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七五章 加班和长时间加班的区别
    斐潜看到杜远,吓了一跳,“啊?!文正,多日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般模样……”这些日子斐潜自己要么忙于处理那些突事件,要么跑到黄斗主持的炼铁工房当中去看看产出,给些建议,确实已经有些时间没有见过杜远了。

    杜远揉着有些胀痛的额头,控制一下忽然涌上来的无力感,说道:“主公,为何不直接找胡人的头人去募集兵士?”

    “这样啊……”斐潜点了点头,便请杜远进帐,叫了一亲卫,吩咐了几句,让其去烹煮些茶水来。

    “文正这几日是幸苦了吧?”虽然杜远没有讲,但是斐潜见面之后想了想,也就多少猜到了一些,毕竟在这个营地之内,杜远有没有像郭嘉那样的不良嗜好,就这么一段时间,人就憔悴成了这个样子,多半也就是因为累的……

    不过在后世,职场里面有那么一句话——加班是自己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长期加班就是自己没有能力的事情了……

    初初听闻这句话的时候可能有些不理解,但是如果仔细想想,其实很多时候恰好说明了一些问题。

    每个人的工作时间按照法定的话就是八个小时,那么有时候工作没有办法在八个小时内做完,又或是公司有什么临时突事件,那么就需要加班,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也是每一个职场人所必须面对的事情;

    但是——

    如果长期加班,常年累月的加班,甚至是周边有的同事已经升职了,从繁重的加班环境中换到了中层,甚至是高层管理者,已经不用再苦逼的加班的时候,而自己却还在基层日复一日的加班,这个就肯定是某个地方出现了问题了……

    同样,如果一个人,已经是高层管理者,比如像杜远这样的,在斐潜军中也算是主要负责后勤事务当中的重要文官,按照后世职场里面职位安排的话,应该是后勤部部长一职,就算是按小公司来算的话,最小也是办公室主任的级别,但是仍然不断的加班,甚至现在看起来,连基本的休息都没有保证,那么也肯定在用人和放权方面出现了问题。

    虽然在汉代,知识的普及和掌握程度大大的低于后世的水平,但是每个人也是可以利用起来的,并不是所有事情全部都抓在手中,全部要自己进行处理,那样一方面会让自己疲于奔命,另外一方面也往往会耽搁事情,让许多紧急事件却没有办法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文正,请坐。”

    杜远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坐下之后还用手微微的扯了一下外衣,让衣物的褶皱不是那么的多。

    斐潜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说道:“之前我们募集匈奴也好,羌人也罢,的确是先去找匈奴或是羌人的头领,让裨小王或是豪帅做这个召集的工作,然后等着裨小王或是豪帅带了他们召集起来的人马,然后汇集到一起,我们再根据这些头人所带来的人数调拨些兵饷粮草等物,大体上是这样的吧?”

    杜远点点头,说道:“正是。”

    “呵呵,文正,按照往常的办法么……啊,茶汤来了,先饮茶,来来,不急,喝完了再说……”斐潜看着亲兵端着茶汤进来了,便让杜远先喝茶。

    杜远虽然心中火急火燎的,但是既然斐潜都这样说了,便按奈一下心情,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就准备要放下……

    “啊,文正,这茶啊,要喝完,莫心急,反正事情再急再多,也不差这一碗茶的时间是吧?”斐潜也端着茶碗,劝说杜远道。

    “唯。”杜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答应了一声,端着茶碗,呼出了一口长气,放松了一下紧紧绷住的身躯,吹吹茶汤上面的浮沫,小口小口啜饮着,慢慢的将茶汤饮尽。

    斐潜看着杜远将茶汤喝完了,便放下了自己只是喝了一两口的茶碗,继续说道:“按照往常募集胡人兵士的办法,简便是固然会简便许多,而且在指挥上也相对容易,因为有裨小王或是豪帅来帮我们协同管理这些胡人,但是同样有一个最大的不方便的地方……”

    杜远觉得脑袋有些昏沉,有些沉重,强打着精神听着。

    “……就是这些胡人不管我们给他们多少粮草,多少兵饷,分给他们多少战利品,他们最终都不会和我们站到一条线上来,只会听从裨小王或是豪帅的话语,也就是说,如果按照之前的办法来做的话,我们实际上募集的是裨小王或是豪帅,而不是……”

    斐潜将到一半,杜远已经坚持不住从身体里面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了的疲倦感,摇摇晃晃了两下,便俯倒在桌案之上,双眼如同千斤巨闸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斐潜一笑,让帐外的亲卫进来,将杜远搀扶到帐内的卧榻之上歇息。

    之前看杜远精神实在是不好,斐潜便干脆叫亲卫去在茶汤中加入了一些安神的药草进行烹煮,然后让杜远喝了,让其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一下,否则看杜远现在的状态,如果真的等到他自己撑不住了,肯定少不了要大病一场。

    安顿好杜远之后,斐潜便带着几名亲卫往后营杜远的帐中而去,毕竟自己让杜远喝了安神的茶汤,让他去睡觉了,那么原本杜远的事情肯定就没有人管了,所以自己也要去顶一顶,顺便看看到底杜远在哪一个方面上出现了问题。

    杜远的帐篷是在北屈大营的后部。

    还没有走到杜远的帐篷,斐潜就见到帐篷之外等候了一堆的人,有市场上的崔家的掌柜,也有后营的兵士,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要等杜远来处理的人,将帐篷之前都沾满了……

    这些人见到了斐潜过来,慌不迭的向斐潜行礼问好。

    “诸位免礼!”斐潜微微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走进了杜远的帐内,看到杜远帐内已经是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简、竹简,就连床榻之上也放着好多,都快堆满了,看得出杜远这一段时间已经是好久没有上床榻好好的睡过一觉,因为床榻之上根本连躺的空间都没有……

    斐潜看着眼前的场景,微微摇了摇头,既觉得杜远有些可怜,又觉得自己似乎对于杜远关注不够,应该早一些现这个问题才是。

    斐潜缓缓的从满地的木简竹简中间走过,然后坐到了杜远的桌案之后,将桌面上清理出一片空间出来,然后便叫亲卫将帐篷之外的人一一的安排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