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七七章 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城墙之下斐潜等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全部贴着墙根,缩在阴影之中。

    黄成连忙也将身体一伏,贴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了两步,躲在了对面女墙之下的小小的影子里,一动都不动。

    人的视觉有时候跟青蛙有些类似,不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人,对于静止的物体警觉度明显是不高的,而对于那些活动的物体则是更加的敏感。

    黄成此时身上穿的是青色这种比较深颜色的衣物,因此趴在阴影当中,虽然有部分暴露在微弱的光线下,但是不认真看看还真不容易看出什么来。

    那个晃晃悠悠的兵士显然也是应付了事,走了几步之后,也没有走到西面城墙的最里面,只是略微走了一点,便拿着火把随意伸着往前照了照,然后又继续晃晃悠悠的往回走了。

    黄成见士兵走了,便连忙将绳索从长枪上解了下来,然后绑到了更坚固的女墙之上,黄旭便第二个爬了上去,并带上了剩余的那两条绳索……

    有了三条绳索同时攀爬,速度增快了许多,不一会儿的功夫,包括斐潜在内的所有人员都上了内城墙。

    斐潜轻轻的呼出一口气,进行到了这一步,总算是暂时脱离了危险的境地,现在就可以考虑更多的事情了……

    托郑揂的福,在原本就有些人手短缺的情况下,还从城墙上抽取了兵士对城内的街道进行搜索,所以城墙之上留守的兵士就相应的减少了,而内城墙上就更少了,除了几个晃晃悠悠来回巡视的活动哨兵之外,便只有在一些重要的路口和城门口,才有兵士看守。

    西面城墙的内侧,有一个通往内城的坡道,但是在那边有两个兵士站在火把之下在把守着,要通过那边,首先就是要解决掉那两个兵士,而且最好不要惊动其他的人……

    斐潜指了指,问黄成道:“叔业能不能干掉那两个,别惊动其他人?”如果还是从这里往内放绳子下去,速度就有些慢了,万一那个巡逻的又晃回来,这么多人肯定没办法像黄成一个人那样藏得起来。

    因此只有想办法突破那一条通道才更快捷!

    幸好现在街道之上的声音还是有一些嘈杂的,这些城墙上的兵士注意力也都大部分被吸引了过去。

    黄成闻言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回头从一个人身上解下了一张弓,轻轻虚虚开了一下,感受了一下弓的力度,又找到另外一个人,拿了两根箭,冒着腰,慢慢往前摸去。

    说起来大家都是慌慌张张跑出来的,武器都是什么在手边抓什么,搞得斐潜身边的这些人,有的拿刀,有的拿长枪,有的只有一张弓,有的却只是带了箭矢,还有几个人不是到是没有带还是路上逃跑的时候搞丢了,空着两只手……

    黄成不是在一弓上同时搭双箭,而是用手捏着两只箭,一只搭在了弓上,另外一只箭就用无名指和小指捏着。

    “嘣!嘣!”

    黄成射出了一只箭之后,手指头一翘一拉,瞬间又射出了第二只箭,两声不大的弓弦声就像是连在了一起似的。

    看着两个士兵紧紧捂着中箭的喉咙,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能是发出了一些丝丝的声音,摊到在地。斐潜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喉咙,这个黄成自己还说比不过黄忠,那么黄忠的箭术要多么的凶残?

    众人迅速通过了西城墙,斐潜叫人顺便将那两个已经死亡的士兵藏好,虽然肯定到最后是会被其他的兵士发现,但是能多拖延一些时间便多拖延些也好。

    相比较外面街道上的嘈杂起来,内城几乎是安静得宛如两个世界。

    内城斐潜来过了好几次,所以也算是轻车熟路,内城西面主要就是公库,东面是关令的府衙和吏处理一些公务的房间,并不复杂。

    斐潜站在了公库墙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有些挠头,说实在的,虽然是方才逃命之时计划好的了,但是事到临头,斐潜还是有些舍不得,毕竟这些都是辛辛苦苦得来的,或许更多一石的粮食就可以让多几个人活着从洛阳坚持到长安……

    毕竟公库里面存储的粮食,之前斐潜也有看到,虽然比不上那种大粮仓,但是这段时从洛阳调来的确实也不算少,而现在……

    斐潜摸了摸身边公库的围墙,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位置的墙内有一堆干草,是为了让西凉骑兵的战马日常支取方便一些,特意从库房内拉出来的。

    斐潜轻叹一下,还是叫了两个人,让他们留在这里,交代了一下,然后就继续带着人往前……

    不一会儿功夫,这两个人就奔跑着追上了斐潜等人,几乎是同时间,公库那边燃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

    “走水了!走水了!”顿时有人大声的呼喊,引起了城墙上兵士的注意,便连忙提桶的提桶,打水的打水,往公库方向就去救火……

    斐潜等人趁着城墙上的兵士慌忙奔下来救火的间隙,便往函谷关东城墙的尽头处狂奔!

    出乎斐潜的意料,到了函谷关内城城东,甚至往望气台和鸡鸣台竟然都没有多少兵士把守!

    原来斐潜还以为必然会跟东面的守城兵士有一次的冲突,然后需要在这些兵士措不及防下杀出关去,但是没想到东面的城墙守军这么的少,跑去救火后竟然整个城墙都空了!

    斐潜不知道的是,之前把守望气台和鸡鸣台的军候一个是陈军候,一个是西凉的李军候,但是现在陈军候带了一些人围堵驿馆,却死在了黄成的手里,而李军候又被郑揂关押起来,同时郑揂也把原本驻守在东城墙的西凉兵士全部掉回了城南的校场,派人严加看管,防止西凉兵知道什么事情后发生不可控制的意外……

    郑揂原本就是认为只要过了今夜,城西的兵力一进关,就可以补足防守的人手不足的问题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这样的举措,刚好被斐潜碰到了这个城东兵力安排的薄弱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