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九二章 马邑之谋
    城门外没能进城的那些兵士,在郑揂和杨姓将领都身亡之后,也没有人站出来继续统领,正当无所适从的时候,斐潜将郑揂的尸首挂在了城墙之上,那些兵士一个个都傻了眼,呆立了一阵子之后,然后也不知道是哪一个人先行逃离了,转眼间就一哄而散,退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了一地的尸首和各种器械残骸。

    此时此刻,见到胜负已定,斐潜绷紧的神经线才最终放了下来,顿时觉得浑身酸软,好像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疼痛一般,便再也支撑不住,扶着女墙缓缓的坐下。

    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的昏暗,唯一的光亮来源便是城门附近的火光,冲天的烈焰烧着可以一切燃烧的东西,人体和粮草在烧焦之后散发出一种难以描述的焦糊的气味,和城墙之上浓重的血腥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

    但是斐潜已经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对于血腥味有那么强的不适了,相比较而言,能活下来已经是一种幸福了,就算味道再难闻,至少也比躺在地上的那些人强上万倍。

    斐潜不由得将头偏了偏,虽然只有城门附近的一块区域是明亮的,其他大部分的地方都笼罩在黑暗之中,但是斐潜却似乎依旧能够看得见那一双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珠子……

    斐潜在后世最大的活物也只是杀过一次鸡,而且那一次因为没能抓稳,杀的时候鸡竟然脱手了,割断了喉管的鸡就那样拉达着半断的脖子,在地上连扑腾带乱蹦,将鸡血溅得到处都是。

    从那一次起,斐潜就再也没杀过什么鸡鸭,都是叫菜市里面的人直接杀好了才带回家,再也不敢亲手杀大的活物了。

    但是没想到就在刚才,自己就亲手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

    斐潜摊开了双手,在跳跃的火光映照下,手上的那些血痂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褐色,就像是岩浆干涸了之后的颜色。

    不知道何时,张辽走了过来,也在斐潜身边坐了下来,将两条腿伸的直直的,就那样靠在女墙之上,长长的哈出了一口气。

    “听你那个亲卫讲,说子渊你刚才杀了一个兵士?”

    “嗯。”斐潜应了一声。

    沉默了一会儿,斐潜问道:“文远兄还记得第一次杀人是在什么时候?”

    “自然是记得,怎么会记不得?我家原是在雁门马邑,后来因为……”说到了此处,张辽顿了一下,又放低了些声音,继续说道,“子渊可知道‘马邑之谋’?”

    “马邑之谋?”斐潜也学着张辽一样,将后背靠在了女墙之上,伸直了双腿,思索了一下,说道,“文远兄说的可是三百多年前事情?”

    张辽嗯了一声,说道:“……我本身聂氏之后……”

    “聂氏?”斐潜挑了一下眉毛,转头看着张辽,问道,“可是马邑聂氏?”

    “是的,马邑聂氏。”张辽重复了一句,然后又是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当年我祖上聂翁……”

    原来,张辽原本不是姓张,而是姓聂,是汉武帝时期马邑的超级大豪商聂壹的后人。

    那个时候匈奴的军臣单于要求和汉武帝和亲结盟,但是当时的朝政上分裂成为两大派别,分别是主张继续和亲的温和派与觉得要给匈奴一点教训的激进派。

    当时张辽的祖上聂壹赞成对于匈奴动手,正巧当时在大行令王恢家中做客,于是就向其献策,说是可以在马邑引诱军臣单于入塞,进行劫掠,然后将匈奴一网打尽。大行令王恢觉得是一个好计策,便向汉武帝进言,汉武帝最终同意了这个计划,派遣了卫尉李广骁骑将军,太仆公孙贺轻车将军,大行令王恢将屯将军,太中大夫李息材官将军,御史大夫韩安国护军将军五位大将,在马邑布下了重围,等待匈奴军臣单于落入陷阱。

    但是在君臣单于在行军之际,发现城野之间只见牲畜,不见一人,于是起了疑心。他派兵攻下一个碉堡,俘虏了一名尉史。该尉史受刑不过,说出了已有三十多万汉军埋伏在马邑附近的真相,识破阴谋的单于大惊退军,“马邑之谋”遂以失败告终。

    后将军王恢坐首谋不进,下狱死,背了锅,而其他共同出战的将军在其后也陆陆续续丧失了军权,取代他们的是更亲和于儒家的新一代的将领……

    马邑聂氏并没有因为有人背锅了,而免于祸事。因为即得罪了匈奴单于,又对汉王朝没有什么功劳,加上当时的军臣单于多次侵略来报复汉朝,导致很多人对于聂氏很是敌视,于是聂氏便无法在马邑继续居住下去,举家避祸,逃到了九原,并改姓聂为张,家道也因为这件事情而衰败了……

    张辽说道:“……我十四岁的时候,就被家中的长辈带到了雁门之外,抓得一个胡人,亲手杀了……我仍记得当初用刀砍下胡人之时,那血溅在我身上的热度……那是我杀的第一个人,当时杀完了我就哭的稀里哗啦的,呵呵……这也是我家三百年来都坚持的传统,每一个男丁到十四岁的时候,都要进行的一项仪式,为了不忘却家族的……”

    张辽没有讲完,语气也似乎很平淡,但是斐潜却能从中听到那深藏在其中的悲伤,一时之间竟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原本可以稳稳当当的做一方豪族,当然也不排除当时聂壹想要更上一步的心思,但是毕竟出发点是好的,况且战争这种事情谁也不能保证一定如何,而不得不在计谋失败之后不仅要承担指责,还要被同样是汉民的人所敌视……

    张辽之所以会跟斐潜说这个事情,一方面是觉得斐潜人不错,而且也并肩战斗过,受了黄成的请求来开导一下;另外一个方面,郑揂临死前的遗言也刺激到了他……

    因为郑揂认为自己是对的,所以我张辽就必须乖乖的让你来杀?

    我反抗了,就是助纣为虐,就不得好死?

    祖上聂翁卷进了新旧两代领军的将领之间的纷争,避祸一躲就是三百多年,没想到如今我张辽,竟然也是卷入了山东和山西之争……

    唉!

    斐潜感受得到张辽的善意,一个十四岁的人,除非生性就是凶残,否则第一次杀人肯定不是什么很愉快的经历,而张辽愿意将其分享,并用此来安慰自己……

    “文远兄,还没有谢过你教我的枪法,嗯,谢谢!”

    “无需客气,”张辽转头看了看斐潜,说道,“哈哈,看来我教你的中平枪像是一直都有练习啊!”

    这一点还是让张辽有些意外的,毕竟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武艺的的文人,能够坚持练习下来就很不容易了,更何况越简单的事实往往是越难坚持,这一点张辽自己也是深有体会。

    张辽说道:“可惜我的枪法并不适合于子渊。不过,在我任九原从事之前,也曾到北地多有游历,在真定遇到一人,枪法十分了得,可以说是将枪法的柔性发挥到了极致,子渊若有兴趣,可找此人学习那种柔性的枪法……”

    斐潜默默的记下,这个乱世即将开启,多一份的本领就是多一分活下去的希望。

    血与火的长夜终于过去,西城门下的那些长长的撞车木桩燃烧了一夜,也在清晨即将来临之时渐渐的熄灭了。

    又是新的一天,只是不知道,这新的太阳之下,是否还会存在哪些污浊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