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八一章 出征前
    斐潜最终是说服了黄成马延杜远三人,虽然说如果直接进行命令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却会少了一些在具体执行的时候的灵活度。

    在后世有一句话,叫做要绩效先开会,并不是一句完完全全的调侃,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却是公司运作的需要。

    斐潜自己当然想,就像演义当中一样,怀揣了十几个锦囊,见到一个将领就招手过来,如此这般这般一番,然后找到着一个将领的锦囊编号,塞上一个,说若有危机时刻可拆开一看……

    这样的逼格没有一百也能有九十,但是真的好么?

    斐潜并不清楚,但是至少他自己不习惯这样做。斐潜更喜欢用后世的方法,按照他自己的习惯来经营这一个团队。

    开会,就是议事,让每一个人知道下阶段的目标是什么,至于保密工作,呵呵,就这几个人,这一点点的摊子,就算保密工作做得再好,又有何用?

    不过有些事情不需要保密,有些东西还是要保密的。

    比如现在站在斐潜面前的黄成,就已经是满头满身都是大汗,活脱脱就像是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一样,衣衫全部都被汗水湿透了,气息还不是很平稳,显然是累的够呛,但是神情却极其亢奋,就像是新得到了什么珍宝一样,咧着嘴,开心得就像是要跳起来一般。

    “感觉如何?”斐潜看黄成的表情,就知道效果不错,但是还是问了一下。

    黄成呼呼的喘着气,努力平复了一下呼吸,连连点头:“真是……太好了,太棒了……那个……”黄成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找到什么合适的词语进行形容。

    斐潜笑笑,从一旁拿了个水罐,递给了黄成,说道:“叔业全力施展的话,可以维持多长时间的战力?”

    “两个时辰,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不能停,必须要会借力,否则半个时辰手臂就会脱力了。”黄成接过水罐,显然是渴极了,咕嘟嘟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罐,才哈的一声吐出一口长气,吧咂两下嘴,惊奇的说道,“咦,斐郎君,这水……”

    斐潜哈哈一笑,说道:“不错吧,好喝么?前些日子有人在山上现了一窝野蜂,我让人取了蜂窝来。蜜水加青盐,可以迅补充水分,恢复体力。”

    黄成当然不懂什么叫做补充大量流汗之后的电解质的问题,但是确实是感觉自己在喝下这些水之后,似乎原本消失的气力又恢复了一些,不觉明历的点着头,可是又说道:“不过这个蜜水,太过贵重了……”

    汉代没有什么糖,主要是没有大规模引进种植甘蔗。

    极少量的糖都是进口的,称之为“煞割令”,然后有人嫌弃不好听不好叫,就称这些进口的块状糖为“西极石蜜”,意思就是从很远很远的西方而来的像石头一样的蜜。

    而在汉地本土,能够获取甜味的最好的东西,就是蜂蜜。因此蜂蜜一般都是只有达官贵人们才可以享受的东西。

    斐潜闻言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些,这样吧,先存起来,等到上阵的时候再用……对了,叔业,从今天开始,你和你挑选出来的那些人,改成一日三餐……”

    “啊?!一日三餐?!”、

    汉代人习惯都吃两餐的,要吃三餐的人就跟在汉代中午要午睡的人一样,是好吃懒做的典型代表,是要被人所嫌弃的。

    “嗯,再加一只羊。”斐潜肯定的点点头,很严肃的说道,“要打熬气力,没有血食终究是不行,吃三餐也是一样,跟什么好食贪吃之意无关……好了,将这水喝完,然后去换身衣裳,不要管他人的什么言语,重要的是,这些兵要练好,等到展露锋芒的时候,那些闲言自然就没有了。”

    黄成肃然应下,然后看了看水罐,想了想,还是放到了斐潜桌案边上,憨憨的一笑:“我喝饱了,这水……还是留给斐郎君吧……”说完便拱了拱手,告辞出了大帐。

    呵呵,这个家伙。

    斐潜摇头笑笑,这个水罐又不是很大,黄成明显是觉得这个蜜水有些珍贵,不太舍得,才说什么喝饱了之类的……

    “马都尉求见!”大帐之外的亲兵禀报道。

    “进!”

    只见马延带了一个年轻人一同走进了大帐,见过礼之后马延指着年轻人说道:“此乃马越马子度,是我新收的嗣子,兵马还算可以,这一次就让他为使君鞍前执镫吧。”

    马越上前一步,向斐潜大礼参拜。

    “哦?如此要恭喜诚远了!”斐潜离席一边扶起了马越,一边和马延说道。

    斐潜上下打量了一下马越,国字脸,浓眉大眼,眼神清澄,虎背熊腰,身形壮硕,看得出是一条好汉。

    “不错!不错!取吾刀来!”斐潜叫亲卫去取了一把新的环刀来,就当是给马越的见面礼。

    马越看了一眼马延,在其肯下,方收了斐潜赠送的环刀,又再施了一个礼,退了出去。

    “使君,这一次真的不要某随行?”马延多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战场之上,稍有不慎便会惨遭失败,虽然说是去对付黄巾贼,但是这个人数上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此行援助永安固然重要,但是北屈营地也同样重要,而且这里又是胡人居多,若是没有‘马度辽’三个字在这里镇着,说不定那些家伙又会起什么心思,有诚远在此,我才能放心啊!”

    马延闻言一愣,思索了一下,说道:“使君之意是可能有人会趁机来攻?”

    “有这个可能,不能不防。”斐潜说道,“之前招募而来的胡骑,我带走一部分,剩下的还请诚远亲自统领,将并州懂胡语的老卒分插下去,如此才能指挥自如。”

    马延点了点头。

    “於扶罗那边,虽说是初步有了些许承诺,但是也别完全相信。营地山上的弩车现如今也有了二十余架,只要注意别让人沿着山体袭来破坏,只要不是大军来攻,多半问题也不是太大,只不过这在外圈养的牛羊……”斐潜敲了敲桌案,显得有些犹豫。

    “不如尽数宰杀了,制成干肉。”马延说道。

    说实在话,现在在北屈因为贸易,斐潜手中的牛羊数量也是有了一些,如果能够留下来,形成一定的规模饲养之后,自然这些牛羊就能够繁衍生息,对于将来也是一个粮食的来源,现在若是宰杀了,做成干肉,再怎样说都是一种损失。

    不过,如今也只好如此了,因为牛羊需要占地空间太大,真若有事了,顾得了大营,可能就顾不上在外的牛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