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三五章 第二次高层会议
    斐潜看着左手边的黄成、黄旭,又看了看右手边的贾衢、马延,心中感叹着,这个议事什么时候才能多一些人啊……

    贾衢之前说马家有一点说错了,如今的马家已经不再是度辽将军的那个时候的诗书之家了,而是因为长年的在边疆的生活战斗,曾经查补汉书的渊博知识不能保证家族的安危,反倒是偏向于兵科的知识被大幅度的重视起来。

    现在马延这一代的马家,已经完全是走向了武力治家了,马家上下,男女老幼,基本上人人都有习武,而且都还不错。

    马家的到来可以说是极大的填补了原先斐潜中层军官的不足,马延本人是原上郡的都尉,而马家的几个青壮年原本就是军中成员,对于军旅这一个方面基本上是驾轻就熟,很快的就和黄成等人搭配的很好,着手于对新兵的训练。

    所以斐潜才能抽出一些时间来,召开第二次的高层会议。

    原本斐潜是想让马芸娘也一起参加,但是马芸娘却坚持不肯,最后也就作罢。

    按照马延的说法,其实马家的武艺都是由女性来传授的。马家娶亲一定会选一个懂武艺的女子,然后这个女子就将负责起保管和传承马家武艺的责任。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马家的武艺才没有因为诸多的马氏男性在战场的不幸身亡而导致家学的断失……

    马延作为原上郡的都尉,对于上郡的形式应该是比起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更为熟悉和了解,这一次的会议也是想让所有高层对于上郡有一个更为清晰一些的认知。

    不过在讲上郡的情况之前,必须先讲一讲匈奴和羌胡。

    严格讲起来,匈奴和羌胡都是汉民族的穷亲戚……

    在周朝之前,还没有匈奴这个词,最早的匈奴说是夏的后裔,夏王朝的最后一个君主夏桀被商汤流放到了南巢,夏桀死后其子獯鬻率部众北逃至草原,最终繁衍出了山戎、鬼方、猃狁、义渠、燕京、余无、楼烦、大荔等等……

    匈奴,匈通凶也,奴是蔑称,匈奴在周王朝的时候就相杀相爱,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所用的那个烽火,就是当时为了防范匈奴而设立的。

    而羌族就更有意思了,羌族的是西面的少数民族,在周朝的时候也是忠诚的下属,秦国本身就是羌戎族,秦始皇自己本生于羌人老故居甘肃天水,天水羌种是秦的族属,而且他建国后东迁咸阳,还颁布法令不准对西边的羌戎部落用兵……

    马延说道:“现在上郡主要还是匈奴人居多,当年……嗯,中平元年年匈奴南下的时候,估计就有近三万众,再加上一些羌胡,但是现在有多少匈奴不怎么好说,肯定比当年的要多就是了……”

    马延在讲到中平元年的时候有一些停顿,大家也都能理解,所以也没有打断其思绪,让他继续的往下讲,“……中平四年的时候,上郡的形势原本初步也得到了控制,南匈奴单于羌渠有意和汉朝言和,让出部分的土地,但是一纸诏令改变了一切……”

    “中平四年四月,上令诏南匈奴单于出兵协助平定中山太守张纯的叛乱,但是因为前期的攻势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南匈奴在征召中作为先锋部队多有死伤,南匈奴右部虾落和休各胡、白马铜等率部再次起兵反叛……”

    “这一次南匈奴单于羌渠也死于了叛乱,当时整个上郡就完全乱了,到处都是战斗纷争,那个时候……呵呵……”

    马延苦笑了一下,说道,“……当时朝廷还以为是一个好机会,下令上郡趁南匈奴内乱之机,收复失地,但是很不幸的是往来的信使被匈奴人截获了,匈奴当即纠集了大量的兵士先行攻击了我们,整个的上郡就这样沦陷……”

    接下来的事情,马延没有继续讲了,不过大家也基本上能够推测的出来,随着最后一只大汉的军队被赶出了上郡,汉朝对于上郡的控制权就彻底的失去,成为了胡人们的牧场。

    上郡,自从秦朝以来一直到西汉,都是中央政权的养马之地,可以说现在的东汉,丢失了上郡,就像是被砍伤了一只脚一般,失去了大量的战马供给,也致使在对内镇压的时候缺乏了有效的机动力量。

    汉王朝原本有三大养马地,一个自然是雍州,产出西凉马,个头大,爆力强;一个是河套马,个头小一些,吃苦耐劳,适合长途奔袭;一个就是冀州马,大体上是介于两者之间。

    当然在川中还有一种马,个头更小,习惯于翻山越岭,但是毕竟太小了,许多人都不认为那是正宗的马……

    就像是在后世,也有许多人认为没屁股的不是小轿车,那啥q就是个带个壳的四轮摩托车一样……

    现在雍州在董卓手中,袁家把持了河内、冀北之地,而河套又在匈奴手里,因此汉王朝原本四条腿就彻底被砍剩了两条。

    “诚远,可知上郡还有多少汉人?”斐潜问道。

    马延面色沉重,摇了摇头说道:“有是肯定有,但是具体还有多少的数量却不好说。胡人多半集中在水草丰美的区域,至于偏一些的山地,胡人也管不到。”

    “那么胡人是怎样分布的呢?”

    马延想了想,然后说道:“从高奴开始基本上匈奴就沿河而牧了,一直到龟兹和白土,都有分布,在白于山的西侧,有一个奢延,哪里多半是东羌部落杂居,据说在上郡以北,云中朔方一代,甚至有鲜卑南下放牧……”

    这么说来,基本上上郡的水草丰美之地都被占据了啊……

    一时之间大帐的氛围都有些凝重。

    斐潜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诸君,我有一个想法,但是还不是很完善,先说出来大家一起参详一下。”

    众人纷纷转头看着斐潜。

    斐潜斟酌的说道:“如果我们明确的打出收复上郡的旗号会怎么样?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其实斐潜是有在考虑要不要将历史上的那个什么“招贤令”、“杀胡令”等等一大堆的家伙事都摆出来,但是也是要看看实际情况能不能用不是么?

    但是实际上,斐潜在这个旗号的说法之下,有自己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