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二四章 造势
    关于称呼,汉代其实很细致,很讲究。 更新最快完全跟后世不同,在汉代,可以从称呼里面看出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有相互的态度。

    比如黄成,一般情况下都是称呼斐潜为“斐郎君”,因为这个是偏向家族内的称呼,也只有黄成、黄旭这些有一些家族关系的人才能这么叫。

    当然,黄旭也有和杜远一样,称呼斐潜为“主公”的时候,因为黄旭还比不上黄成,所以有时候在正式场合就按下属的礼节来称呼。

    而贾衢虽然参拜,但是仍称呼斐潜为“斐使君”,这就是一个可进可退的叫法了,进一步就是主公,退一步就是路人,这也和现在的情况吻合。

    贾衢的意思就是我现在虽然在你的手下做事,但是三年内要是斐潜没有能够达成目标,那么对不起,该再见还是要再见的……

    斐潜不以为意,将贾衢从地上扶起。这一个动作,也代表了斐潜愿意接受这样的约定。如果不愿意,也简单,不亲手扶,而是向贾衢回一个半礼,一声“某何德,不敢受此礼……”之类的话语,大家就都明白了。

    一个记室,不高,但是也不低,否则就算是像贾衢这种年龄要出仕,一般也是从书佐开始做起,更何况还是出于寒门。

    嗯,贾衢今年刚好满十六,可能是因为营养没跟上的原因,显得有些单薄,看着有,幸好汉代还没有童工这一个法……

    正好杜远带了人去北屈先期开辟根据地去了,军中的后勤这一块的账目没人接手,贾衢一来刚好可以上。

    “我有一个师弟……”既然贾衢入了伙,多少也算是自家人,斐潜话也有随意了些,一边带着贾衢往后营处走,一边道,“嗯,年龄么,比你还个五岁吧……经史子集比我还强,算经么,不别的,连一滴水多重都算得出来……”

    “五岁……经史子集还很强……算经连一滴水都算得出来……”

    梆梆梆三连击,让贾衢深受打击,颇有些郁闷的问道:“敢问斐使君,令师弟尊姓大名?”话虽然挺客气,但是听得出来有一不太服气的意思。

    斐潜呵呵一笑,道:“他啊,姓庞,名统,字士元,荆襄人士,是荆襄庞德公的从子……哦,忘了了,我在荆襄的时候也师从于庞德公,因此认识的……”

    “庞德公……”贾衢抽了抽凉气,然后又瞄了一眼斐潜,默然不语。

    斐潜就装作没看见,将贾衢带到了后营处原本杜远办公的帐篷内,指着桌案道:“梁道就于此吧,若有什么需求之类的,可遣人找我。”

    “唯!”贾衢恭敬的拱手应下,便开始认真的着手后勤事项的处理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该显摆的时候还是要显摆一下的,低调了太久,有时候就会被人所忽略了。

    很多人,包括贾衢在内,也都是才听到斐潜的名号不久,甚至大多数人也仅仅是知道斐潜是蔡邕的弟子,还不清楚其实斐潜背后的潜力惊人。

    斐潜将给贾衢听的用意也是如此,北方的经学泰斗加上南方的文学领袖,有些事情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历史上蔡邕早逝,郑玄也没那么轻易的继任北方经学的权柄。

    所以斐潜现在的目标绝对不是三年拿下上郡,而是一年内就要成势!

    而需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势,唯一的办法就是采取后世空手套白狼的手法……

    等斐潜回到前营的时候,黄成正好前来找斐潜。

    “都挑选好了?”斐潜问道。

    黄成了头。

    “好!我们现在就走!”

    xxxxxxxxxxxxxx

    安邑,虽然有一个安字,但是今天注定不能安了。

    一行军列从南门而进,虽然人数并不是很多,但是整体队列严谨规正,整齐如一,不足百人,却宛如有千人万人的气势。

    旌旗烈烈在空中飘荡,仿佛让所有围观的人心情也为之激荡起来;马蹄声声踏在长街之上,宛如战鼓隆隆敲击着所有人的心脏……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队骑兵,他们严肃,认真,不苟言笑,左手挽着马缰,右手立着长枪,打磨得雪亮的枪尖朝天,在阳光之下反射出慑人的寒芒。在枪头之下与枪柄对接的地方还扎上了三色的布带,与队伍中高高举起的三色战旗相互呼应,在风中翩翩起舞。

    战马是特地挑选出来的,高大,雄壮,每走一步,肌肉的跳动都展示出一种力量的绝对美感,再加上马背上英姿挺拔的骑手,一出现在安邑民众面前的时候,就牢牢的吸引住了老百姓的目光。

    许多安邑百姓呼朋唤友,自发的站在街道的两侧,目光中透露出一种敬畏,也同样也透露着一种自豪。

    看!

    这才是我们大汉的强兵!

    啧啧啧……

    这是谁带的兵?

    是在哪里得胜归来了么?

    人群之中,不断的传来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城头之上的郡兵,伸着脑袋往下看,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不由得用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袍,然后用脏兮兮的衣袖擦擦自己同样脏兮兮的脸,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便自渐形秽的往后缩了缩……

    威武的骑士后面是一队步卒,这些步卒全副武装,神情彪悍,步伐整齐的宛如一人,气势滔天,仿佛下一刻就将奔赴战场,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敌人,都会被扫平、击溃一般……

    “这是要收复上郡的斐使君的队伍!”

    “这是要去收拾匈奴胡人的队伍!”

    “这是保护我们的队伍!”

    “这才是真正大汉的强兵!”

    “斐使君,威武!大汉朝,万岁!”

    在人群中的游侠们,一是收了钱,二是也真切的感受到了斐潜这一支队伍的强大气势,当即大声的呼喊出来,顿时将人群的情绪燃了。

    “斐使君,威武……”

    “大汉朝,万岁……”

    在人群一阵阵的欢呼声中,卫觊阴沉着脸,从卫府的望楼上下来了,甩了甩袖子,背着手,往内堂走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河东郡的郡守王邑,也不由的摇着头,斐潜的这一手,也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