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八四章 夜袭
    夜幕降临,天地间安静下来。??

    郑揂叮叮咚咚砍伐了一个下午的木作,也终于是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天色已晚,因此也只能是等待天明再行攻城了。

    又是扎营,又是伐木,又是制作攻城器械,郑揂士兵就算是铁打的士兵,都有些疲惫不堪,用过了晚脯之后,没有轮值到守卫的兵士,便钻进了帐篷,呼呼大睡起来。

    一周一片静谧,就听见山边草丛之内的虫子在吱吱唧唧的鸣叫。

    站在营盘之上哨楼的兵士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挤出了一点泪花,搓了搓脸,强行睁着眼皮,但是过后不久便又耷拉了下来。

    没办法,人体正常的反应,有时候不是想控制就控制得住的——实在是太困了,原本以为能够入关歇息的,结果不但没有,扎营地不说,还砍伐树木,打造兵器,干了一下午的重体力活……

    骤然之间,函谷关上战鼓就像密集的雷声一般,在山野之间炸响,吓得哨兵差点一个倒栽掉下来!

    “敌袭!敌袭!”哨兵一边喊着,一边敲响了报警的铜锣。

    鼓声隆隆,又有哨兵嘶声力竭的叫喊,许多兵士慌乱中冲出了帐篷,有的只批了甲,有的只拿了武器,有的是举着火把,睁着一双糊满了眼屎的眼睛四下惊慌的乱看。

    郑揂和衣从帐篷中冲了出来,看见函谷关上火把乱晃,又听到战鼓隆隆,不由得喊道:“小心敌袭!”

    可惜声音太小了,被鼓声掩盖了过去,郑揂便扯着脖子用最大的音量喊道:“小心敌……”

    就在郑揂喊出第三个字的时候,函谷关上鼓声骤然而止,火把也同时间熄灭了,就像是从来就没有这回事一般。

    郑揂惯性的喊出了最后一个字:“……袭……咳咳……”然后就现身边的人全部都回头看着他,纵然是身于官场多年,也顿时涨红了面皮,好在是天色昏暗,不被他人察觉。

    众人又静静等待了一会儿,眼前所见依旧是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便意识到是被函谷关上的人耍了一场,不由得纷纷骂骂咧咧的又重新钻回了帐篷继续睡觉。

    郑揂站在原地歪着头,琢磨了一下,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又一时间说不上来,皱着眉头回帐篷了。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函谷关上又是鼓声震天,火光乱晃!

    郑揂大营内又是一阵乱纷纷的,兵士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拿起武器穿上兵甲,冲出帐篷……

    可是没有过多久,鼓声又停歇了。

    郑揂恍然,不屑的哼了一声,朗声说道:“此乃疲军之计尔!传吾军令,分作两班,轮番歇息!”

    众兵士便依照郑揂的吩咐,一半值守,而另外一半欢天喜地的跑回了帐篷,堵上耳朵,蒙头大睡,希望在轮到自己值守之前先睡足了再说……

    函谷关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鼓声,几个靠在一起的兵士,把长枪当成拐棍一样,歪歪扭扭的靠在一起,没精打采的在鼓声中打着哈欠。

    “这他娘的第几次了?”

    “娘球的,鬼知道,我就想天亮前还能回去睡个觉……”兵士一边说,一边仰头打了一个大的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身边几个兵士也受他的感染,纷纷打起了哈欠,“就是,天亮又要攻城了,这娘球的没休息还打个屁啊!”

    几个士兵没心没肺的抱怨着,根本没有注意到一队人马已经悄悄的潜近了大营。

    张辽和黄成走在最前面,默默数着,然后几乎是同一时间拉住了战马,将其按到在地,伸手捂住了战马的嘴,另外一只手抚摸着战马,安抚着这个大家伙的情绪,并向后面示意,身后的兵士也都连忙都跟着照做,顿时齐刷刷矮了半截下来。

    战马感受到了主人善意,虽然走一段路要趴下来一会儿让这些马匹不是很适应,但是在抚摸之下,又被捂住了嘴,所以也顶多就是喷几下气息表示一下不满。

    “将军,差不多了吧?”黄成低声的问张辽。

    张辽看了看与大营的距离,轻轻的嗯了一声,说道:“最后一通鼓了……”

    如果不是斐潜的这个建议,张辽真没想到自己手下居然有这么多的雀盲,两百并州骑兵,晚上能够视物的竟然只有一半都不到,加上黄成这几个,勉勉强强凑了一个百数。

    但是也是因此,张辽也很有信心,自己的部队有雀盲,难道对面郑揂大营之中的人个个都能夜间视物?

    张辽估摸着时间,然后招呼了几个兵士,让其悄悄的摸到前面去,拨开营盘外架设的鹿角,给骑兵扫除一条冲锋的道路来。

    派去拔除鹿角的士兵回来,低声向张辽禀报,说出了靠近营盘火光之下的那一点鹿角,怕被哨兵现没敢动之外,其他的已经清除了……

    张辽点了点头,回头望向函谷关上,看见有火光连续闪烁了几下,便低声命令道:“全体准备!”

    包括黄成在内的一干众人便纷纷将马匹拉起,翻身上马,严阵以待,等着鼓声的响起。

    轰隆隆的战鼓声又再次的响起,张辽将长枪一指,低喝了一声,率先冲了出去!

    战鼓声掩盖了马蹄声,等到了张辽率兵出现在营盘的火把映照之下开始用长枪将最后那一点鹿角拨打开的时候,望楼上的哨兵才猛然现,竟然真的有兵袭营!

    “敌袭!敌袭!”哨兵连忙冲下面狂喊,将铜锣敲的铛铛乱响。

    “知道啦……”营盘内的士兵歪歪的抱着长枪,懒洋洋的应答道,“又敌袭啦,都几次……”话说到了一半,忽然感觉到了地面不同于寻常的震动,呆了一下,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他娘是骑兵来了!

    这一次是真的敌袭!

    “真的来啦!这一次真的来啦!”不仅士兵们慌乱,就连值守的底层军官们也慌乱,连忙组织兵士进行防御。

    可惜已经是太晚了。

    先是望台之上的几个哨兵被黄成一一点名,然后寨门在张辽的猛击之下,轰然而开,并州骑兵就像狼群闯进了羊圈,肆无忌惮的展开了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