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二五章 妥协
    安邑郡守府内。 更新最快

    斐潜才方离去,王邑却没有换下正装,仍端坐于厅中,因为他知道,过一会儿肯定还有人要来。

    果不其然,没过一炷香的功夫,河东卫氏的卫觊来访。

    双方分宾主落座之后,打了一阵无关紧要的哈哈。

    卫觊原本对斐潜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恶,如果按照正常来的话,同时士族,又有蔡邕这一层拐着弯的关系,多少还应该亲近一些才是但是卫觊的二弟,却在和蔡邕之女蔡琰联姻之后,不幸夭折了。

    卫觊很喜欢自己的这个二弟,自然是极其的伤心,悲痛的完全不能自己,当他看到蔡琰居然没有跟着全家人一样,一起哀伤欲绝的时候,心中的这种悲痛的情绪竟然完全转成了对于蔡琰的愤恨。

    在他看来,蔡琰既然是进了卫家的门,自然是卫家的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居然没有以泪洗面,居然还可以看得下去书,简直真是……

    不可理喻!也不可饶恕!

    但是对于蔡琰而言,长年都是窝在自家的里看书,普通交际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对待夫家之人应该如何,却因为早年丧母,所以没有任何人教她,再加上本身性子就淡,况且卫仲道又是父亲指婚的,本身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因此让蔡琰装出一副哀怨的样子来,完全是做不到。

    最终矛盾就这样爆发了。

    卫觊不觉得自己或是自己的家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么错误自然是在蔡琰这一个方面,蔡琰既然有错,难道作为蔡琰的父亲,蔡邕就不因该承担一些责任么?

    如果蔡邕能够多少来陪个理,道个歉什么的,何东卫氏也不是什么气的人,就此揭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没想到蔡邕居然什么也不做,仿佛就是在无声的抗议,表示错的是河东卫氏一般,这就让卫觊很是不爽。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股恶气始终堵在胸口一般,下不去。

    蔡邕是经学领袖,文学大拿,卫觊也拿蔡邕没啥办法,也不敢拿蔡邕怎样,但是现在居然蔡邕的弟子斐潜送到了自己鼻子底下……

    哼哼!

    因此斐潜虽然与卫觊无怨无仇,但是卫觊就是不想让斐潜顺顺利利的,非要找个茬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不可。

    所以卫觊才会很客气的先是回帖,再送牛酒,为的就是在整治斐潜的时候不会落人把柄……

    卫觊道:“王使君,不知斐上郡前来何事?若有需卫家之处,觊当义不容辞。”

    王邑看了看卫觊,没有立刻回答。

    关于卫家和蔡家的狗屁倒灶的事情,王邑他知道,但是他不想理会,当然也不愿意去理会,毕竟这是别人的家事。

    王邑自己是北地人,深知匈奴羌胡对于边疆的害处,也对于像斐潜这样愿意挺身而出到边疆守土的年轻人比较欣赏。不过,欣赏归欣赏,这么年轻就登高位,总觉得有些不够稳重。

    同样的,河东卫氏是当地的望族,王邑本身在执政的很多时候也是需要卫氏来从旁进行协助的,所以王邑也不想和卫觊的关系搞得太过僵硬。

    于是王邑很简单的道:“斐使君一则欲于此募兵,二则欲采购粮草。”

    卫觊拱了拱手道:“不知王使君之意?”

    王邑很认真的看着卫觊,道:“伯觎,斐使君身兼护匈中郎别部司马,此二事,皆依汉律也。”

    卫觊一笑,道:“大汉之土,自是需依汉律。”

    王邑沉默了一下,头,道:“善!”

    该的话都完了,双方也都明白了对方的态度和意思,便再客套了几句,卫觊便告辞而出。

    王邑礼节性的送了一送卫觊,然后就一边背着手,一边慢悠悠的往后院走。走了几步之后,王邑便叫来了一个侍者,吩咐道:“且去知会郡丞,言吾身体不适,令其暂代郡守事。”

    侍者领命下去了,王邑却摇了摇头,心中揣测着,卫觊这个河东卫氏这是一定要和斐潜做过一场的架势啊,难道这个斐潜之前得罪过卫觊?还是惹毛了河东卫家的某个人?

    这也就是王邑特意“汉律”的原因,要搞事可以,按照规矩来,斐潜毕竟现在还是大汉官员,朝廷之臣。所以,王邑也算是给河东卫氏立的一个规矩,不管怎么做,都别坏了大汉律法!

    不过这个卫觊,这个河东卫氏,竟然……

    王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有些意兴阑珊的往后院走去。年轻的时候他也曾经满腔热情,可是年龄越来越大,虽然这一颗报效国家的心没有什么改变,但是手段上却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么的刚强直接,而是更多的变成了温和妥协。

    这一次,同样,他也选择了妥协。就像他接受了董卓的任命一样,虽然他不认可董卓执政,但是他还是觉得至少自己在任还是会尽心为百姓办些事情……

    最少比起那些完全什么都不懂的人当这个太守要好!

    王邑虽然对于河东卫氏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但是同样,他对于年纪轻轻的斐潜就登上高位也并没有多少的信赖度。

    在他看来,一个郡守之位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当好的,斐潜既然成为了上郡郡守,就要懂得去应付这些问题。虽然斐潜目前只是代行郡守事,但是因为上郡本身就是一片空白,所以斐潜这一个行上郡守,也基本上和正牌的郡守权限和职责都没差多少了。

    如果连一个世家的暗中使绊子都应付不来,那么斐潜就算去了上郡也没有多少意义,要知道,上郡之地胡人、汉人混杂,民风彪悍,百废待兴,没有一个好手腕是根本就腾挪不开的。

    不要看今天斐潜带了一票威武雄壮的兵士很是出了一番的风头,但是就算这些是百战精兵,然后连城外那些有一个算一个,都算上也不过是不满千人,若是不懂策略,一味硬来,等耗光了这些底子,就算能在此地招募再多的新兵又能如何?

    没有经过训练的兵士能比黄巾贼好多少?

    战场上的刀枪固然刀刀见血,这战场之下的暗箭却也能要人命!

    王邑闭门让郡丞代理的意思就是他不准备插手河东卫氏和斐潜之间的事情了,反正在他看来,若是斐潜没有本事处理好,栽了也是活该。

    至少若是斐潜在河东栽了,自己也多少能够兜个底,照拂一二,最后出手护住斐潜性命,然后将其送回去了事,也比让什么都不懂的莽撞青年,将国家兵卒和钱粮白白浪费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