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八六章 苦战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揂脸色铁青一片,咬着牙,死死的站在了战斗的前沿,提着一把宝剑,身后还站着一个刀出鞘的武将,在武将的身后划了一条长长的线。

    弘农杨氏已经按照约定再次的增兵,而他不仅没有能够守住函谷关,还居然被区区一百的兵卒夜袭大营杀得溃散大败!

    这一次,如果增兵后再失败,他就再也没有任何颜面去见人了。

    别说弘农杨氏能不能原谅他,就连荥阳郑氏都丢不起这个人!

    “我可以死,但是不能让家族受辱!”

    郑揂便亲自督阵,扬言绝不后退一步,所有人都不得退过身后的长线,若兵卒后退则斩什长,什长后退则斩队率,队率后退斩屯长,屯长后退斩军候……

    如果军候以上的人后退,他郑揂亲自来斩,如果郑揂他自己后退,那么身后那武将出鞘的长刀就是给他自己准备的。

    俗话说,狗急了都跳墙,更何况已经几乎被逼上了绝路的郑揂。

    昨夜张辽袭营,死于混乱的并不是很多,只有两百余人,其他的大部分都是因为找不到归属或是发布不出命令,导致整个队伍的毫无作为,最终导致攻城器械和辎重被焚毁。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但弘农杨氏在得知函谷关丢失之后,很快的汇集了第二批的私兵,交给了郑揂。有了第二批的援军,郑揂的兵力一下子膨胀到了接近五千人,顿时对于斐潜和张辽形成了人数上的绝对优势。

    有了人数上的优势,郑揂重新打造攻城器械的速度也比昨日快了许多,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打造完毕。随后便是酒肉加了一餐,旋即直接攻城!

    郑揂双眼血丝遍布,整个眼睛都血红血红的,十分可怕,昨夜辎重被焚,而今天调来的辎重又不是很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打下函谷关,也不能供给多少时间,于是郑揂就将粮草等物质几乎都用上了,让每一轮退下的兵士都能吃饱休息……

    郑揂将人数分为了三个轮次,疯狂不停的轮番攻打,每一个班次的人数虽然说只有斐潜张辽的兵力的两倍左右,但是斐潜张辽小千人要防守整个的西面这个较长的函谷关城墙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更重要的是远程压制的缺乏,所以郑揂领军基本上很容易的就接近了肉搏战,若不是斐潜趁着今天上午的空白期,组织了一些人手从东城墙上搬运了一些滚石来,说不定第一波的撞车就能攻击到城门了!

    整个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

    攻城方郑揂固然是损失了许多兵卒,但是守城的斐潜和张辽的手下的兵卒同样也不停的在损耗,双方的兵士疯狂的对抗,生命在迅速的流逝。城墙之上一道道暗红的血迹如同巨大的蚯蚓,蜿蜒而下,看起来触目惊心,许多兵士是踩在了血浆之上相互嘶吼着相互拼杀。

    如果不是张辽和黄成武艺高强,带着一帮精兵在城池上游走,多次将爬上城墙的郑揂兵士打下去,估计城墙早就落入了郑揂的手中。

    斐潜武艺么,不怎么敢恭维,所以也不再城墙上碍手碍脚,而是组织了一些辅兵,帮忙运输砖石,连内城中烧毁的关令府上的一些可以用的砖石都搬来了。

    现在也是让人煮了一些粟饭,包上咸肉,一个个用布条扎了,然后煮了一大锅的水,趁着攻城的间隙,一起送了上来。

    斐潜亲手将几个粟饭团交给张辽,张辽默默的接过,然后左右看了看手下的兵士也都拿到了,便打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原来城墙上近千的士兵,现在只剩下了一半多一些,人手越发不足,就算郑揂晚上收兵,明天估计也是守不住……

    此时的张辽已经没有了原先的温文尔雅的气度,脸上身上都是各种新旧的血液,结成了一块一块的血痂,头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掉了,头发混合着血液和尘土黏在了额头和脖颈之上。

    斐潜扒拉在黏糊糊的女墙上往下看了看,方才一波的攻击才刚刚退下,郑揂的兵士一部分正在整合队伍,一部分也是在进餐,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下一波次的很快就要来了……

    “文远,这样下去情况不妙啊……”

    张辽也是默然,从下午郑揂进攻开始到现在临近黄昏,就几乎是没有停歇过,就算是武艺再高强,人体也是会疲惫的,现在的确已经是接近了极限。

    而现在人数上的差距这个硬伤现在表现的越加的明显。

    看城外的郑揂一点要扎营的意思都没有,摆明了就是要连夜攻城,天色一,人手又少,难免会有防备不到的时候,到时候一旦大批的郑揂兵士登上了城墙,那么必然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张辽大口吞咽着,靠在女墙上,没有说话。他何尝不知道这样下去难免战败,但是如果就这样退却,那么昨夜的辉煌就将成为泡影,别人不会记得那一百骑兵突袭大营的成就,只会记得被人赶出函谷关的惨败。

    可是现在又有些无奈,函谷关毕竟郑揂经营了多年,根基深厚,鼓动什么民夫居民守城根本不可能,真要是征调上来说不定现场就立刻倒戈……

    所以只能是靠手头上的这些人,可是眼见这兵士越来越少,这么长的一段城墙,根本就没有办法守不过来,哪里能够再守多久?

    不甘心,张辽他真的很不甘心。

    张辽的想法斐潜自然也是理解,这个事情跟董卓又或是山东士族没有什么关系,斐潜也不想在这个时间点就盖棺定论说那一方是好人还是坏人,毕竟胜利者才能够写历史,而绝大多数的失败者都会被描绘得丑陋无比,这是自古以来的惯例。

    况且就算是现在郑揂率领的部队都还用黄巾包着头,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出弘农士族的旗号,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因此,已经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如果城破,斐潜和张辽等等必定是被灭口无疑。

    可是现在究竟要怎么办?

    斐潜看着城门下被砸烂的三、四架撞车,心中一动,便跟张辽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