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三六章 在光复上郡的大旗之下
    其实如果可能,斐潜倒是真的希望能够立起一个招贤令的大牌子,然后人才就像流水一样,哗啦啦的全部跑到自己的碗里来。

    但是这个想一想还可以,但是如果真的去做的话,明显不怎么现实。

    历史上高举招贤纳才大旗的不仅仅只有曹操,但是为什么只有曹操才最终有在历史上浓墨重彩的留了一笔,万众归附什么的肯定都是溢美之词,最重要的是曹操赢了。

    就是这么简单。

    就比如现在,贾衢虽然的确是在替斐潜考虑事情,也在操持着整个部队的后勤工作,但是如果在三年之内,斐潜每年能够达到理想的高度,未能掌控上郡,那么贾衢自然就会跟斐潜说再见。

    对于马延来说,夺取上郡是他的梦想,在这个方向一致的条件下,马延自然尽心尽力,但是现在如果斐潜说一句走吧,我们暂时不管上郡,先转换一个方向,去抢河内的地盘去,信不信马延立刻就会离开?

    因此,现在就是先有上郡,才有地盘,也才能说及其他。

    做和说是两个概念。

    可以光做不说,也可以光说不做。

    但是如果将收复上郡的旗号打出来之后,则必须要去做,而且还要做到位,否则必然将成为别人的笑柄。

    从这一个方面来说,打出旗号就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是一种无形的约束。

    斐潜看了看左手侧的黄旭,这小子虽然聪明,但是对于这种事情还是比较不甚了解,抓着头皮在那边烦恼。

    而黄成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看见斐潜看了过来,便憨憨的笑了笑,眼珠子往对面转了转。

    斐潜略微的点了一点头,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另外一侧的贾衢和马延。

    这两个人才是他提出这一个举措的重点。

    黄成和黄旭,或者说所有黄家的人,在自己还不是彻底的摔到在泥潭之中,丧失掉了全部的荣光之前,还是安全的,或者说可靠的。

    因为斐潜和荆襄黄氏互为表里,斐潜不用担心黄成等人的忠诚问题,黄成等人也不用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其他人排挤。斐潜只需要关注自己能不能提供足够大的空间给黄家的人施展腾挪,而黄成等人则是只需要关注自己有没有本事可以获得一个机会。

    这种稳定的合作关系,至少将维持到斐潜有了下一代之前……

    相对来说,贾衢和马延和斐潜自己的联系就较为薄弱一些。

    马延绝对是要回上郡,这一点是没有什么疑问的,但是一时的想法叫做冲动,只有持续的不变的想法才能叫信念。斐潜不怀疑马延自己对于上郡的渴望,但是他的其他家族里面的人呢?

    老一辈和年轻一辈出现观念和选择上面的矛盾不要太多,更何况马延的骨血死在了上郡,等于是没有了继承人,一个家主没有了继承人意味着什么?

    之前没有矛盾是因为马家一没有官职,而没有钱财,就那两三间的土房子,就算是争夺来又有什么用?

    但是之后呢?

    斐潜现在再次拜马延为上郡都尉,等于让马延重新回到了官吏的行列,况且只要成功回到了上郡,必然会有相关的利益产生,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无后的马延夫妇能维持马家家主之位多久?

    幸好现在的马家家族人员不算太多,不管是过继还是去统一马家的思想,都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若是等到利益多了再去做这个事情,难免就会更加的困难。

    因为如果只有现在还没有出现矛盾的时候进行解决,才能确保马家的稳定,要知道现在如果要出征,除了让黄成之外,另外一个选择就只能是马延了,因此在攻掠上郡的同时也不可能不让马延蓄养私兵带领部曲,如果出现了什么万一,马家部队又不能迅速找到主心骨……

    如果天下大定的时候,统治者才会巴不得所有手下都没有后继人,但是在这个往上拼搏的过程当中,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敌人还未到下,自己内部却乱了。

    所以如果马延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斐潜就要想办法先替马延在马家扎下一根主心骨……

    武将的马,如果没有缰绳,那么未必能知道自己将被马匹带往到何方。

    同样,这个事情也是斐潜想给贾衢加上的一个规范。

    陈宫一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也认为曹操就是天命之人,可是翻脸就联合了吕布,在吕布麾下的时候又跟袁术眉来眼去,虽然没有证据参与了郝萌反叛,但是至少是一个知情者。

    问题是陈宫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做错了,就算是吕布兵败之后,他仍然站出来大刺刺的指责吕布不采纳他的计谋,就没有想过为何到后面吕布不敢用他的计谋。

    因为陈宫一直认为他自己是对的,而且只有他自己是对的。

    贾衢答应要跟着斐潜,以三年为期,以上郡为赌约,而且从现在来看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也是的确在为斐潜在考虑献策等等。

    不是斐潜不信任贾衢,而是斐潜相信人的**都会变的,当饿的不行的时候,随便来能一点填肚子的就可以了,但是吃完了之后或许就会觉得若是再能来一碗红烧肉会不会更好一些?

    贾衢现在才几岁?十六岁。

    如果不是贾家家庭的原因,现在可能还未必会有出仕的想法。

    当贾衢一旦散发出光华,被人注意到之后,压在赌桌上的筹码越来越高的时候,心里的那一杆天平会不会因此失衡?

    谋士的心,如果没有栅栏,那么未必能知道这颗藤蔓会蔓延到何处。

    斐潜提出高举收复上郡的旗号,一方面是能够吸引更多的人,至少能够得到上郡的汉民的支持,也能够得让自己的行动更符合整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而另外一个方面,也是用这一面旗帜划下一条线,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指出一个明确的目标。

    而且……

    因为我们说出来了。

    所以我们必须做到。

    因为是我们一起说的。

    所以在做到之前就必须是一起的。

    贾衢沉吟了良久,忽然展颜笑道:“既然要做,何妨做得大些?我赞成!”

    马延也在一旁缓缓的点点头,不知道是否想明白了斐潜此举的含义,说道:“主公旄旆所指,定为马家所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