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九九章 漩涡
    有朝堂的地方就有政治,有政治的地方必然有利益,有利益就有了纷争,同样也有了妥协。

    华夏自古如此。

    至刚者折,上善若水。

    当年老子写下这两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起了他老师的舌头和牙齿……

    在斐家相互之间的妥协,达成了相互之间的默契,只不过这种默契到什么程度,能取得什么效果,还需要时间的验证,但是总体而言,比起之前各行各事,肯定要好上了不少。

    原先斐敏是要将斐潜父亲的那些遗书还给斐潜,还搭上了其他的一些书籍,但是最后斐潜并没有接受,而是说继续放置在斐家之中。

    一个是一百多卷书简对于斐家斐敏看起来或许很多,但是比起蔡家藏书就微不足道了,另外一个方面,斐潜也是用这种方式表示他并不是要和斐家划清关系,他还是信得过斐敏这个家主的……

    并且在离开之前,斐敏和斐潜在大门处的那一段对话,更是两个人对于未来利益的一种隐形询问及承诺。

    斐敏是说,如果支持斐潜,将来斐潜势大了,那么将来自己的两个孩子又将如何置于何种位置?

    斐潜则是明确表明了,我将来就算是获得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斐敏的两个孩子,斐敏的两个孩子是可担大任的……

    至于是何种大任,自然指的是斐家的家主之位。

    各人的立场不同,角度不一样。

    斐敏觉得斐家的家主如同至宝,而对于斐潜来说,却味如鸡肋。

    所以对于斐家来说,斐潜该说的已经说了,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该承诺的同样也承诺了,现在就是看看这两天斐敏如何考虑,衡量的怎样了。

    政治就是如此。

    人心不可测,人言不可信。

    再漂亮的言语也是敌不过**裸利益,只有利益的交换才是最真实的。

    斐潜现在的地位,没办法像袁府那样,只派一个太傅掾出面说两句话就可以搞定一切,他不仅要留下书简来在物质上表明和斐家是一个共同体,更是要给予斐敏关于未来利益的承诺……

    天下熙熙,天下攘攘。

    而此时的斐潜,正在李儒偏厅之中等候。

    厅外一颗桃树已经开始开花了,粉色的花瓣娇艳的绽放着,泛出一股春天的气息,孕育着生机,每一页的花瓣都颤巍巍的在风中舞动着,尽情的展现着自己的美丽和向上的活力。

    斐潜坐在席上,思绪万千,原先他在荆襄之时,只是想着静悄悄的将蔡府的藏书运走,然后说动蔡邕师傅远离洛阳避免悲剧,但是没想到先是遇到了李儒封锁道路,因此不得不跟李儒进行交涉,获取了过所。

    接下来的函谷关的事情完全就是在斐潜的意料之外,一件一件的目不暇接,居于死地求活却破坏了山东士族的计谋安排……

    到了现在,斐潜忽然发现和自己在荆襄原先设想的完全不同,已经是深陷到了洛阳这个双方相互角力的大漩涡之中。

    如果说在酸枣、在荥阳、在汴水、在函谷等等地方,双方领兵相互厮杀,是属于血肉之上的刀枪剑戟的血腥拼搏,那么在洛阳朝堂之上,则是属于颠倒黑,软硬兼施,杀人于无形,属于唇枪舌剑的诡异战场。

    只懂得在血肉战场上拼杀获胜的人,如果不懂得这个朝堂之上的游戏规则,往往都会在唇舌之间败下阵来,更有甚者虽然在战场上叱诧风云,却在朝堂上一败涂地,身败名裂。

    在战场上,可以凭借着勇气,凭借着坚忍不拔的意志来取得胜利,但是在朝堂之上,有的只有阴谋诡计,一味的仪仗蛮力,只会被人耍的团团转,好一点的成为他人的打手,差一些的连皮带骨都被人吞了自己都不一定知道。

    要成为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在汉代,在这个关键时刻的转折点,所需要具备的东西很多很多,但是有两项是最关键的——

    战场之上的硬实力和朝堂之上的软实力。

    后世在办公室当中的那些勾心斗角,相互排挤跟这个朝堂之上真正的搏杀比较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所值得庆幸的是,斐潜现在是自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及时的进行了调整,而不是呆呆的只是想而不付出行动。

    见蔡邕是第一步,访斐敏是第二步,而现在拜见李儒则是第三步……

    李儒从厅外走了进来,斐潜连忙恭立见礼。

    斐潜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李儒的时候,李儒还算得上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美男,身形还算健硕,但是现在宽袍大袖在微风的吹拂下,似乎让人感觉在其中就剩下了骨架,空荡荡的没有什么血肉……

    眼窝凹陷,眼眶发黑,脸色也是青白,没有什么血色,哪有丁点的中年美男的意思,分明已经成为了病入膏肓之人一样。

    简直就是完全相反的两个画风。

    李儒其实也十分疲倦,只不过是一直硬撑着而已。

    董卓在一怒之下,命令五日内就要迁都,但是毕竟整个迁都的事情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而是牵扯极多,并且本身洛阳当中就有好多的官吏缺乏,虽然有斐潜出的临时用军中书吏代替一部分工作量的主意,可是奈何许多事项还是最终会汇集到李儒这里,需要李儒来做决定,这种无可替代性最终导致李儒长时间的连续工作,得不到休息,致使原本就疲惫不堪的李儒更加雪上加霜。

    李儒揉了揉眉间,说道:“子渊此次前来可有何事?”

    若不是之前斐潜给李儒出过一些主意,这次李儒根本就不想见斐潜。实在是太忙了,有这样的功夫都巴不得小憩一下,所以李儒根本就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像之前一样,再将一些什么绕什么圈子的话,而是很直接的张口就问。

    斐潜默默的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纸来,让一旁的侍者呈给了李儒。

    李儒有些不解的接过了纸张,看了斐潜几眼,然后慢慢的将纸张展开,一看之下,不由得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