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一九章 大汉的第一面三色旗
    因为斐潜已经是到了河东境内,正在往安邑的道路上,需要打起旗号来了。

    在司隶附近,往来的都是迁徙的人,而且都有董卓兵士穿梭不定,所以基本上也是很安全,只需要一个打出一个朝廷的左署中郎的节杖就基本上可以了。

    但是离开了董卓军的实际控制区域,相对而言,旗号的作用性就非常重要了,而且斐潜的官职太特殊了……

    “走吧……看看去……”斐潜在心中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黄成和杜远跟在斐潜其后,一起出了大帐。

    古代军阵的指挥大都使用金鼓、旗帜、号角、传令兵构成。斐潜的职位当中含有军职,所以同样具备一整套的军中指挥系统。

    其中旗帜是最重要,也是最多的一个部分。

    正常来说,一个将军领兵,必然有一个大旆,又叫旄旆。统帅作战时,往往建大旆在其身侧,所谓的帅旗也经常是指这个。在战斗当中,也常常成为敌军集中进攻的目标,也成为我方全军士气的重要节点,全军将士总是关注大旆在何处,大旆是否存在,甚至会影响战斗的胜负

    但是目前斐潜还没有达到将军的层面,所以只有一个“三军司命”的统帅旗帜,现在这一根旗帜就立在斐潜大帐的左侧——就是一面白色长幡,然后上面写了“三军司命”四个字。

    所以这个旗帜并不能成为代表斐潜的身份的旗帜,只能说明在这里有一个部队的指挥官,但是具体是谁,不知道。

    因此,还需要特别制作一个属于斐潜的将领军旗。

    黄成来问的就是这个。

    因为斐潜离开之时,正好是迁都关键时期,包括武库在内都是封存了,幸好是李儒亲自披的,所以才给斐潜备齐了物品,但是也因为如此,所以属于斐潜的将领军旗就没有制作了,原本都在赶路,并且也是在董卓军的控制范围之内,打出一个左署中郎的节杖就可以了,而现在进入了河东郡的境内,自然是要竖起斐潜自己的旗号来。

    制作旗号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随军工匠都会,否则在行军打仗中不小心损坏了怎么办?难道还硬是举着一杆破旗,等着回到都城才换?

    困难的是选啥旗号好……

    斐潜目前既有中央的官职,也有地方的官职,既有民政的官职,也有军队的官职,因此黄成就抓瞎了,不得不前来请示斐潜。

    斐潜来到后营,看着摆在地面上的三面旗帜,自己也有些麻爪。

    这个……

    左边是一面蓝色素面红边,上面有“左署中郎”四个大字……

    在中间是一面赤色素面黑边,上面有“护匈奴中郎将”五个大字,然后在这五个字靠下一点的地方还有四个相对小一些的字“别部司马”……

    最右边是一面青色素面蓝边的,字数比较少,只有三个“上郡守”……

    ——斐潜的官职全称是“左署中郎领护匈奴中郎将别部司马行上郡守”,如果官职是按照字数多少来排列的话,斐潜怎么也能挤进前排吧……

    但是,现在问题也来了,总不能一根旗杆上挂三面吧?

    这也太乱了些。

    立三根旗杆吧,搞不好别人还以为是有三个统领来了。

    只立一根吧,确实也不知道挂哪个好,总不能一天一换吧?

    所以,到底要用那个呢?

    斐潜本来就一路琢磨整个并州的局势,搞得晕头脑胀了,现在又看到地面上的三面旗帜,顿时觉得一股满满恶意迎面扑来……

    “三面都挂上!”斐潜怒从胆边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说道。

    “啊?!”一旁的黄成和杜远都顿时就愣了。

    黄成看了看旗帜,又看了看一旁的旗杆,都有些可怜起那一根旗杆来了:“这个,斐郎君,若是都挂上去,下面的就快拖到地上了……”

    旗杆长短都是定制的,将领军旗的旗杆比“三军司命”矮一些的,否则战斗当中把这一根帅旗给挡住了,导致军心不稳,是算帅旗的锅啊,还是算旗杆的锅?

    再把“三军司命”的旗杆加高一些?

    也不太靠谱,毕竟所有的旗杆都是经过加工过的,精心挑选的树干,去皮阴干,再上油上漆,有韧性有强度,不是随随便便在野外砍根树苗就能当旗杆的……

    像“三军司命”的旗杆就是明文规定,旗杆总高一丈九尺,旗幡长三尺,阔一尺半,五色尾带二十五条,尾带长二尺五寸……

    这些都是定死的,不能擅自改动,况且临时做出来的旗杆质量都不能保证,万一打仗打了一半,突然一阵风,把临时砍树做出来的旗杆吹断了怎么办?

    因此先不说怎么挂,光是制作旗杆就要费一番的功夫,现在就要用的,哪里有时间等啊……

    斐潜估摸了一下尺寸,觉得黄成说的也是,你说顶着这一杆三面旗帜的旗杆出去,是准备去炫耀啊,还是准备去拖地啊?

    “把这旗帜都裁了!然后将三面旗帜拼起来,做成一面大小的就成了!”

    黄成期期艾艾的说道:“这……这……可以么?”

    斐潜转头问杜远:“文正,汉律中有规定不能用三色旗么?”

    杜远眨巴眨巴眼睛,努力回想了一下,发现汉律中只是规定了不同官职的旗帜尺寸大小,边饰款式,有没有耗尾,有没有鹖翎等等,倒是真的没有规定不能用三色的旗面……

    不过混色的旗帜一般都是用来指示东南、西南、东北、西北这是个方位的,比如东北角就是用上篮下黑的颜色旗帜来作为代表,通常跟表示部队的旗帜并举,来表示让这个部队往那一个方向前进……

    用三色旗帜作为部队将领旗帜,这个,还是真心没有……

    不过也没有人这么用过的好么?

    “就这样定了,既然没有规定说不允许,就表示可以啦!”斐潜在后世没有少搞这些擦边球,反正这样做也解决了不知道挂哪一个旗的问题,不是么?

    斐潜摆了摆手,示意这个事情就这样了,然后就自顾自的回到了帐篷里,丢下黄成和杜远面面相觑。

    于是,在全营人马的目瞪口呆中,大汉朝第一面三色将领旗在炊烟中袅袅的升起,导致这一晚许多兵士是吃了焦糊的粥饭入眠的。

    因为许多轮值煮饭的兵士,搅着搅着,眼睛就斜到那一面诡异的蓝、红、青三色旗上了,然后手上的动作就不知不觉的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