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五八章 生意
    厚厚的木板在弩枪面前,如同一张薄薄的绢纸,轻易的被撕裂四分五裂,弩枪去势不止,穿透木板之后还深深的扎入了地面,尾杆还在不断的颤抖着,就像是顽强的战士仿佛要进攻冲锋到最后的一刻。

    里那古的脸色不是很好,弩枪到他的座位的距离就只有大约百步的距离,而且又是从山顶上射出来的,换句话说,只要强弩车稍微调整一些,那么他也就将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而且在这么高的弩枪攻击之下,除非一开始就预判到了弩枪的进攻路线,否则等看到了已经到了面前,就算是躲也不一定能够躲得掉。

    这种感觉让里那古头皮一阵阵的麻,恨不得拿掉包头好好的挠一挠。

    这种强弩车不都是在大型的城池上才有的么?

    里那古在边郡这么多年,也仅仅是遇到了两个城池上有,一个是云中,一个是临戎……

    “斐上郡,这就是你所说的展示?”里那古脸色阴晴不定。

    斐潜笑笑,说道:“是,但是……还没有完……”

    没完?没完是什么意思?

    里那古忽然明白过来,猛地扭头往山顶那边看去。

    只听见尖锐的呜鸣尖啸声接连传来,又有三根,不,是四根黑线从上顶之上出现,猛地扎了下来!

    “嗵嗵嗵嗵”四声几乎连在一起的声音响起,里那古缓缓的转过头来,原先哪一个巨大的木板标靶已经看不见多少的残骸了,只有五根黝黑的弩枪参差的斜立在哪里颤抖着……

    市场里有不少人都听见了这边的声音,等看过来的时候许多胡人都呆了,不少人手上拿的东西掉下来了都没有现。

    正在市场内的崔家的那些售货的伙计们都不约而同的微微挺了挺腰杆,脸上带的笑容更显得亲切了些。

    虽然弩车没有再继续射,但是市场之内那些原本因为某些事情讲话有些大声的胡人,不知道为什么,都下意识的放低了嗓门……

    里那古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开始了模拟,如果仅有一架强弩车的话,自己的马队或许还可以凭借度强冲,但是五架弩车次序射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灾难!

    里那古斜斜瞄了一眼不远的大营,估算了一下距离,从这几根弩枪看起来,覆盖到大营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这个精度实在是有些吓人啊……

    “不知道这个展示是否还能勉强看得?”

    “啊……”里那古觉得嗓子有些干哑,端起一碗酒咕咚喝了两口之后才说道,“看得,看得!真是了不起!真是了不起……”

    斐潜笑笑,挥挥手让兵士去收拾一下场内的残骸。

    离开黄家隐院的时候,请求家主黄承彦帮忙做的零配件就是这五架弩车的一些重要核心部件,一直都藏在斐潜的那一辆马车之中,这一次建立了北屈营地,也就拆出来带到了这里,让黄斗拿出来进行组装了架设在山顶之上。

    但是也就只有这么五架,如果想要再做的话,没有了黄家的那些精良的部件,不管是精度,还是射程,甚至是耐用度都会大大的下降……

    不过里那古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他听着山顶上叮叮咚咚的声音一直在响个不停,心里有些毛,就觉得这胡凳也似乎有些坐着不太舒服,扭动了一下,干笑了两声,说道:“斐上郡,你这里的货物似乎挺周全的啊……”

    “那是自然,基本上只要是市面上有的,我这里都有。”

    里那古稍微靠近了一些,说道:“那么……这个刀甲……不知道有没有?”

    斐潜心里说道,有刀甲我还想留着呢,还怎么卖给你?不过话自然不能这么说:“刀甲自然也是有,不过么这个价格么……另外,现在也不方便……你看,虽然今日你我一见如故,但是也还是第一次见么……”

    “那斐上郡的意思是……”里那古转了转眼珠,问道。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我什么意思都没有……真的,什么意思都没有……”

    里那古哈哈大笑,说道:“好,好,我明白的!”

    斐潜也是笑,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就是这样,你将真话的时候未必有人相信,反倒是更愿意去相信假话……

    xxxxxxxxxxxxx

    阿打默默的将一块麻布放下,虽然他也很想要这一块布匹,家里的婆娘之前就一直有念叨过,但是他更想要一口釜和一点茶。

    经过了几个摊铺,终于现了有在卖茶砖的,阿打兴奋的蹲下,指最小的那一块问:“这个……怎么换?”然后将那只羊提到面前,“这一只,换这个,可以么?”

    “大羊啊,虽然差不多,但是我这不换羊啊……”伙计也不会胡语,但是有人会啊——斐使君在开市之后找了一些会汉语的胡人来帮忙充当翻译——于是便站起身开始找人,“嘿!那个谁……骨渣!嗯,不对,那个渣骨!渣骨!来这里!”

    “扎古?”阿打疑惑的回头。

    “阿打?!”一个胡人闻声扭过头来,看见了是阿打,便三步两步跑了过来,和阿打又是拥抱又是拍背。

    “你们两个认识啊?那你跟他好好说说吧……”

    “阿打你是要……哦,要买茶啊,对,不能直接拿羊换……啊,你跟我来……”扎古带着阿打到了一个单独的草棚之处,“你要先在这里把羊卖了,然后拿钱再去买茶叶……”

    要先换成钱啊,阿打当然是知道钱是什么,但是一直以来在和汉人,甚至是和族内的人的交易当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以物易物,很少用到五铢钱。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拿羊换钱,再拿钱换茶,直接拿羊换茶不更省事么?”阿打觉得多绕一个圈子干什么,钱又不能吃,又不能喝,拿了也没有用啊?而且按照之前的习惯,这些所谓的钱都是头人们比较喜欢,像自己这样的普通牧民,就算是看到了,多半也是毫无兴趣。

    “哎!反正这边的规矩就是这样,而且……”扎古扭头左右看看,凑近了阿打的耳边说道,“其实以前我们直接换都吃亏了,换钱更好!来,我来帮你。”

    在扎古的帮助下,阿打很快就将羊换成了五铢钱,然后到了售卖茶砖的地方,又用这些五铢钱买下了那一小块的茶砖,然后很惊奇的现,自己手上居然还剩下了几枚的五铢钱……

    “这个……”阿打看看左手上的茶砖,又看看右手上的那几枚钱,脑袋中一片混沌,不是用羊换了茶砖么,怎么好像是多了一些钱出来?

    扎古哈哈笑着,说道:“没错吧?按照以前的方法直接换,可就没有多出来这个钱了!”

    阿打将那约还不到一斤的茶砖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怀里,又紧紧的捏着那几枚五铢钱,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便拔腿就往外跑……

    “阿打,嘿!阿打,你要干啥?这就要走啦?”扎古有些疑惑,因为多半来这里牧民都会将手头上的这几枚五铢钱花的干干净净才肯回去。

    阿打一边脚下不停,一边回头喊着:“我的马在巴达那边,上面还有一些羊皮,我去拿过来也换成这个,这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