开膛破肚的不知是不是肠胃破裂,竟然呈现出一种墨绿色……

    斐潜宁愿在此刻自己是一个近视眼,才不会看得如此的清晰。

    山岚拂来,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原来人类的血液多了,竟然是如此的腥臭,而且浓厚得像是风都吹不走,仿佛一块块无形的胶块一般,呼吸一口竟然像是活活在胸口硬塞了一块下去一般,堵得十分难受……

    斐潜咬着牙,强自硬撑着站着,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这些时间,二三十年甚至要更长,面前的景象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常见,现在死的人才这么几个自己就无法忍受,将来成千上万的人死亡自己又要如何适应?

    斐潜招呼来黄成,刚开口,正巧一股山风带着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斐潜实在无法再控制得住,一个字都能没说出来,就吐得天昏地暗,连胃里面的苦水都吐了出来。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歇息了半响,斐潜才适应了一些,说道:“……见笑了……叔业,让……让人翻查一下,这些人的……身份……”

    黄成一点都没有取笑斐潜的意思,认真的答应一声,去吩咐了一下,又拿了一葫芦的水,递给了斐潜。

    斐潜喝下几口水,胸腹间的那种恶心的感觉才略微消散了些。

    “……叔业,你第一次杀人是在什么时候?”

    “中平元年。”黄成记得很清晰,直接回答道,“那时黄巾作乱,有部分陈国、汝南黄巾南下荆襄……”

    乱世啊!

    黄成看起来比自己都还小,却已经是在四五年就杀人了,如果推算起来也就是其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上阵杀人了。

    斐潜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昨夜自己一个人都没亲自动手,就只是看了战后的场面,已经适应不了吐得天昏地暗,若是到迫不得已要动手的那一天,自己真的能下的去手么?

    “斐郎君……你这已经是很好的了……”黄成看出斐潜的心思,安慰道,“当年黄巾攻打县城,战后听说有的士子看见死人当场就发颠了,十几天才恢复过来……”

    斐潜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最后只好点点头,算是接受了黄成的安慰。

    此时黄旭跑了过来,有些遗憾的说并没有在尸体上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也是应有之意,正常来说,像要做这种事情,肯定是不会留下什么纰漏,但是也有一句话叫做“尸体不会说谎”。

    斐潜强制压抑着翻腾的胃,走到了摆放尸体的地方。原来按照黄成的意思,就直接丢到黄河里去,省事。

    但是斐潜却要求在离河至少二十步的地方挖坑深埋。

    汉代人不懂什么叫做细菌,斐潜懂。只要是大型动物的尸体,就跟一个生化武器差不多,流动的河水什么的还好一些,只要将在水中的尸体取出,等过一段时间水质就可以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若是水潭等不怎么流动的水源,其中只要有一个动物或是人的尸体,立刻就会变成剧毒的水,若是未经处理喝下去,上吐下泻都是轻的……

    “这不是黄巾,至少不是这两年的黄巾……”斐潜忍着不适,用刀将一个已经是开膛破肚的残躯拨弄,观察了一下说道,“咳……看看这个脂肪层……嗯,就是人的油膏,黄巾就算有,肯定也不会这么明显……”

    人只有在比较安稳,餐食方面比较有保障的时候才能积攒一些脂肪,而黄巾基本都是些穷困潦倒的农户,现在又大多被逼得只能往山里面藏,饱一顿饿一顿的,没有骨瘦如柴就算不错了,肚皮上哪里还会有什么成型的脂肪层。

    虽然黄成不清楚人的脂肪是如何积累的,但是他之前也有杀过黄巾,普通的黄巾众确实是瘦弱的,只有那些头领之类的才健硕一些,所以黄成直接动手给几个尸体都开了膛,认真的一一看了,才对已经有些绷不住的斐潜说道:“果真如此。”

    你个黄成肯定是故意的!

    斐潜看那几个红红、花花绿绿、白白黄黄被刨开肚皮的尸体,只觉得自己腹内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实在忍不住,又吐了出来……

    “斐郎君!斐郎君没事吧……”

    “……咳咳,没……没事,多吐……两次就习惯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