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八五章 破营
    张辽抖开枪花,枪头的寒光在火光之下神出鬼没,忽左忽右,就像加热的刀片切开油脂一般,带着并州骑兵从大营门口直接向内切割延伸!

    并州骑兵也是常年与鲜卑作战,对于战马的控制和使用纯属无比,他们甚至可以歪着身子斜斜的探出身去,将立着的火把抓起,甩到帐篷上去;也可伏下身去挑翻火盘,让燃烧的木块四散跌落,引燃旁边的干草……

    而做这些事情,都是在战马高奔跑的情况下,展示出并州骑兵极高的马术。? ?

    对于防守的兵士从一旁刺来的刀枪,基本上都是借着马力以磕荡为主,然后就交给身后的战友去解决,绝不多做停留,百名骑兵在张辽的率领之下,直插大营的后方。

    大营后面不仅有粮草,还堆放着今天下午刚刚打造出来的简易的云梯和冲车,也是这一次张辽袭击营盘的最主要的目标。

    后营住着的大部分都是辎重辅兵,与前面的正卒不同,极少人有像正卒一样有勇气上前的,多数人见到骑兵来了,都是连滚带爬的远远逃开……

    张辽挑起一只火把,甩到了一旁的辎重车上,一旁的兵士也纷纷将其他的辎重和器械点燃。

    张辽调转了马头,他打算再冲一次,不是为了多杀多少郑揂的士兵,而是要彻底的打乱大营内的秩序,不让郑揂能够有效的组织起兵士来。

    大营之内依旧是混乱无比,火焰在帐篷上燃烧,士兵找不到归属,甚至都光着两只手,连武器都不知道在哪里。

    郑揂奋力的叫喊着,企图让兵士重新恢复序列,组织有效的防御起来,但是一时间效果极其有限,周围人喊马嘶声音嘈杂,根本无法将命令传递出去,很多兵士都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在行事,闷着头乱撞乱跑,导致原本就混乱的大营更加的杂乱无章。

    张辽眯缝着眼,带着一百并州骑兵在大营内部狂飙,在其身后留下的是一条血与火铺就的道路,郑揂的兵士不是被挑飞的,就是被奔腾的战马撞翻,旋即又被战马踩踏,兵士的惨叫声更是加剧了整个营盘的混乱,就连那些方才还有一些勇气反抗的兵士,现在也都仓皇不知所措……

    张辽舞动着长枪,就像是杀神降临一般,勇不可挡的冲在最前面,雪亮的枪尖寒光四射不停在其身周闪现,每一次的跳跃闪烁都必有一人因此而丧命,鲜血在昏暗的火把以及燃烧的帐篷下呈现出一种浓厚的暗红色,泼溅的四处都是。

    有的将领会因为鲜血的刺激,变得狂暴,虽然战力也同样飙升,但是却容易忽略了身边的环境导致自己深陷重围,最终力竭而死,而张辽则是完全不同的一个类型,滚烫的鲜血喷溅到其脸上身上,都分毫影响不到张辽,甚至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张辽在这种环境下,越冲杀,却越是冷静,就像是一台机器一般,有条不紊的收割着生命,总是最精确的找寻到郑揂兵士的破绽之处,冲击、破坏、撕裂、击溃,周而复始,简洁高效。

    其实张辽已经能够看见了郑揂在召集兵士,但是并没有无脑的见到什么将领就一味的直接冲击,他今天毕竟只是带了堪堪百人而已,目的主要也是为了破坏攻城器械,至于郑揂能斩杀当然最好,但是像现在这种情况,郑揂已经聚集了一些人手在一起了,又有亲兵拱卫在一旁,同时另外一个武将还未现身,多半也是在整合部队……

    最关键是张辽没有援军,函谷关上只有斐潜带着八百多步卒,不能轻易出击,所以在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之后,张辽看见大营后面的火势已经蔓延开之后,便掉头冲出大营,返回函谷关。

    待张辽回到关下的时候,天色已经从漆黑变得有些蓝白了。

    斐潜也是一夜未眠,见到张辽和黄成全身而退,心中一块石头在放下了地,连忙让人打开城门,迎接张辽等人的归来。

    “子渊好计策!杀得畅快!”张辽虽然是一身的血污,但是确实满面的笑容,很是灿烂,进了城门,见到了斐潜,更是哈哈大笑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这一次的战斗可以说他是以一百骑兵对上了二十倍的兵力,破营杀敌不说,而且还烧毁了辎重和刚组建好的攻城器械,等于是不仅严重打击了郑揂军的士气,还拖延了其攻城的时间,战果硕然。

    “威武!威武!”留守在关内的步卒,也都是纷纷的高声呼喊,士气大盛,有这样武力高强的将军率领,是任何一个兵士都愿意接受的,虽然他们并没有亲自上阵杀敌,但是昨夜也是奋力敲鼓了一整夜,多少也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斐潜几步迎上前去,牵住了张辽的马匹缰绳,笑着说道:“早知道文远定能得胜归来,热水热饭都已经备好了,赶快休息一下吧!”

    “好!”

    张辽看见斐潜亲自上前牵马的动作,心中微微动了一下,便答应了一声,也没有特作客气,便翻身下马,挥手示意让手下全部下马去吃饭歇息,而自己则是站到了斐潜身边,指着随后走来的黄成称赞道:“子渊哪里找来的好手,武艺高强,箭术更是了得,两个望台一共六个兵士,这小子一口气就都给干掉了!”

    黄成憨憨一笑,抓了抓后脑勺。

    “叔业,幸苦了!快去用些饭食,洗漱休息一下吧!”

    黄成答应一声,也跟着其他并州骑兵一同去休息了。

    斐潜和张辽一起,看着每一个走过来的并州骑兵,都温言含笑鼓励称赞,同时心中也在默默的点数,结果只数到了七十三,也就是有二十多人在这一次攻击中没能回来……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

    就算是胜利者,也同样有些人是品尝不了胜利的甜美果实。

    张辽瞄了一眼身边的斐潜,如果说之前还只是觉得斐潜在文学算数上颇为了得,现在感觉上就有些不同了,先不管斐潜武力怎样,但是能够将后勤保障做到位,还愿意这样在战后给予出征回来的兵士鼓励和夸奖,就已经能够获得大部分士兵的认可了,若是今后再能像昨天晚上那样提出切实并且有效的计谋,那还会将得到像自己这样统兵将校的认可……

    当然现在一两次的胜利不能说明未来斐潜就能战无不胜,但是现在看起来的确已经有了一点点的统帅的潜质,今后只需要持续的积累,或许那天就成为了一个好的统帅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