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六三章 丢失的货物
    马延看起来虽然还并不是非常理解斐潜所说的之间的含义,但是至少他明白了一点,斐潜并不是一味的善良,对待目前胡人的也是在整体策略安排之中的,所以也就没有在这一个关于胡人的好坏问题上多说什么。

    斐潜又抖两下长枪,发现还是枪花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困难,虽然可以成型,但是却不是很圆润。

    “使君你在最后转腕的时候,略有卡顿……”马延说仔细观察了一下斐潜的姿势,然后说道,“别盯着看,一实一虚,也别去想要抖好,放松一些……”

    斐潜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按照马延所说的,不特意的去想,放松一下自己的心境……

    北屈位于黄土高原的边缘地区,在汉代,水土还没有被破坏的如此严重,许多的地方生长了树木,在没有人类的干预之下,可以生长的很靠很壮,也同样也保持了水土不至于流失,因此在此时的风,还是带着一些春天清新的气味,而不像后世,完全就是一股强烈的尘土味道……

    清风吹过了树梢,发出哗哗的声响,斐潜听着风声,渐渐的放空了思绪,手腕一挑一翻一转,枪头呼的一声从地上弹起,然后在空中“唰”荡出了一个完整无缺的圆。

    马延一拍手,笑道:“成矣!”

    不过这个成功的幸福感只持续了很短时间,斐潜等再想画第二个完整无缺的枪花的时候,发现自己却依然画不出来,若不知方才有马延在一旁算是证人,说不定连斐潜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自己曾经完成过这样的举动……

    不过马延倒是在安慰斐潜,说是有一个好的开端,自然以后慢慢的就能够做到了,不用太过于着急。毕竟虽然现在斐潜挂着一个别部司马的武职,但是多少还是偏向于文官类别多了一些,真要让斐潜拿着长枪上阵,那么还要马延他自己这一个纯正的武官来做什么?

    正在此时,黄成面沉如水的走了过来,向斐潜行过了礼,又向马延点头示意,然后缓缓的说道:“我们有一批货物,被抢了!”

    “什么?!“斐潜和马延异口同声的说道。

    xxxxxxxxxxxxxxxxx

    “在那边!”黄成指着天上一群食腐乌鸦和秃鹫盘旋之处喊道。

    显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光是食腐的乌鸦和秃鹫来了,还有一些野狼和一些野狗也在此展开盛宴,咬开了死去兵士的胸腹,几只在埋头啃食着心肝内脏,还有几只在拉扯着肠子和残肢断臂。

    黄成拉开弓箭,将一只冲着斐潜等人呲牙的野狗钉死在地,这些畜生才知道厉害,发出一些不甘的低吼声,掉头逃进了树林。

    现场因为被野兽撕扯拖拽,尸首大部分残缺不全了,一些干涸的血迹和肢体残骸到处都是,显得无比的凄惨。

    货物被抢劫的地方距离北屈营地不算非常的远,等斐潜、马延和黄成带着兵士赶到现场的时候,货物已经被洗劫了一空,只留下了破碎的箱子和垮塌的车厢,死去兵士的兵刃和皮甲等也被扒了一个干净,露出了身体。

    马延看了看整体的情形,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得出了一个推论,指着身侧的小树林说道:“袭击是从这里开始的,先是用弓箭射倒了先头的人马,然后……”

    马延转过了身,皱着眉头看着侧后方,哪里很早之前有一条河流,后来河流改道,就露出了干枯的河床,一些马蹄印子从河床那边一直延伸过来,很显然也有人马从这个方向上发起了进攻……

    这是一场完美的伏击。

    用前面的弓箭手吸引注意力,然后再用骑兵从侧后方突袭,所以斐潜等一直到许久之后,才发现了有些不对,等斥候出来查看,最终发现了这里的时候,袭击者已经是完全撤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就算是袭击者都跑了,但是却依然会留下各种各样的线索……

    黄成下了马,在尸首上检查了一阵子,然后忽然把刀割开了一具尸首的伤口,伸手到伤口内掏摸了一阵,取出了一个东西回到了斐潜面前。

    斐潜低头一看,是一个骨头所制的箭头,因为骨头太脆,所以在拔出箭杆的时候断在了尸体内……

    很明显,不管是从那么多的马蹄印来说,还是从这个骨头箭头来说,这一次伏击多半就是胡人所为,只是尚不清楚到底是那一只胡人做的就是了……

    斐潜沉默了良久,问道:“羌人里那古还未来么?”

    上一次来到市场的烧当羌豪帅里那古是离北屈最近的一只羌人的部落首领,这里离里那古的放牧之地也不算远,所以斐潜也派人去通知了里那古。

    “还没有,按照道理,他们比我们更近,理应先到才是……要在去派人去催促一下么?”黄成说道。

    斐潜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我们在这里等就是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里那古才带着一些羌人姗姗来迟。

    “啊?!这是怎么回事?”里那古左右看看,摆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说道,但是眼角眉梢却流露出掩饰不住的一股幸灾乐祸。

    “亲爱的白石神的兄弟,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发现?也没能帮我们找一些线索?”斐潜看了看里那古,然后说道。应该不是里那古干的,因为在里那古表现出来的神情里面,看热闹的表情占了绝大多数,这种表情在后世那些吃瓜群众脸上经常见到……

    里那古呵呵的笑着,摇晃着包着白色头巾的脑袋,说道:“这个我可是真的不知道,况且在这一片,可是居住了那么多的人,我哪里会知道是那一群狗崽子动的手?”

    斐潜叹息了一声,然后示意里那古一起前行,一边走一边说道:“亲爱的白石神的兄弟,有个情况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东西……这些货物,原本都是我准备送给你的礼物……”

    里那古步伐一僵,然后快步赶到了斐潜的侧前方,睁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吭哧吭哧的说道:“白石在上!斐上郡你说的可是真的?”

    斐潜叹息一声,指着身旁的一个被翻开砸烂,空空如也的木箱,说道:“这个箱子应该是装了二十斤的茶砖,那可是司隶最大的茶庄出产的,茶香浓郁,而且特别的结实和新鲜,是最上等的茶叶所制,每一块都还用细绢布包裹着……”

    里那古的脸色阴沉如水。

    “这个车厢应该是装了二十匹的麻布……你知道的,我要送给白石兄弟的东西一定不会差……这些麻布不是普通妇女编织的,而是专门是由还未出嫁的女子一点一点的编织而成,穿在身上,似乎还能闻到那些女子身上的香味……”

    里那古咯噔咯噔的磨着牙,眉毛一阵乱抖。

    “还有这个——其他那些普通的什么货物我就不说了,但是这个必须要告诉你——这一个可是我精心挑选的礼物,给亲爱的白石神的兄弟的一个镶满了银丝的碗,每一道纹路都是用最纯的银子化成的细丝,然后一点点的和铜碗融合在一起,整个的碗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白色花朵……我当时还在想,如果这个碗给了我亲爱的白石神的兄弟,让他在祭祀白石神的时候盛放贡品,想必白石神也会欣喜万分吧……”

    “啊啊啊……”里那古吼了一嗓子,挥舞着拳头,脸上的肌肉在不停的跳动,说不出的狰狞,“……竟敢抢我的……哦,斐上郡的货物!这些该死的家伙!全部都应该吊死!吊死!”

    里那古发泄了一下怒气,然后咬着牙对着斐潜说道:“白石神告诉我们要帮助自己的兄弟,所以这个事情,我们白石的子孙……一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