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九三章 笼巾之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阳城内。

    董卓一脚将面前的桌案踹翻,任原本桌案之上的各式佳肴四散飞溅,一地狼藉。

    “何有黄巾贼子?!”董卓咆哮道,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欺吾为三岁懵童耶?”

    李儒默然。

    离洛阳最近的黄巾贼就是白波军,再远一些的就是山军,这两个算是比较有实力的两只黄巾的残余部队,但是说这两只黄巾残余有勇气深入司隶重地,而且还胆大包天的去攻打函谷关……

    这不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么?

    可是事情就是如此的微妙,现在谁都知道这个“黄巾”是怎么回事,都知道在这个“黄巾”的幌子下面隐藏的是谁,但是除非直接找到什么确凿无疑的铁证,否则根本没办法拿这个事情来对躲在背后的大佬们治罪。

    “援军已发,转日即至,函谷之围,定然可解。”李儒对于这些明面上笑呵呵,背地里下阴招的家伙也十分的厌恶。

    “若是不得解呢?”董卓瞪着李儒问道。

    董卓是一路从西而来,又本身就是军旅出身,对于这些关碍非常的熟悉。函谷关西面的城墙还好说,东面进攻道路狭窄,城墙又高又厚,还有山体上修建出来的两个角楼,只要有个三千人左右进行防守,各类资源储备充足,就可以让三五万,甚至更多的进攻兵士体会到天下第一雄关是怎样用血肉来写的……

    “若不得解……”李儒垂下眼帘,幽幽的说道,“便即迁都,令其为前驱……”

    这是李儒在得到了函谷关战报之后,想出来的最后的破解之策。真要到了那个份上,也就顾不得撕破什么脸皮了,不是要在函谷关阻挡迁都么?

    如果援军不能够第一时间解除函谷关的威胁,那么就押着你们这些幕后大佬们亲自攻打函谷关!

    董卓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显然对于李儒这一个计策十分的满意。

    笑了几声之后,董卓忽然收了笑意,沉着脸说道:“迁都之事急需从速!三日之内,必需迁都!”

    李儒闻言不由得有些错愕,三天之内?

    这也太赶了一些……

    “启禀相国,三日之内,事务诸多,实恐难行……”

    “最多五日!”董卓看李儒还想说什么,便断然而言道,“五日之内必须迁都!此事休要多言!岂容山东鼠辈一再猖狂!”

    “……唯。”李儒见董卓意决,便只得应下,心中不由得叹息了一声,五日啊,如此一来,许多物资尚未转运,恐怕这一路上,会出现不少问题。

    李儒退下了,一旁的侍者小心翼翼的上来收拾地上的狼藉,董卓却还有些余怒,心中烦躁不已。

    这么会有如此多的破事!

    “取金丹来!”董卓已经迷恋上了金丹的效用,服用金丹之后,在一段时间内,简直是飘飘欲仙,而且身体各种感觉异常的灵敏,仿佛自己的灵魂可以游荡在天际,可以忘却世间的一切烦心俗事。

    很快就有侍者奉上了白玉葫芦,董卓拨开了葫芦塞子,倒出了一粒小巧的金丹,略带一丝痴迷的盯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放入了嘴里。

    随后就有一队侍姬和婢女鱼贯而入,见过了礼之后,便上前而来,十几只柔荑轻柔的帮董卓更衣,要将原先的正式朝袍换成轻薄的衣物。

    侍姬每脱下一件衣物,就有一名婢女上前,端着银盘接过,然后恭恭敬敬的又重新退回到队列之中。

    先是外袍,然后是中衣,最后是小衣。

    董卓大刺刺的站着,伸着双手,半闭着眼,体会着从体内散发出来的金丹的之力……

    然后又是由专人将董卓头上戴着的笼巾之冠取下……

    虽然叫笼巾,但是却十分的精美繁琐,皮质的梁冠两侧用极细的藤编织成为两片,垂于面侧,并涂有金银,冠上缀金、宝石,并附蝉为饰,冠顶还插有貂尾……

    所以这种头冠,也称之为“貂蝉冠”,以金取其刚,蝉居高饮清,貂内竞悍而外柔之意,非三公亲王者不得带之。

    一名婢女拖着一个银盘,上前两步,低着头,奉接过了貂蝉之冠,然后往后撤了两步,就欲退下。

    董卓皱了皱鼻子,忽然出言道:“汝……且……停步!”然后带了几分疑惑的神色走上前去,浑然不顾一身的毛就这样暴露在外,缓缓的走到了这名婢女面前,慢慢的低下头,凑到了瑟瑟发抖的婢女头上嗅了嗅。

    董卓闭着眼,歪着头,一言不发,心中却在思索着,这个味道……好生熟悉啊,但是什么的气味呢?

    瘦小的婢女完全被董卓的阴影笼罩住,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周边的人仿佛都被施展了定身术一样,一动都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

    董卓忽然睁开眼,看着眼皮子底下的小婢女,想起来了,这像是那种草原之上青草的香味,每一年的春天来临,嫩嫩的青草刚刚发芽出来的时候,就是这种味道!

    董卓又凑到了小婢女的脖子上,深深的,贪婪的吸了一口气,看到眼前婢女脖子上细腻的肌肤,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小婢女一个哆嗦,低声叫了一声,银盘子都没有拿稳,咣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貂蝉冠也滚落到了一旁。小婢女吓得慌忙就要跪下请罪,却被董卓一把捞进了怀中。

    董卓用大手慢慢的揉着,就像要把怀中的小婢女的味道全部揉出来一样,一边嗅着,一边嘎嘎的笑着,说道:“小美人儿,可有姓名?”

    小婢女被左揉右揉的却不敢反抗,带着哭音回答道:“禀……禀相国,奴婢……婢姓任,没……没……有大名……”

    董卓嗯了一声,伸手慢慢的拨开小婢女的衣衫,眼角看到掉落到了一旁的笼巾冠,便说道:“如此,汝不妨就叫貂蝉吧……”

    中之外,吕布看着鱼贯而出的一排婢女,来回巡视了好几遍,却怎么也从中找不到那名小小的身影,心不由得往下一沉,脸颊边的肌肉跳了两下,脸色有些发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