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四五章 到底是谁的锅
    初春的天气虽然说并不是很寒冷,但是绝对谈不上什么暖和,但是卢常坐在贾衢面前,却感觉自己背后的汗顺着脊背往下流淌。

    昨夜城外的一场大火,也同样惊动了安邑县城之内的人。

    虽然大火很快就平息了,但是却让卢常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卢常连夜让人清点了守卫城墙的兵士人数,结果少了一个军候和其下的二十多名兵士!

    这个结果让卢常差点跳起脚来骂人!

    用屁股想都知道这些人去哪里了,可是问题是现在卢常的屁股是坐在这个河东郡丞的位置上,郡守王邑“生病”,他就是理所当然的第一负责人,所以现在卢常觉得昨夜城外的那一场火就像是烧在了自己的屁股上一样!

    如果处理不了事情闹大了,郡守王邑肯定说他不知情,大不了宣称一声他在养病期间,竟有宵小作乱,把锅一甩,一推二五六,可是自己呢?

    能把这个锅甩给谁?

    甩不掉啊!

    郡守王邑在“养病”,而河东又没有设都尉,这些兵士调动和值守理所当然是卢常他在进行安排,若说是那个军候私自带人下了城墙,虽然是事实,但是谁会信?

    这里面的道道,卢常用烧焦一般的屁股想一想都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但问题是有证据么?

    没证据自己能说个屁!

    可是留在城外的那些人的尸体,却是实打实的铁证!

    安邑的兵士是怎么会跑到城外去?

    难道还能说是二十多个大头兵拿刀拿枪的去城外遛弯看月亮去了?

    卢常努力的让自己的圆脸看起来充满了真诚和老实,也顾不得和贾衢打什么官腔了,看着贾衢说道:“这个……贾从事啊,此事我真的不知情……这个真的跟安邑无关啊……”

    贾衢咳嗽了一下,也是很认真的说道:“卢郡丞,我还只是一个书佐,不是从事。”

    “这个,肯定很快就是了……唉,重点不是说这个,我说贤侄啊,这事情,真的不关安邑的事啊,你说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会下令去烧斐使君的粮草啊!”

    斐潜刚刚打出收复上郡的旗号,然后就被烧掉了粮草,虽然卢常也是河东郡丞,按照级别来说跟斐潜顶多差个半级,比贾衢就高了不少了,但是还是宁可低声下气的和贾衢说话,因为在这种微妙的时刻,这件事若是闹大了,传开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王邑才担任河东太守不久,正式在聚拢名望的时候,若是被人传言说不是勇于任事,而是勇于背后捅人,这将是情以何堪?

    卢常相信,王邑肯定已经是知道了情况,现在就是看自己是要如何处理,若是一个处理不妥当,甚至都不用上报朝廷,王邑虽然跟自己私交不错,但是也不介意将自己扔出去顶锅……

    卢常努力的将眼睛睁得更大一些,企图将内心的真诚从目光中呈现出来,“贤侄啊,你绝对要相信我!”

    “……”贾衢不苟言笑,眨了眨眼,说道,“换成世叔你,你会相信么?”

    卢常被噎住了,吭哧了半天,然后颓然道:“……可是,可是这事情真不是我做的,跟安邑也无关啊!”

    贾衢看着自己长袍上的衣角,仿佛这个衣角有无穷的韵味,半响之后才说道:“世叔可有凭证?”

    卢常猛地挺直了胖胖的身躯,抖着大圆脸,但是过了片刻之后,又垮了下来,苦笑着说道:“这种事情……哪会有什么凭证啊!”

    两个人顿时陷入了沉默。

    其实不光卢常知道,贾衢多少也能猜得出来,能鼓动一个军候干这种事情的,不是光有两个钱就能够办得到的,至少要让那个军候觉得就算是锅漏了,也有这个能力补锅的。

    而在安邑这一片区域,能有胆量敲这么大的锅,又能让人觉得可以信赖,有这个补锅之力的,其实并不多……

    但是问题是,卢常就算猜出来了,就算是知道了,也没有办法,更不敢贸然翻脸。

    这一次是死了一个军候,那么没有死的军候有几个?

    至少还有一个,至于另外两个,还不知道。

    那么更下层的屯长,队率呢?

    这个就更不知道了。

    况且还有这么多年在河东养的人望,没有十足十的铁证,又或者是百分百的力量,谁敢翻这个脸?

    贾衢昨夜按照吩咐准备烧后营的时候,出于谨慎,就派了一些信得过的老兵,在大营四周多布了一些暗哨,结果居然还真的现了一些动静……

    击退了袭击者之后,贾衢检查了死者的尸,认出了袭击大营的人竟然是安邑守城兵士的时候,头一个反应自然是王邑、卢常二人,但是在冷静下来仔细考虑之后,也现王邑和卢常二人没有任何袭击斐潜的理由,也不能从其中获得任何的利益。

    王邑、卢常是傻子么?

    显然不是,那么又怎么会露出如此大的一个破绽呢?

    除非是有人故意要将这个破绽露出来的……

    而露出这样的破绽是为了什么?

    虽然斐潜书信当中只是交待说可以烧点粮草,制造一些事端,将事情从纯粹的商贸往来往引导到阻碍军事,破坏光复上郡这个方面去,然后再以势压人,但是贾衢敏锐的现了这个事情还有一些可以进一步操作的空间……

    所以今日贾衢才特意亲自过来,拜见卢常,也是要再进行确认一下,结果现的确是和自己的推断相差不多……

    半响之后,贾衢扶了扶头上的头冠,然后轻声的说道:“可是,我这里有凭据。”

    卢常哎了一声,耷拉着眼皮,没怎么心思搭理贾衢的这个话,在城外死了那么多的人,况且还有一个军候,自然是铁证,只要和安邑在册的兵士一核对,怎么也无法掩盖的……

    贾衢又缓缓重复了一下:“我这里有凭据……”

    卢常摆了摆手,下意识的回答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有……”

    卢常忽然咯噔一下扭过了脖子,整个人就像是被抽了一鞭子一样,差一点点就从席子上蹦起来,半倾斜着身子问道:“贤侄的意思是……”

    贾衢默默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文书,轻轻的放在桌案之上,然后用手指敲了敲,说道:“这是城东张家与我家使君签的出售粮草的凭据,前日又悍然毁约,想要抬高售粮的价格,被我拒绝了……”

    卢常紧紧的盯着那张文书,刚伸手想去拿过来,却被贾衢按住了。

    卢常不解的抬头看了看贾衢。

    贾衢还是重复了一下,认真的说道:“我这里只有凭据……”

    卢常恍然,皱着眉头,左右衡量一下,终于是咬着牙说道:“贤侄放心,这个的凭证,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