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五二章 试探之后
    人的思维很有意思,门就算是关闭着,在很多人眼里,那仍然是通道,是一个便捷的通过出入的通道。 更新最快

    就像北屈大营的营门一样。

    虽然营门是关闭着,但是胡人们却依然认为这个就是最好的目标,所以这里也是攻击最集中的区域,仿佛是对着营门每多一份的攻击,都能增加一份的破门希望一般。

    因此当四个胡人冲上来选择套拉拒马的时候,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直接选择了营地门口的最中间的那两个拒马……

    于是就悲催了。

    正常来,一个拒马需要钉入土中大概至少一掌的长度来进行固定,也就是大约二十公分左右,但是在北屈门口的这两个拒马埋入土中的深度至少两米。

    而且斐潜让人在夯实的时候分了三次,每一层都用粗大的木杆钉死作为加固,三次加固再加上三次的夯实,这个拒马甚至比营墙的木桩还要更难以撼动,就别是用两匹马来拖拽了,就算是再加上两匹都不一定能将这个深埋在土地中的拒马拔起来。

    当然如果力量足够的话,是可以直接将这根粗大的木桩从中简拉断的,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两匹马就能办得到的……

    因此现在,这两个拒马就只是略微松动了一些,而这个松动的代价却非常的高昂

    这个违反常理的现象让胡人们几乎都愣了一下,就连营地前面来回奔射的胡人不由得都呆住了,要么是忘记将手中的箭矢射出去,要么是射得歪歪扭扭不知道往哪里飞去了……

    斐潜一方等就是这一刻!

    黄成将盾牌扔在脚边,抓起了弓箭,腾的一下站起身来,狂吼一声:“射!”

    北屈大营的每一个胸墙平台之上,齐刷刷的都站起了弓箭手,伴随着黄成的吼声,“嘣嘣”之声不绝于耳,箭矢就像是从空中扑击猎物的苍鹰,露出了尖锐的爪牙,狠狠的扎向了营地门口的那些显出一些慌乱的胡人们……

    斐潜这一方可以防御箭矢的有盾牌和木墙,而胡人们可以用来防御箭矢的,只有战马的和自己的血肉之躯。

    但是,斐潜这一方是静止的,而胡人是可以动的,所以很公平。

    在黄成的一声暴喝之下,许多胡人虽然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但是身体的本能已经是告诉他们危险的降临,于是也顾不得继续对北屈大营进行抛射攻击,纷纷将头颈一埋,踢打着马匹,企图逃离这一片充满了死亡味道的区域。

    世界上总是有万花丛中过,片叶不伤身的幸运儿,但是同样也有喝口凉水都塞牙的倒霉鬼,所以再怎么跑总是有那么几个运气差的撞到了箭矢之下……

    由南匈奴人主导的死亡之歌就这样被搅乱打断了。北屈营地优越的地利优势,决定了胡人只能从一个方向上进攻,而地面上的伤残和死亡的尸首,不管是胡人的,还是马匹的,都阻碍了进攻的路线,所以如果要进行下一次的攻击的话,就先必须清理一下地面。

    组织这一次进攻的巴特尔感到无比的羞愧,策马来到於扶罗面前,下马跪倒在地,亲吻着於扶罗的靴子,俯首等待於扶罗的责罚。

    “撑犁在上,巴特尔,你这一次输了。”於扶罗口吻很是奇怪,既不像是生气恼怒,也不像是遗憾失望,而是略带着一种平静,就好象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一样。

    “是的,我的单于,请仁慈的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踏平这个该死的汉狗的营地!”巴特尔瓮声瓮气的道。

    於扶罗数了数在倒在营地面前的胡人和马匹,脸上的神情微微黯淡了那么一个瞬间,然后这种黯淡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重新恢复了平静。

    地上的有三十一个胡人。

    受了轻伤的都乘着马跑回来了,而那些在这个时刻没能跑回来的胡人,也就永远跑不回来了。

    於扶罗将巴特尔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然后抽刀在其手臂上轻轻的割了一刀。“这是你的一个耻辱的印记,希望你能永远的记住它,然后在每一次的攻击的时候,都要像你的名字一样勇猛,但是也同样需要谨慎和心!”

    巴特尔沉声答应道,然后重新跪下,亲吻了一下於扶罗的靴子,便退下去了。

    於扶罗看着北屈营地,皱起了眉头。

    如果是五年前的他,肯定是想也不想,直接命令继续攻击,直到完全攻破这个营寨,然后他再一刀砍下营寨主将的头颅,将其头盖骨撬起来作为酒碗,痛饮马奶酒……

    如果是两年前的他,肯定是连之前的试探战都不打,而是会尝试着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主将联系上更高的层面,甚至是最好能和汉人的皇帝能有所沟通……

    但是现在的他,犹豫了。

    这个营寨前面的两个拒马告诉了他一件事情,至少在这个营寨之内,有熟悉胡人战斗方式的人。虽然於扶罗他也不确定其他的拒马是不是都像营地门口的那两个一样,但是他不想再派人试探了。

    一次才叫试探,两次三次,那就会变成真正的攻击了,而这样的一个营地,若真的花费那么多族人的生命去拿下来,值得么?

    於扶罗算得出来,如果持续攻击,多损失一百人左右,就能够扫平营门前的障碍,就算那些拒马都是加重的或是加深的,只要多派些马匹慢一拉,别一下子太猛,总是可以扯得动的。

    然后纵马拉倒几根木围墙的木桩,再通过缺口杀进营内……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大概损失五百人到七百人,应该就可以将这个大营击破了。

    但是问题是,自己真的有必要在这个营地上面消耗掉那么多族人的生命么?上一次跟汉人交易,已经是损失了五百多名的族人,若是在这里再损失五百,然后下一次再损失个几百,如此下去,别回归王庭了,自己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没有了族人的单于,跟一条孤狼有什么分别?

    就在此时,一名在外围的游骑奔了过来,禀报道:“在山坳处发现了许多战马的痕迹,然后再往里面去查看的兄弟遭到了伏击,没能够逃的回来,现在只知道山坳那边藏有汉人的兵马,但是具体有多少数量还不是很清楚……”

    一旁的呼厨泉跳了起来:“这是个圈套!”

    “……也有可能根本没多少人……不过,我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也没有理由冒这个险。”於扶罗思索了一会儿,道,“既然撑犁给了我们提醒,我们就按照撑犁的旨意,暂时撤退吧。”

    北屈营地之内的兵士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情况,但是看见匈奴人开始撤走了,不约而同的开始欢呼起来。

    杜远此时拉着一个老兵走了过来,道:“主公,这一位懂得些胡语!”

    “太好了!来的正好!”斐潜一拍手,道,“赶紧问他们想不想回南王庭,如果想的话可以找时间派个人谈一谈。”

    老兵扒拉着木墙,扯着脖子喊了几句,胡人那边静默了一会儿,也有声音回了几句。

    斐潜问道:“他什么?”

    老兵回答道:“他他会回来的,不过等下次回来的时候,希望你们能够变得真正的更强大。”

    斐潜愣了一下,然后展颜一笑,看不出来这个家伙还有些傲娇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