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二九章 是哪一类的君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觊原本是给斐潜添堵,没想到现在堵到了自己的头上。

    卫福是卫家的老人了,原先的姓名大家都忘了,只知道后来跟着上一任的家主改成卫姓,也一直协助卫家管理着护卫。

    虽然卫福过来没有说半句指责的话,但是卫觊也是知道,这是代表了一帮老护卫过来表示不满。

    而且这个事情还相当难以处理。

    都调高护卫的月钱明显不现实,但是消减这近五百人月钱同样也不妥,卫觊还不想因为这些个护卫就让卫家背负上一个出尔反尔的名声。

    所以到最后卫觊只能是宣称建立一个精英护卫的名义,让卫福带着死命往里操练,一个是尽可能让这钱花的物有所值;二是通过这种手段堵住老护卫的嘴,也同样告诉老护卫谁要参加也可以;第三则是也尽可能让这些人知难而退,控制一下人数多少减轻一些压力。

    不过就算是如此,后续的问题仍然存在。

    卫峰坐了来下,但是仍然不敢放松,在卫觊的询问之下,将现在城南募集之处的事情一一禀报……

    在卫家“钱多人傻”这种快速传播的指导思想下,大批无所事事的闲杂人等从河东郡各个郡县开始往安邑涌动……

    但问题是,卫家根本就扛不住这么高的价格,也无意招募这么多的人,但是卫家在降下了招募的月钱之后,斐潜那边居然也降了!

    但是让卫峰想不明白的事情发生了,众多远道而来的人在得知了卫家根本就不招这么高的价格护卫之后,许多人就一脸愤怒的直接转投到了斐潜的募兵之处!

    就算是卫家护卫给的价钱和斐潜给出的一样都没有用……

    导致斐潜这两天就募集了四五百人,而且看这个架势,后面还会有人来!

    卫觊闻言竟然不怒反笑,抚掌而道:“妙哉!撰下兑上,九五,枯杨生华!斐潜斐子渊,果然别出心裁!”

    卫峰没有读过易经,自然不懂得卫觊说这个卦象的含义,就只能是茫然的看着卫觊。

    卫觊也没有向卫峰解释的心思,沉吟半响后说道:“将募兵之处撤了。”

    “啊?”卫峰一时间没能反应的过来,旋即伏地拜道,“唯!遵家主之令!”

    等卫峰走了,卫觊仍然坐在厅内,用手捻着下巴上的胡须,若有所思,看样子,斐潜斐如此精明,又不肯低头,所以只能是剩下了一条路……

    xxxxxxxxxxxx

    斐潜下意识的轻轻的敲击着桌案,问贾衢道:“梁道,你觉得卫家的卫伯觎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贾衢坐得腰杆直直的,听到了斐潜的问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个君子。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哈?这个评价还不错么!

    斐潜一听之下,觉得很有意思,看着贾衢一本正经的脸,说道:“哦?那么是哪一个的君子?周易之君?国风之君?虞之君?”

    《周易#乾卦》中有言:“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这是一种君子。

    《国风#关雎》写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也是一种君子。

    《虞#大禹谟》记载:“君子在野,小人在位。”同样,这也是君子的一种。

    贾衢摇了摇头,说道:“皆非也,其乃仲尼之君。”

    “仲尼之君啊……”斐潜略略有些惊讶,难道卫觊在贾衢心目中的地位这么高?

    不过孔仲尼还有其下的弟子对于君子的定义和引申都挺多的,贾衢不知道是指的是哪一种?

    斐潜轻轻敲了敲桌案,皱着眉头说道:“仲尼的君子太多啦,三德、三畏、三道……”这要一个个说的话,哪里知道具体是指哪一个?况且,卫觊真的有这么优秀、善良、淳朴,汇集各种美德于一身?

    别逗了。

    贾衢一本正经的说出了答案:“四不之君。”

    四不之君?

    孔仲尼提出的君子四不?

    斐潜忽然明白了贾衢说的这个“四不君子”的含义,不由得哈哈一笑,对于贾衢的观察能力有些满意。

    是的,斐潜不相信卫觊就这样乖乖的放弃。

    黄旭那边派人传来消息,说是城南的卫氏招募护卫的动作停了,连摊子都收了……

    河东郡丞卢常也派人来通知说,斐潜可以自由采买粮草,若有人胆敢阻拦,定严惩不殆!

    没有卫觊点头,卫峰会擅自撤离?

    没有卫觊知会,卢常会敢打这种包票?

    表面上似乎是卫觊全面退让,不再和斐潜做正面的对抗,但是结合贾衢所说的“四不君子”,斐潜相信卫觊并不是低头认输,从此不再找麻烦,而是不知道在憋着什么坏,准备“不妄动、不徒语、不苟求、不虚行”呢!

    贾衢其实也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在提醒斐潜,原先卫觊是摆在明面之上,自然什么动作都看得清楚,而现在就像是潜入草丛中的猛兽,隐藏了身形,无法判断要从哪一个角度扑过来了,更加的危险了……

    斐潜看着贾衢,微微笑道:“不知梁道可有何策?”

    贾衢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斐潜,干净利落的说道:“无策。”

    咦,难道是打开方式不对?

    斐潜暗自嘀咕,不是所有剧本都这么写的么?

    当主公问及属下的时候,不管这个属下的智力值是多少,就算是张三那样的,都想都不用想,直接就能蹦出一句话——“主公啊,我这里有上、中、下三策可供选择……”

    怎么轮到我,就这么嘎嘣脆两个字啊?

    “斐使君相试耶?相询耶?”贾衢迎着斐潜疑惑的眼神,很坦然的说道,“若相试,则无策。若相询,未知己,何来庙算?”

    这个犟小子!

    这么说反倒是我的不对了?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正容长身,向贾衢拱了拱手,说道:“潜有失礼之处,望梁道见谅。”

    贾衢连忙站起来,长揖到地,向斐潜还礼。

    两人礼毕,相视一笑,就算是将这个节揭过去了。

    待重新入座之后,斐潜扒拉着手指头说道:“如今杜文正带了两百兵士前去北屈建立坞堡联系乡人;黄子初在城南募兵,已得近千人;黄叔业么,梁道你也看到了,就在此练兵;还有一人,崔永原目前正在采购粮草,已经购得……嗯,已经购得近三十万石……”

    这个数字一说出来,贾衢立刻侧目而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