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七二章 兵临城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揂看着远去的斐潜,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凝固,低声的喃喃语道:“蔡中郎,吾与其生机,奈何自寻死路!唉!且莫怨我……”

    沉吟了一会儿之后,郑揂朗声叫道:“传李军候前来!”又叫来一个下人,交代了几句,下人领命匆匆去了。

    不一会儿,李军候便来了,进了厅内,向郑揂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便垂手等待郑揂的话语。

    郭浦失败的消息对于这些留在函谷关内的西凉兵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尤其像李军候这样原先仗着郭浦的名头,有些狐假虎威的家伙,便赶快夹着尾巴做人。

    郑揂看着李军候,静静的不开口。这个之前对自己还爱理不理的家伙,现在却小心翼翼的站在下首,心中不免有些快意。

    沉默在厅中蔓延,对于郑揂来说是种享受,而对于李军候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了,不一会儿的功夫,李军候的鬓角就被汗水浸湿了。

    郑揂慢吞吞的,一字一顿,仿佛是为了让不通文墨的李军候能够完全听得明白:“李军候,郭都尉,果真收到了郭中郎之军令?”

    “……这,”李军候额头上一颗汗珠滴落到了地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禀关令,此事我不是很清楚……”

    “哦?”郑揂不可置否,轻轻的弹了弹衣袍,就像是弹走了一只虫子,“李军候,且问,郭都尉调走汝之下三百兵甲,用虎符,节杖,移文,又或是其他?”

    李军候旗下掌管着五百的骑兵,这一次跟着郭都尉走了三百,只剩下了两百在城内。郑揂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像一声惊雷一般震得李军候微微晃动了一下,几颗汗珠顺着脸颊就流淌了下来。

    李军候连擦一擦都顾不得,支支吾吾的说道:“……是,是虎符……”

    汉代调兵,最正规的就是用虎符。

    但是因为虎符灵活性太差,有时候地方太守和刺史在发生一些临时事件,比如出现了山匪水贼等等特殊情况,如果还是按照申报朝廷,再让朝廷让人带虎符来调军,往往都已经最多亡羊补牢,大多情况下是已经失去了时效,没有什么作用了。

    所以到了后期,就变成了以地方太守、朝廷重臣的节杖,也可以调兵进行一些军事行动,但是事后必须上报朝廷,根据结果进行评估,若是出于不得已的情况下并且有正面的结果的,大多会免于处罚,但是如果导致了兵败,也同样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但是地方太守和朝廷重臣的节杖只有一根,如果在调用多支部队的时候难免会有些不够用,所以就出现了移文,用文的形式加盖大印,来证明调兵的人和用途。孙坚当时离开长沙的时候也是假称受到了张温的移……

    “虎符?”郑揂重复了一声,呵呵笑了,说道:“用的是谁的虎符?郭中郎的?亦或是……郭都尉的?”

    李军候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哑声说道:“……是,是,是郭都尉的……”

    “哦……”郑揂点了点头,然后就一言不发,紧紧的盯着李军候,过了半响突然一拍桌案,大声吼道:“李军候!汝戏耍吾耶?!既无郭中郎虎符节杖,也无移文,安敢宣称受中郎所令?”

    李军候浑身哆嗦了一下,连忙分辨道:“关令明鉴!是……是郭都尉所言有中郎之令,我受其管辖,又怎能质疑军令?”

    郑揂又是一拍桌案,说道:“一派胡言!汝领朝廷之兵,私擅授兵在前,狡言而辩于后,视国法军规于无物!来人!速速拿下!”

    立刻从厅外涌进了十几名的亲兵,将连呼冤枉却不敢反抗的李军候团团围住,推肩膀,拢后背,三下五除二就将李军候捆了一个结实。

    郑揂见李军候已经被绑,心中松了一口气,便说道:“汝言真假,待寻得郭都尉后再行对质……先押入牢中。”

    李军候闻言,也是无可分辨,便垂头丧气的被推着走了。

    大厅之内,郑揂摸着从李军候身上拿出来的印绶,叫来了陈军候,然后将李军候的印绶交给了他,又低声嘱咐了几句。

    陈军候领命,匆匆而去……

    xxxxxxxxxxxxxx

    斐潜不愿意走回头路,不是对于郑揂有信心,而是对于函谷关有信心,汉代这么多年过去,主动献城的不算,函谷关还真没有几次是被人攻打拿下来过的。

    因此在函谷关内等候道路畅通,再前行,好过于来回徒劳的奔波。

    否则搞不好自己刚回到洛阳,结果就听到新安的黄巾贼已经被除,道路又畅通了,那时岂不是尴尬的要死?

    但是郑揂的态度似乎有些怪异,特别是当自己说准备留在函谷关再等等的时候,那个一个表情虽然是带着笑,但是却让斐潜觉得有一种不怎么好形容的感觉,反正很复杂……

    为了安全起见,斐潜叫来了黄成,让他安排一下,从现在开始,手下的兵士轮流休息,以防不测。

    黄成领命而去,斐潜的心中的不安却依然没有减少多少,在驿馆里转了两圈,也是坐不住,便准备再出门去走走,就算是透透气也好。

    可是就当斐潜刚刚走到了驿站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城西那边一阵骚乱,道路上的百姓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乱窜……

    斐潜拦了一个人下来一问,却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黄巾贼竟然出现在了城西,即将兵临城下!

    这!

    这怎么可能?

    最让斐潜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难道黄巾贼真的信心膨胀到如此的地步,竟然连函谷关这样的雄关都想攻打下来?

    这太不可思议了!

    更何况函谷关又不是什么巨大的粮仓,虽然的确是存储了一些从洛阳要往西运的粮草,但是这明显是得不偿失!

    尤其是,黄巾贼就算占据了函谷关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还真的往东去攻打洛阳城不成?

    如果不是这些原因,那么黄巾贼兵陈函谷关究竟目的是为了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