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六四章 鼓动
    斐潜估计如果真的只有一两千的黄巾贼,渑池大营军队一动,又或是从洛阳派兵来,也是必定会解新安之围的,只不过这样一来至少就要花上十天半个月的功夫了,那他运蔡府的书籍不就要被拖延在此地了?

    况且接下来的时间越来越紧迫,洛阳的局势本身就很紧张了,如果不趁着还没有彻底恶化之前,将蔡府的藏书及时的转运出去,那么万一有什么事情发生,又要顾及书,又要照顾人,难免会顾此失彼。

    所以现在如果能够早一点将新安之围解决掉,早一些打通道路,那么对于斐潜而言,就当然是最好的事情。

    函谷关兵权在郭浦手中,不仅仅是原先的一千洛阳本地兵卒,还有一千西凉骑兵,当然这都是指正卒,辅兵之类的另算。因为函谷关本身西边是新安,东边是古城,调运粮草不是非常困难,因此辅兵也不多,只有个五六百的样子,有时候粮草量大一些临时忙不过来了,顶多也就是再抽掉些正卒帮个忙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像这一次往西迁都长安,粮草的转运基本上就是从一程一程的往西运,否则在路途上空载的辅兵民夫也是要消耗的,路程越长消耗占比就越高。

    所以函谷关的战备粮草还是挺多的,一方面是提供给函谷关的守军,一方面也方便从函谷关再往西运输。

    斐潜此时就打着观摩学习的名义……咳咳,好吧,反正不管汉代有没有这么名词,反正就是这么一个意思,跑到了函谷关的内城公库粮仓之处。

    斐潜左署侍郎的身份,如果不指手画脚,只是静静的看看,函谷关的仓长还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汉代粮仓的管理已经是非常的精细了,粮和草是分类入库的,由专门的人员进行负责。在国一级称太仓令,郡一级称仓曹,县一级称仓长。仓长还有仓佐一职进行协助。

    函谷关因为是重要关卡,所以粮仓设计的本省就比较的大,而且还分为多个的储藏室,室门上有“封”,也有“题”,很是完备。

    “封”是泥封,就是在门上用未干的红泥封严,再其上用印章加之使之严实,若是冒然开启必然会破坏封印。“题”就是在一旁贴上用印的纸张,说明是什么时间由几个人一起封存了什么东西。“封”、“题”共用就是最早的防盗措施了。

    斐潜转悠了两圈,就碰见了郭浦前来巡视。日夜两次巡视城墙及城内重要设施,是郭浦的日常工作之一。

    “斐侍郎,你怎么在此?”郭浦对于斐潜的印象还算可以,至少讲话没有老是知乎则也的让人头疼,所以看见了也就打了个招呼。

    斐潜拱了拱手,笑道:“出不得关去,在驿馆内闲着无事,便来看看,正好也和书上所言对照一下。”

    “哦,书上也有写这个?”

    “有的,但是书上的都比较简略了些,还是要亲眼看看才好,”斐潜指了指身边的仓库说道,“像书中有言,‘高亘墙,置刍仓’,但是具体要多高,这就没讲了。”

    郭浦哈哈一笑,更是觉得斐潜有趣了,他之前所遇到的一些士族,要么就不愿意跟他多说话,要么就是摆明一个态度,书就是万能的,书上什么都有,你个老粗少跟我唧唧歪歪……

    像斐潜这样,说书中不够详细,不清楚的,还需要来实地看看的,确实还没有遇到过。

    郭浦说道:“哈哈,书简那玩意,我看了就头疼……”一边说着,一边在内转了一圈,尤其是重点看了看军仓,见没有什么问题,跟斐潜打了个招呼,就要往外走去。

    斐潜慢慢的也跟着郭浦走了出来,随口问了一句:“郭都尉,你觉得新安黄巾之围何时能解啊?”

    郭浦很随意把手摆了摆,就像是驱赶开不舒心的事情一般,说道:“就只有千余黄巾,能算得什么啊,随便出点兵就灭了!”

    “哦……”斐潜点了点头,随后又似乎是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过也不能大意啊,当初在广宗城下,朝野中也是好多人都认为是肯定会赢了,结果……”

    郭浦脚步一顿,转过头皱着眉头看着斐潜。

    广宗是董卓军的一个污点。当初卢植围广宗城,被宦官诬陷,被捕入狱,董卓走马上任,却败在了黄巾手下,差一点被追究责任,幸好董卓家底厚实,很是给中常侍一笔钱,才脱了罪名。

    虽然当时董卓失败的因素有很多,最大因素一是临阵换将,对于士气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另外一个是当时是围困广宗的士兵不是西凉兵,而是中央禁军及各地郡兵,董卓当时还没有被那些领军将领看在眼里,所以多少有些指挥不灵,但是不管怎么说,董卓确实是败在了黄巾手中,导致他之前在西凉的一些战绩都受到了质疑。

    这个事情是西凉军全体将领都知道,并且都为之不满的事情。

    斐潜睁着眼睛,很真诚,很无辜的看着郭浦,说道:“怎么了?郭都尉?”

    郭浦摇了摇头,闷闷的说了一声:“没事……”便继续往前走。

    “唉……”斐潜继续像是闲聊般的说道,“其实当初就是拖拖拉拉的造成的,要是当初卢中郎动作快一些,说不定砍下张角的脑袋就是他啦,那他肯定是封侯拜将不在话下,结果给了黄巾贼喘息聚集的机会,人一多就不好打了啊……”

    “……兵书都有说要兵贵神速……”斐潜就像一个死读书的士子那样,摇头晃脑的卖书袋,一边跟着走,一边用眼角余光瞄了郭浦一眼,然后继续说道,“……要知道攻打黄巾可是实打实的功绩,否则皇甫、朱二位车骑将军要何时才能封啊……”

    “……我是一读书人,没像郭都尉这样的武艺,否则肯定将这些该死的黄巾贼杀个片甲不留,也好封爵荫子,光耀祖宗……”斐潜一边说,一边还用手势强调着语气,就像要将黄巾当成砍瓜切菜一般。

    郭浦停下脚步,有些烦躁的说道:“……我何尝不想!可是没有军令不能擅动!”

    “啊?”斐潜疑惑的说道,“令兄……不是在渑池大营么……怎么还没啊?哦,可能被新安堵住了吧,再等几天估计就到了吧……”

    “等命令送来,新安都解围了,还……”郭浦哈哈笑着,摇着头却讲到一半卡了,眼睛眨了几下,忽然有些兴奋的说,“……斐侍郎,你说我哥应该会给我下令了吧?”

    “这个应该……会吧?毕竟你,是他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