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一八章 怎么选啊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文正啊,来,坐……”

    帐篷之中,斐潜正借着傍晚残留的光线翻看着一些资料,看见杜远来了,便招呼其坐下。

    不过么,斐潜每次叫杜远的字的时候,都觉得非常的别扭——话说面前的这位,能抗的住着两个字么?

    虽然斐潜也知道现在的文人在汉代还没有形成特别对于谥号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痴迷追求,要到唐代之后,文人才会特别注重这个,但是对于这个杜远的字啊,还是怎么叫怎么别扭。

    特别当看到杜远本人的时候,这种违和感就更强烈了,你说你一个得跟非洲酋长似的家伙,叫文正……

    咳咳……

    好吧。

    斐潜接到任命后,召集上郡吏官的时候,竟然只到了杜远一人。

    杜远的父亲原本是属于上郡的从曹,后来因为整个郡所的不得不侨治迁徙,也就跟着迁到了洛阳城。而同时杜家原本也是上郡的一个小士族,也正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导致失去了其原本的土地庄园,整个家族就破落了,其父亲一场大病之后,郁郁而亡,临死之前还一再念叨着欲回故土……

    因此,虽然杜远已经不再是上郡隶属的官员了,但是听到朝廷派人重回上郡,还是义无反顾的加入了斐潜的行列。

    “咳咳,文正,”斐潜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说道,“能讲一讲当时侨治前后的事情么?我这边的文多有模糊,很是不全。”

    “不知主公欲问何事?”杜远没有像斐潜那么的放松,仍然是一板一眼的说道。

    汉代君臣的定义不仅仅是指皇帝和臣子,也是指座师与门生,还指的是各地地方性长官和其下属的属官。

    所以想杜远这种已经投奔到斐潜名下,并正式的被斐潜征辟为了上郡从曹的人,对斐潜的称呼就是很自然的改为了主公。

    “别那么严肃,就随便聊聊,”斐潜轻轻的敲击着桌案,说出了疑惑,“中平元年,上郡侨治,但是在中平四年还有当地的地志……”

    杜远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说道:“……中平四年……那一份地志是先严上报的……”

    斐潜也沉默了,然后说道:“抱歉,文正。”

    杜远摇了摇头,自己调整了一下,然后说道:“中平元年,南匈奴左部与虔人羌、牢姐羌反叛,劫掠西河、上郡、朔方、雁门一带……夏阳亦被攻破,后来尊上令,上郡治所迁至雒阳……”

    “上令”自然是说皇帝。杜远既然是称斐潜为主公,当然这主公之上的人,就是指皇帝了。

    斐潜点点头,多少有了一点概念,因为资料上记载只是写了“中平元年,羌胡大掠,迁治雒阳”这十二个字,你说如果不是找到当事人,谁会知道这十二个字后面到底具体是发生了什么。

    不过杜远的话,还是让斐潜很是费解。

    要知道夏阳已经是相当靠近三辅了,而虽然说西京长安在东汉并不是首都,但是毕竟也是汉代重要的一个地方了,怎么会如此虚弱?

    如果拿后世的来进行比喻的话,那就是在京都然后差不多被胡人干到了避暑山庄,刀枪都快被捅到鼻子底下的的感觉。

    斐潜又翻看了一下资料,然后说道:“上郡、西河、山阳等地难道没有什么驻军么?就算这些都没有,三辅之地呢?况且不管是南匈奴,还是虔人羌、牢姐羌,都是曾经内附,为何一再反叛?”

    杜远说道:“中平元年,这个……基本都调走了……”

    斐潜轻轻一拍额头,自己虽然在汉代也混了一些时间了,但是这个年份啊,还是多少有些不适应,要知道这个可是大名鼎鼎的中平元年啊!

    自己居然没能反应过来,真是不太应该。

    黄巾之乱就是在中平元年。

    原来如此。

    驻军被调走,然后胡人这些家伙就见到有机可乘就反叛了。

    所以如果按照这样来说的话,这里面的问题就有点意思啊……

    不过斐潜也不想解释,这里面的道道比较的深,牵扯的人和事情也比较复杂,他自己还没有能够完全理顺清楚。

    要不怎么说历朝历代,编辑史的都是超级大的工程,不仅要几个大拿级别的文学领袖坐镇,还要调动不少小弟一点点的往下捋,就是因为关于这些东西的记载本身就少,而且又经常因为这种或是那种原因,有意或是无意的掩盖、忽略,导致到后来的人,需要了解的时候完全找不到相关的参考资料了,只能够凭借着一些蛛丝马迹慢慢的摸索。

    中平元年,二月,黄巾之乱正式爆发,就像是烈火点燃了干草一般,向全国蔓延,在这种情况下,汉灵帝饥不择食抽调了守卫边疆的兵士全力进行扑灭……

    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很容易就能够相互联系起来,但是往深探究呢?

    为何这里的兵士一调走,羌胡就反叛了?

    为何明明是内附已久的,已经出现从游牧转变为了定居模式了的胡人,却依旧凶残?

    斐潜忽然问道:“文正,你家乡是在北屈?现在还有人在那里么?”

    “正是,北屈以北,定阳以南。”说道家乡,杜远的脸庞上都露出了一丝怀念之色,不过这怀念之色很快的就转变成了悲伤,“……应是无人了,我杜家算是比较晚才迁徙的……在此之前,好多士家都迁走了……”

    斐潜点点头,这个事情,他在蔡邕送过来的资料当中找到了两个数据:

    一个是汉平帝元始二年的时候,上郡户十万三千六百八十三,口六十万六千六百五十八,有县二十三……

    而在顺帝永和五年的时候,上郡户五千一百六十九,口两万百千五百九十九,仅剩十城……

    就在斐潜还在暗自琢磨这里面的问题的时候,忽然黄成走了进来,露出一些为难的神色,向斐潜和杜远见过了礼,说道:“斐中郎,有个问题,这个旗号要怎么做?”

    “旗号?有什么问题么?”不就是拿官职做一个旌旗么,这能有什么问题?斐潜有些难以理解。

    黄成挠了挠脑袋,憨憨的笑道:“其他都好说,就是这个旗太多些,都放在一起吧,放不下,选一个吧,又不知道选哪个好,所以……”

    斐潜的脸色一下子就了,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