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一五章 辞行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静静的端端正正的跪在堂下,而在堂上的珠帘之后,大汉王朝的天子——刘协也静静的坐着,看着他。

    原本斐潜可以不用来的,因为虽然按照惯例,外派的大臣需要前来辞别皇帝,但是那是指比二千石以上的郡守级别,而斐潜的官职最高的也顶多就是比一千石……

    奈何斐潜的官职实在是太特殊了,再加上蔡邕递送上来的奏章,让刘协有了见一见斐潜的想法,因此在获得了李儒的同意之后,才在德阳殿的东,召见了斐潜。

    一个皇帝,想见一个臣子,需要经过另外一个臣子的同意,说起来十分的不可思议,也是很讽刺,但是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就连现在,在堂外都还有侍卫矗立,虽然没有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或许侍卫,或许宦官,也多半有人会负责将两个人谈话整理出来交给李儒去看……

    刘协是董太后抚养长大的,董太后其实并没有多少的文学素养,她甚至和乡间的那些不识诗的妇人并没有差多少,小气,贪财,有时候讲话都不经过大脑,但是她对于刘协是真心的喜爱,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先想着刘协。

    因此刘协也是在一个相对于宽松的环境下长大的,比较像一个正常的小孩,爱笑,爱闹,胆子也相对较大,当然,这也是他在董卓兵士威压之下,还能挺身而出的一方面的原因。

    但是现在的刘协,已经完全变了。

    能想象的到一个十岁的小孩已经开始完全像一个大人一样思想,一样的说话,甚至每说一句话都慢吞吞的么?

    “……斐中郎,”斐潜现在的官职着实比较怪异,所以刘协考虑了几秒钟之后,觉得还是称呼这个比较习惯,“……并州同化之策,汝有几分把握?”

    斐潜拱手答道:“不敢有瞒,小臣并无把握。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不是斐潜忽悠或是其他,而是真的没有什么把握,后世虽然有些例子可以参考,但是一定能在汉代实行么?

    斐潜也不想为了博取在皇帝面前的好印象,就胡乱的拍胸脯,有时候轻易的许诺,又或是夸大报喜不报忧都是一种自己给自己挖坑的行为。

    刘协则有些奇怪,问道:“……何也?”

    “无兵,无财,无粮,无人,固无把握……”斐潜回禀道。

    斐潜说的很直白,也很实际,现在他掌握的资源都可以数的很清楚。

    除了自己原本的那些私兵之外,斐家家主斐敏支援了他护卫三十人,马匹十五,普通兵甲五十具,全身铠甲五套,另外还有一些兵刃和粮草。

    斐家本身就不是非常大的世家,而且斐家同样也面临着迁徙,也需要护卫来保护主家上下大大小小的人一路往西,所以若不是斐潜自请并州化解掉了袁家和杨家的对于斐家的矛盾,斐敏还真不一定拿出这些来……

    朝廷这边则是算是比较多一些了,总共是调拨了五百的兵士,其中并州兵两百人,北军三百人,算是正式的划归到斐潜的指挥之下,并配备了长枪五百,环首刀五百,兵甲五百,衣、袍、袭、绔各一千,弓两百,弩一百,盾一百,马五十,箭矢若干,另外其他像什么斧、链、钩、爪、叉、角等等杂物两车,粮草二百石,还预支给斐潜三个月的五百人的兵饷……

    也就是说,大汉替斐潜组建了一只五百人左右的军队,归属其管辖,并包了三个月的维护期,三个月之后,就不在报修范围之内了,需要斐潜自己去解决了。

    以上就是斐潜全部的家当了。

    若是比起一般人,那是相当的可观了,像之前斐潜去过的谷城,也就是两三百的守兵,所以说现在斐潜一个人掌控的兵力,就抵得上两个县城的总兵力了。

    但是,这个并没有什么卵用。

    并州那么大,五百的兵,哦,在加上斐潜自己的私兵,六七百人扔到并州里面,真的是一个浪花都溅不起来……

    不过斐潜这样讲,未免就让刘协有些不解了,说道:“既如此,何去之?”

    “凉用兵,平叛羌,十有四,用二百四十亿。财政为之匮乏,府帑空虚,百官减奉,贷于王侯,仍不得解……”斐潜说了几个数字,也就是东汉在对付西凉羌胡叛军的时候的所花费的军费开销……

    东汉因为采取的是募兵和征发相结合的兵士结构,所以在军费开支上比西汉要多很多,而且斐潜所说的例子仅仅是对羌胡作战其中的一次……

    可以说东汉对于西凉的羌胡的政策出了问题,导致羌胡反复叛乱,进而影响到整个的国家财政,致使为了平叛,东汉王朝不得不多次举债,向各个郡县增加赋税,就进一步增加了对于普通百姓的压榨程度,最终百姓不堪重负,又遇上了灾年,活不下去了,就发生了黄巾之乱。

    当然,在这其中,各地的士族也因为乱世的原因,结坞自保,吸纳户,导致汉王朝的赋税进一步减少,情况更加的恶化……

    土地兼并,底层的自耕农越来越少,士族的实力进一步增强,皇室的力量进一步的衰败。

    当然,这些斐潜是不会说出来的,他只是表示如果能够同化一个胡人,就可以直接给国家增加一个控弦的兵士,而且还省下了原本要针对这些胡人的军费开销,就可以缓和整个的大汉财政……

    斐潜最后说道:“……夫天下之事,知易行难者有之,知难行易者亦有之,身为臣子,安能件件择易弃难?况且事在人为,小臣既食汉禄,自当忠汉事,竭尽全力,兢兢业业,为大汉守疆护土,不辜负陛下之恩。”

    斐潜说得很平静,很直白,不浮夸,不遮掩,也没有什么抑扬顿挫,慷慨激昂,但是却让刘协觉得很真实,很陈恳,完全和太傅袁隗那种云山雾绕,又或是太仆王允那种拐弯抹角的言语完全不同。

    刘协在珠帘之后默默的将“知易行难,知难行易”念叨了两边,不由得点了点头。眼前的斐潜似乎还是记忆当中的那样,温和平实……

    刘协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斐中郎有此志,吾心甚慰,今临行在即……来人!取糕点来!”

    很快就有宦官取了一些糕点,用食盒盛了,端了过来。刘协示意将这些糕点赐给斐潜,说道:“此糕尚美,赐汝食之,以壮汝行。”

    斐潜叩头谢恩之后,接过糕点,便向刘协告退,退了出来。

    斐潜瞄了瞄自己手中的食盒,不由心中冒出一个诡异的想法,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纸条血诏之类的吧……

    斐潜一边想着,一边捧着食盒再走,没想到刚转过一个弯,迎面就遇到了前来的德阳殿的董卓……

    董卓原本他身体就极其壮硕,这段时间又在洛阳养尊处优,长了不少的肥肉,此时往前一站,真的给人一种一面墙挡到了面前一般。

    原先在大殿上毕竟离的比较远,还没有多少的感觉,现在当董卓站在面前的时候,斐潜真心觉得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就好象阳光和温暖都在这个瞬间被全数遮挡了,只留下了暗和寒意。

    董卓走到了施礼的斐潜面前,半仰着头,眯着眼,盯着一旁的食盒,说道:“此为何物?”

    斐潜心中腹诽道,感情曹操那套是从你这个董胖子这里学的啊?

    不过么腹诽归腹诽,斐潜还是恭敬的回答道:“此乃陛下所赐。”

    “哦?呈来!”董卓跟曹操不一样,根本就没什么客气,或许斐潜在董卓眼里也就是个小官,不值一提,就直接让人将食盒取到了面前,掀开一看,里面装了四色的糕点,总共八块糕点,分成了两层,每种两块,叠在一起。

    董卓用手指头轻轻敲了一下食盒,然后瞄了瞄低着头的斐潜一眼,显然也是有些奇怪为何刘协会赐给他什么糕点。

    “此糕甚美,送吾如何?”董卓咧了下嘴,问道。

    别看现在斐潜面色平静,实际上心中也是不断的在盘旋,在糕点馒头中藏个什么纸条的,这种情节简直就是神创意,几乎每一部关于谍战片的都会看到,刘协虽然是没看到这些电影电视,但是万一无师自通了呢?

    那么,是该答应董卓,还是不该答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