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六九章 哭泣的环首刀
    骑兵是最难以对付的兵种。?

    原因就是因为,骑兵的机动性太强,主动性极高,如果是在平原之地,要打要围,还是要骚扰,甚至是撤退,主动权基本上都是在骑兵手里。

    弓箭手甚至是强弩兵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制骑兵,但是弓箭手也是脆弱的,如果被骑兵进了身,弓箭兵连普通的步卒都不如。

    长枪兵密集阵是可以对抗骑兵的冲击,但是行进度就和骑兵差太多了,骑兵完全可以抛下结阵的长枪兵去对付那些容易啃的对手,慢的跟乌龟爬似的长枪兵密集阵也只能干瞪眼……

    骑兵最大对手永远是骑兵。

    就像现在,郭浦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往前加,迎面冲垮对面拦路的那群骑兵,然后再根据情况,选择大回转转身又或是脱离战斗……

    停留在原地结阵对抗,又或是原地转身,那是最愚蠢的行为。

    因为骑兵最重要的就是度,第二重要的还是度,第三也是。

    左右是松散的农田,战马冲出去必然会失去度,甚至搞不好还会因此失蹄,所以郭浦的现在的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但是,最开始的时候就错了,后面再正确的选择又能如何?

    郭浦狂喊着:“加!加!列锋矢阵!内侧漫射!”郭浦现管不了屁股后面的骑兵了,甚至都没有空去考虑为何转眼之间,黄巾军如何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的骑兵,情形危机,只有往前冲!才能有一条生路!

    西凉骑兵毕竟是多年习惯了与羌胡作战的,虽然被前后夹击,多少有些惊慌,但是在郭浦的命令之下,还是列出了冲锋的队列,形成了一个尖锐的箭头,向前猛冲……

    五百步,三百步,两百步……

    心脏的跳动似乎都跟马蹄声一致了,越来越快,将血液泵压到全身上下……

    一百五十步!连对面的人员面孔都看得起了,双方将领几乎是同时高呼了一声,就听见上千把战弓汇集出了一声巨大的“嗡——”的声音,似乎一瞬间双方的头上都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大马蜂……

    郭浦大喝:“举盾!”

    西凉兵将弓往身侧袋囊一插,顺手就捞起挂在马侧的盾牌,身子一缩,将头颅和躯干躲在了盾牌之下,至于露在外面的腿脚和战马,就顾不上了。

    郭浦躲在盾牌之下,透过盾牌的边缘望去,竟然看到对面的骑兵躲避箭矢的方式竟然是瞬间向左右分开了一下,就像是原本瘦小的躯干忽然又变成了大胖子一般……

    郭浦眼睛猛然睁大了——

    这他娘的不是黄巾,是胡人!

    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让郭浦考虑什么了,两只骑兵轰然一声撞在了一起!

    郭浦奋力的大声喊着,声带因为奋力的吼叫都有些撕裂了:“是胡人!分散锋矢!分散锋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兵士已经完全绞杀在了一起,那有什么办法再从整体大锋矢变阵成为更适合对付胡人骑兵的小锋矢阵?

    胡人因为骑术上的优势,可以轻易的聚合和分散,所以汉人骑兵只有介于完全整合和全体分散之间的小锋矢阵,才既有冲击力和攻击力,也不至于太过集中导致中间的骑兵完全用不上力,平白承受胡人抛射的伤害……

    有了汉人兵甲加持的一百南匈奴明显强悍了许多,一些流矢已经无法对其有什么较大的伤害了,不像之前没有铠甲,不管被那只箭射中都是只能拿皮肉硬抗。

    更加坚韧的南匈奴成功的拖住了郭浦的步伐,没有来得及分散的大锋矢阵失去了锐气之后,就变成了一块喷香喷香大圆面饼……

    紧随其后的於扶罗露出了一丝残酷的笑意,高举战刀:“撑犁在上!赤那之神在眷顾着我们!杀光他们!”

    “哦嗬嗬……”

    四百换上了汉甲的匈奴骑兵,自的组成了三个冲击阵型,朝着郭浦的“大面饼”狠狠的叉了进去……

    郭浦愤怒的大声呼喝,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大意导致如今的局面,一方面是因为意识到了所谓的黄巾贼就是一个陷阱!

    最关键的是,这个陷阱的背后还有汉人的身影!

    要不然这些胡人身上的铁甲,手上拿的环刀要如何来解释?

    战死在胡人手下,郭浦不会觉得憋屈,但是像这样明显是被自己人背后捅刀子,郭浦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

    “后阵立刻掉头,断后!前锋往两边突击!让出路来!”郭浦一面指挥后面的骑兵掉头去尽可能的拦截冲后面杀来的骑兵,一边命令前面被粘住的骑兵尽可能的往左右两边扩展,给堵在中间的骑兵让出一条冲锋的路出来!

    堵在中间只有死路一条!

    只有把度提起来,冲出一条路出去才有生存的希望!

    一个西凉骑兵奋力的策马往旁边冲,虽然道路的两侧不远就是田地,马匹到了那边肯定会被松软的土地拖住脚步,甚至有可能摔倒,但是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

    不同于郭浦全部都是铁甲骑兵,南匈奴在两翼都是轻甲兵,甚至是无甲兵,所以整体重量来说比起西凉军轻了不少,马蹄陷入泥地的幅度也比西凉兵少得多……

    在两侧的西凉兵马匹越跑越慢,而匈奴骑兵却勉强能够跑得起来,两相比较之下,西凉兵就吃了大亏,纷纷的成为了匈奴兵的固定靶子,被一个个的射下马来……

    西凉骑兵的牺牲,给困在中间的骑兵让出了一点空间,趁着后面的那些匈奴兵还没有聚拢的时候,郭浦带着亲卫带头冲了上去!

    郭浦一刀将冲到面前的南匈奴骑兵砍下马来,一弯腰躲过了侧面砍来的一刀,然后又将刀一横,借着马匹的度划开了侧面而来的另外一个匈奴兵的腰腹,浑然不顾喷溅到脸上的鲜血,闷头就往前面冲!

    忽然之间,郭浦就觉得眼前一亮,自己竟然冲破了匈奴的拦截骑兵!

    可是这种活下来的欢喜只存留了那么短短的一个瞬间,郭浦就看见了前方百步远的地方,横着一个身穿汉军甲的步兵方阵!

    枪如林,盾如墙,还有后面一排排的已经平举着弩弓的弩箭兵……

    兵阵中间一个将领模样的人将手高高举起,然后猛的往下一落!

    “举盾……”郭浦撕心裂肺的喊道。

    可惜已经晚了,如蝗一般密集的弩箭攒射而来,就算是举盾也没有什么用,更何况仓促之下,许多西凉兵都没能反应过来……

    “……咳咳……扁扁你个先人……”郭浦低头看了看扎在自己胸膛的弩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愤怒喊了一声,将手里的战刀向前掷去……

    空中飞舞的环刀翻滚了几圈,“叮”的一声扎在了地上,一丝血液从刀柄沿着刀背流了下来,就宛如哭泣的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