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一一章 欲往何处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防火对于每一个城市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尤其是像汉代这样还仍然存有大量的木质结构房屋来说,但是在城市整体规划的时候,古代人就已经是非常清晰的认知到了这一点。

    整个的洛阳城,是以街坊为结构的,每个街口都有坊门坊墙为隔,所以一般性的火灾,最多就是一个坊,很少有能蔓延到其他地方。

    为及时救灾抢险,汉代设立“每街一亭”专门负责这些事情,洛阳城内一共设有个街亭,并配有专职的夜士进行巡逻。

    夜士就是专职在宫外街道上负责巡夜、管控灯火等事宜,禁止百姓夜间随便在街市动火。宫内同样职责的人员称之为“别火”。

    不过在器械上还没有后世那么的先进,大多是以水袋、水囊为主,也有用大竹去其节,然后灌上水,进行使用……

    但是不管在怎样落后的器械,像这样火已经烧了起来好久了,却没有见到人来救火,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

    洛阳城东南角旄门附近出现了一批身穿夜士服装之人,手里或是端着,或是拿着一些水袋、水囊什么的,顺着街边不但没有往西去救火,而是默不作声的往南门摸去。

    南门外就是洛水,而顺着洛水往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会汇入黄河,然后就到了河东境内,酸枣就在黄河南面,而邺城就在河东以北……

    几名身穿夜士服装的人,身形彪悍,隐隐的将一个老者护卫在其中,借着街边房屋的影,摸到了洛阳南城门附近。

    洛阳城西金市附近乱得跟马蜂窝一样,嘈杂无比,而南城门这里仿佛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静静的悄无声息。

    一个夜士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暴露在微薄的光线之下。

    南城门上一声低喝传来,随后就有几个人从城门门洞内的阴影之内冒出头来。一个城门守卫样式的兵士缓缓的走到了夜士面前,似乎是接过了什么东西,然后又退回了门洞的阴影之中。

    没过多久,城门洞中走出了一个军候模样的人来,跟随着当街的那个夜士,来到了老者面前,单膝跪倒,低声说道:“参见太傅!一切都已安排妥当了!”

    假扮成为夜士的太傅袁隗扶起了军候,拍了拍其胳膊,说道:“今夜之后,汝也寻机速离,可至汝南,自会有人安排。”

    军候又要下跪拜谢,却被袁隗拉住,一行人连忙静静的往南门走去。

    太傅袁隗微微侧了一下头,回首望了望,然后默然的又转了回来,跟上了前面护卫的步伐。

    没想到他一个堂堂的三公之首,竟然沦落到要乔装打扮成为一个低贱使役,像一只丧家的野犬一样逃出洛阳!

    问题是,董卓李儒的动作太快了!

    而自己这一方比较起来,真的是……

    原来在袁隗自己的预计里面,最不济也要有一路人马接近了洛阳才是!

    北面是袁绍,走河东线,兵压成皋和小平津;东面是酸枣军,兵锋直指成皋虎牢关;南面是袁术,兵进武关,断董卓的后路……

    三路大军夹击之下,再加上他袁家这么多年在洛阳城的经营,要将朝堂拨乱反正,难道还是一件难事么?

    可是就是没想到,酸枣的兵力就像是吃多了酸枣酸倒了一样,就只有济北相鲍信和之前的典军校尉曹操有进兵,其他的人一直都是窝在原地不动!

    南面的袁术倒是有派孙坚北上,但是问题是因为董卓突然派军闪击了颍川,导致袁术担心宛城颍川一带有失,又调了纪灵去进行防御,给孙坚的兵粮就又拖拉了下来,导致孙坚无以为续,只能在梁东就地驻扎……

    北面……

    想到北面,袁隗真心忍不住,咬着牙,在牙缝间嗤嗤的轻轻冒了两声。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竖子!

    袁隗无法理解袁绍居然会一直留在邺县搞什么承制!就为了搞一个自封的车骑将军?或者是为了主政冀州?

    真是不识轻重的无能庶子!

    只要搞垮了董卓,袁家上台主政,袁绍别说车骑将军,三公也是指日可待的一件事情,何必急于一时?

    就派遣了一个河东太守王匡,能起什么作用?

    搞到现在董卓都下令丁亥日迁都了,原本以为近在咫尺的三路大军,竟然还是远在天涯……

    不过,幸好袁隗还准备了后手。

    城门校尉伍琼任职期间,通过他安排了不少自己人,现在虽然伍琼已经被董卓杀死了,但是大部分的在城门任职的人员却依然存留了下来。

    洛阳的东城门一向是董卓方面关注的重中之重,都是西凉兵亲自把守,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安插什么人员……

    北面是北邙山,又和北宫相邻太近,不好逃脱风险又高,所以也不是一个好选择。

    西面就更不用讲了,完全南辕北辙的一条路,因此只有南面的城门可供选择。

    出了南门就是洛水,并且现在已经安排好了船只,只要上了船,就等于是逃出生天,到那个时候,可以选择一路走水路而去,也可以半途弃船走陆路,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袁隗自己手中了!

    只要回到了汝南,就算董卓将刘协带到长安又能如何?

    当年汝南捧起了一个刘秀,延续了大汉近两百年的国祚,难道今日就不能再捧起第二个刘秀?

    又或是……

    南城门就在眼前,几名兵士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没敢用绞盘,那玩意毕竟是器械,声响太大——正在奋力的将城门推开一个缝隙出来。

    新抹上了一层厚厚的猪油的门轴发出了细微的摩擦的声音,终于是在众人的合力之下拉开了,一股清风从门缝当中吹了进来,让众人精神为之一震!

    几个乔装成夜士的护卫连忙保护着袁隗从城门门缝当中出了南门,旋即急急的赶往洛水……

    河滩之上,夜色之下,几艘大船静悄悄的停泊着。

    袁隗一行人很快的就来到了大船边上,一名护卫上前发出了约定的暗号……

    暗号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就听见船头之上呼啦一声,竖起了不少的火把,隐隐绰绰竟然站了不少的人!

    袁家的护卫见状不对,连忙聚拢在一起,将袁隗团保护在其中!

    但是被保护着的袁隗,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什么安全感,而是心猛的往下一沉……

    船头之上火光照耀之下,缓缓走出了一个宽袍大袖的文士,背手傲立,朗声说道:“太傅欲往何处?今夜星光璀璨,风景独好,下官略备薄酒,不知太傅可有雅兴,共饮一杯?”

    袁隗慢慢的挺直了腰杆,虽然身上穿的仍然是夜士的服装,却显现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推开了护卫,缓缓的走上了船头,盯着李儒,蹦出了几个字:“有劳长史久候!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