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五八章 郑揂的绝意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回到了驿站,心中越是琢磨,越是觉得不怎么对劲。

    这顿饭吃的……

    实在是怪异无比。

    不是说饭菜酒水,而是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虽然看起来其乐融融的样子,相互之间也都有敬酒啊,请菜啊,但是斐潜总是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荥阳郑氏啊,虽然不是像弘农杨氏,汝南袁氏那么冠绝天下,但是也是当地的一只比较有名的姓氏了。

    郑家也是出过不少大儒和朝廷重臣的。

    名儒郑兴,研究左传的大经学家,他与当时另一个经学家贾逵合称郑贾,他们的学术流派被称为郑贾之学;

    郑兴之子,郑众,历护西域中郎将、武威太守、后出任大司农,以守正不屈而著称。

    如今郑氏中的郑泰现在也是担任了待御史一职。

    所以这样一只有渊源有背景有文化的郑家成员,似乎表现得……

    太伏低做小了。

    虽然郑揂在宴会期间,笑容就没有断过,更是关注整个的宴会氛围,时不时的还讲些趣事调节调节冷场,但是总给斐潜一种感觉,就像是在后世出席领导的酒宴,那些陪同出席的员工挂在脸上的笑容,任你领导是喝醉酒了还是在装醉,是真风流还是真下流,都笑嘻嘻的在底下鼓掌叫好一样。

    在后世,斐潜参加过的大小饭局太多了,有唱独角戏的,也有唱大戏的,还有那些跑龙套的,真的是太多了。

    对,没错。

    郑揂给斐潜的感觉就像是在舞台上唱戏,唱一场大戏,脸上覆盖着厚厚的油墨,就连那笑容也像是勾画出来的。

    可是为何要唱戏?

    就算不是荥阳郑氏弟子,就一个普通士族子弟,见到了像郭浦那样的粗人,三两句下来,估计立刻就冷场了,就算是郭浦的官职再高,不乐意就是不乐意,根本就是两类人,讲的话都不能讲到一起去,更不用说老是笑眯眯的了……

    如果说郑揂是一个八面玲珑,善于交际,想扒拉着郭浦这条线往上爬的追逐权力之辈,也不太说的通。

    毕竟一个是郭浦只是一个小小的都尉,就连他兄长郭汜现如今也仅仅是一个中郎将而已,巴结郭浦、郭汜还不如直接去找董卓又或是李儒来的直接有效,况且郑家的郑泰目前就在董卓眼皮子底下晃悠,也算是多少能递的上去一两句话的人物,用得着去关注郭浦的脸色和感受么?

    巴结自己?

    斐潜一笑,那就更说不通了。自己这个左署侍郎跟函谷关令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更何况自己的师傅蔡邕向来就是不朋党的,这个事情天下皆知,巴结自己真是一点好处都捞不到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更重要的是,如果郑揂这么长袖善舞,曲意奉迎,那为何在这个函谷关令上一待就是四年?

    不说一年一次的小考,就连三年一次的大计也过了啊!

    问题是这个郑揂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在算计我?

    我跟这个郑揂无怨无仇,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至于吧?

    在算计郭浦?

    倒是有这种可能性,但是郑揂如今就是一个函谷关令,军事调动的权利是在郭浦手里,函谷关守军一共两千,一千是原本的军队,一千是后来董卓留在此处的,就算是郑揂想要算计,也得问问郭浦手下那一千的西凉兵答应不答应啊……

    真是费脑筋,算了,只要不是针对我,懒的理那些事情,明天干脆早些启程,过了函谷关,再往前送一程,就掉头回洛阳。

    过了函谷关就是新安,然后再往西就是渑池,这一路上都是董卓的控制范围,而且董卓在渑池还驻扎着一些军队,安全上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xxxxxxxxxxxxxxx

    函谷关内城当中,郑揂沉着脸,将手上的信放到烛火之上点燃,一直捏着,直到快烧到手了,才将残余的纸张扔到火盆里,一直看到信完全化为灰烬了,方收回了眼神,一言不发,只是脸颊边的肌肉跳了两下。

    良久,郑揂才对着堂下垂手而立的一名驿卒说道:“汝且回驿站,不可轻举妄动,只需盯紧即可,若有异常,速来禀报。”

    “唯!”驿卒拜了一拜,退下了。

    郑揂等驿卒走后,才愤愤的一拍桌案,“这个竖子!坏人大事!”

    本来郭浦在关内,要做一些事情就已经是束手束脚了,结果好不容易的一个安排却被斐潜给打乱了。

    汉代要调兵手续比较麻烦的,但是人数少于人的话,就不需要虎符了,所以要凑齐一百左右的人员,郑揂找了好几个理由,很是下了一番的功夫才不让郭浦怀疑。

    袭击运输的车辆,本来就是为了暂时性的阻断从洛阳来的运输部队。因为不管是上报到谷城还是洛阳,任何人知道了这个事情,肯定是要先派一些兵士对于运输路线上的所谓“黄巾贼”进行一番的清理,直至确认路线安全了,才会重新开始运输……

    这样一来,就给郑揂的布置留下一个比较充裕的时间,并且袭击车队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李代桃僵,光明正大的运些东西进关来。

    但是没想到却被斐潜打乱了计划。

    现在只能是另寻他法,在外面隐藏的东西也要想办法运进来……

    洛阳城内的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这边如果不能顺利动手,大汉就要被一个粗俗的武夫给毁了!

    郑揂双手紧紧攥紧,脸边的肌肉一跳一跳的……

    这个天下是读人的天下,何时轮到一个粗鄙无比的武夫来指手画脚!

    汉家国祚四百年,岂能因为暴政而倾危?

    迁都?!

    荒谬之极!

    这迁都之路,将会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又会有多少人无辜而亡?

    仅仅是为了一个武夫的私欲!

    绝对不行!

    信当中说的很清楚了,只要再拖延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关东联军必然可以挥军至洛阳城下!

    届时这些西凉匹夫,有一个算一个,必死无疑!

    郑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放松了原本因为太用力而导致有些青白的手,脸上的肌肉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但是眼中的神色却越发的坚定起来……

    我郑揂得享汉禄多年,如今纵然是粉身碎骨,也要拖住迁都至少一个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