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一六章 忽悠着找北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卓一脸的横肉,血红色的眼珠子紧紧的盯着斐潜,似乎要从斐潜的神色当中看出什么问题来一般。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董卓身边的卫士也似乎有意无意的往前了几步,隐隐的将斐潜围在中间,大有一言不合直接拿下的态势……

    斐潜的神色虽然没什么变化,但是手心却有一些冒汗。

    需不需要搞这么大的阵势啊?!

    怎么没看到吕布?哦,该不会是喝酒喝多了吧,嗨,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下可好,万一出点纰漏,连一个救命的人都没有了……

    怎么办?

    同意或是不同意?

    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一旦选错了,很有可能就万劫不复。

    在这么一个瞬间,斐潜内心真的是崩溃的,大脑几乎就要宕机了……

    因为斐潜首先要根据之前刘协见面前后所说的话,用心的揣摩出其用词和语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暗示,来进行判断这个食盒当中有什么夹带的可能性究竟有多高。

    而且还需要根据这个可能性的高低,再对董卓的个人性格进行匹配,幸好只有两个选项……

    不过么,刘协的意思应该是……

    斐潜笑而拜道:“此乃陛下所赐,原不应私下相授,不过既然相国喜欢,自当别论,不过就是……”

    董卓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不过何事?”

    “相国明鉴,下官即将奔赴并州,奈何只得五百兵甲,实在是杯水车薪,可否再增五百给予下官,自当感激不尽!”斐潜巴拉巴拉说完,还向董卓行了一个大礼。

    董卓一愣,然后没能忍住,哈哈大笑起来,“斐中郎,汝欲以此食盒换五百兵甲耶?”

    斐潜拱手道:“非也,此乃吾‘献’于相国,相国又‘赐’兵甲与吾也,岂能言一个‘换’字。”

    董卓“哈”的一声,盖上了食盒,往斐潜手上一放,说道:“此物太过贵重,吾消受不起,汝还是收回去罢!”

    “相国,五百不成,三百亦可啊!”

    董卓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挥了挥手,没再理会斐潜,带着人径直走了。

    斐潜的方才的一番姿态,让董卓不由得想起了在西凉之时手下的那一群老兵痞将,也是个个都是如此,一听闻有什么粮草军饷器械到了,就巴巴的赶过来,拿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有时候实在没啥了,就在路边林地内抓个兔子带来,嘴上都说是来敬献的,实际上全他娘的都是伸手要东西……

    哈,都是一群混蛋外加兔崽子!

    唉!

    还是那时候在西凉时简单一些,虽然那时官职没有现在高,但是他娘的也没现在这么闹心!

    董卓走一段路,忽然停住了脚步,对身边的侍者说道:“给斐中郎再拨两百兵士,且告知于他,下次要换,需取胡人首级来!”

    xxxxxxxxxxxxxx

    斐潜回到崔家庄,仔细检查了一遍食盒内外,果然什么都没有,糕点就是普通的宫内糕点,没什么纸条布条馅……

    食盒也是普通制式木盒,红漆涂层,很是平常的,不管是外观看,还是拿在手中敲击,都不像是有什么夹层的样子。

    所以,喜闻乐见的谍战情节,没了。

    斐潜略带一些遗憾的将食盒放在桌案之上,顺手拿了一块糕点叼在嘴里,心中不着边际的想着,如果真的万一有纸条,而且纸条又那么小,然后接收的人比较纯,一口给吞了……

    怎么办?

    吐出来?

    还是……

    忽然觉得有些恶心,斐潜又将啃了一半的糕点又扔回了盒子里,然后顺手将食盒的盖子盖上了。

    此时崔厚从厅外走了进来,见过了礼。虽然崔厚也看见了桌案之上的食盒,但是一则有心事,另外一则这个食盒样式也很普通,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所以也没加以关注,以为就是一个寻常食盒而已,坐在一侧,张了几次口,欲语还休。

    斐潜看在眼里,也能理解,毕竟去并州这个事情也是后期才决定下来的,与原先的计划确实有一些改动的地方,崔厚有些顾虑,再正常不过了。

    崔厚吧咂两下,还是开口说道:“斐中郎,此去并州,究竟是吉是凶,能否赐教一二?”

    “永原可知我现在手下有多少人?”斐潜不拿架子,也不隐瞒,就像是朋友聊天一般,随意的说道,“只有不足八百人!你觉得我会带着这个八百人去喊打喊杀?就算是真的去砍杀又能杀掉几个胡人?”

    “那你是要……”

    斐潜嘿然一笑,说道:“当然是去做生意啦!这个永原兄应该不担心了吧,毕竟是你最拿手的事情……”

    “生……生意?”崔厚有些怀疑,说道,“不是传言说你此次去是要去教化胡人的么?”

    “是不是还有传言讲我好高骛远,异想天开?”斐潜毫不在意的说道。

    崔厚呃了一下,看了看斐潜的脸色,不像是生气的样子,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斐潜说道:“教化也要有,但是先要有影响力……哦,就是要让胡人觉得我们说话算数,才愿意听我们的。然后怎样才能让胡人觉得我们说话管用呢?自然是要先从生意开始啊!”

    “况且胡人境内,什么都缺,”斐潜笑着,很有一副奸商的样子,“有没有砍百次就断的战刀?有没有用一月就漏的铁锅?只要我们给的东西比胡人现在所用的好上那么一些,嘿嘿……”

    崔厚似懂非懂,有点明白,又不是完全明白,但是这个理念确实跟他原先经商诚信为本的信念大相径庭,一时间竟难以接受。

    斐潜正容说道:“上等品只能在大汉境内销售,次品才能销往境外!怎么?永原兄还想将好的卖给胡人不成?!”

    崔厚一凛,连忙说道:“这个自然不敢!只是这个事情……朝廷知道么?”

    斐潜最后给崔厚压上一块筹码,指着桌案上的食盒说道:“永原兄可知此为何物?此乃陛下所赐!”

    然后在崔厚略显惊讶的表情中,斐潜继续说道:“……陛下为何赐糕点,而非其他?”

    崔厚先是有一些迷茫的样子,然后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但是又不太敢确认……

    “陛下可是在此,用过庄内的糕点啊!”

    崔厚顿时大为感动,连忙捧过了食盒,轻轻抚摸,像是对待珍品一般,结果掀开了盒盖,一眼就看到了斐潜啃了一半的那一块糕点……

    “这……这……也是陛下吃的?”崔厚举着狗啃一般的半块糕点,有点不敢相信。

    “咳咳,”斐潜接了过来,“这个……这个是我刚才吃了一半的……”

    # ps:本章说要手动开启,点击右上角选项……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