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八三章 风险
    “卢郡丞死了。”斐潜在马匹上一摇一晃,叹息了一声,将刚刚收到的书信折了一下,放到了自己的怀里,对着黄成说道。

    斐潜还记得卢常那略带一些圆圆的脸和胖胖的体型,但是这个存在于印象中的人永远也不会在现实里见到了,再过上一段时间,估计自己想要再去想,也难以在脑海中寻找什么踪迹了。

    对于卢常,斐潜没有多少的好感,也没有多少的厌恶,感觉就像是后世小区里面同一栋楼里的人,上下班的时候在电梯里面见过几次面,聊过几次天,然后就忽然一天听到了这个人的死讯。

    一点点惊讶,一点点伤感,仅此而已。

    黄成在一旁却吓了一跳,郡丞啊,比一千石的官员,就这样死了?那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而是郡守之下的第二号人物,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斐潜点点头,说道:“梁道信中说道,卢郡丞在去襄陵的路上,中了黄巾贼的埋伏,中箭而亡……”

    黄成张大了嘴:“黄巾贼的埋伏?!”黄巾贼居然也学会埋伏了?这简直是跟看见老母猪爬到了树上的感觉差不多。

    黄巾之所以声势浩大,是因为拖家带口,基本上都是一些农民活不下去了,然后就跟着张角三兄弟起来造反了,所以一般情形下,是不懂得什么兵法的,打仗的时候更多的采取一拥而上的办法,能懂得列点阵型,准备些预备队的已经是很高难度的动作了。

    而现在,居然还会埋伏这么高技术含量的军事行动,简直就是……

    如果是正规军,做个埋伏,那肯定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要让黄巾贼这样的乌合之众来埋伏?

    埋伏讲究的出其不意,但是黄巾贼当中那些散漫惯了的,就算是藏起来,也有聊天的打屁的,拉屎的拉尿的,难免会露出痕迹出来,一旦被人察觉,还能叫埋伏么?

    可是偏偏卢常就这样死了。

    白波军啊……

    “叔业,你知道白波军是怎样发展起来的么?”斐潜问道。

    黄成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斐潜默然。

    现在摊子逐渐大了,斐潜自己越来越觉得需要一些人,不管是在军事上还是在行政上,又或是在情报收集上,都是自己很欠缺的。

    黄成是一个武力不错的高手,也是在战场不错的帮手,表面上看起来憨憨的,但是实际上心眼还是蛮灵活的,不过要让黄成去做一些整体大局分析谋划的事情,明显还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卢常死了。

    贾衢发来的书信也隐隐有提及一些推测,但是却也没有办法下结论,自然也没办法给斐潜提出什么建议。毕竟贾衢自己也才是十六岁的年龄,之前也没有做过这个方面的事情,所以能到今天这样也算是像模像样的了,但要更进一步,可能还需一些时间上经验上的积累。

    而斐潜又很缺时间。

    所以斐潜决定,这一次的战斗结束之后,无论如何也要搞个什么招贤令也好,光复令也罢,反正总要想个办法再搞些人才来……

    斐潜自己虽然在整个的三国大方向上有一些印象,知道曹操会在乌巢上一把火烧掉了袁绍的霸业之路,知道周瑜会在赤壁一把火烧掉了曹操的铜雀之梦,知道陆逊会在夷陵一把火烧掉了刘备的吞东之愿,但是知道这些东西能对现在当下的局面有什么帮助么?

    一点也帮助不到。

    不知道对手白波军的具体情况,不知道永安驻扎有多少的兵,甚至连下一步白波军的动向都没办法知晓……

    其实这一仗,并不像斐潜在北屈营地时讲得那么的信心满满,而是风险性很高。

    但是又必须要打,一个是实地上的需求,另外一个就是永安是昕水河的上游,控制了永安等于是就控制了昕水河一整片的流域,而且永安距离西河郡也比较的近,如果还能跟西河郡一起联手起来,那么不管是在哪一个方面上来说,都会减轻不少自己的压力。

    但是现在,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压力都需要斐潜一个人自己先挑起来。

    先不论贾衢的猜测是不是有道理,单说卢常出乎意料的死亡,实际上是给斐潜敲了一个警钟。卢常是心急于赶路没有做好防备也好,还是白波军里面隐藏了能人也罢,都说明了目前的情况十分的复杂,复杂到可能斐潜走错一步都有可能会栽跟头,甚至因此而丧命。

    “改道,去襄陵。”

    襄陵位于永安南面,在北屈的东面,在临汾的北面,在汾水的东岸,临近吕梁山脉,处于一个交通枢纽的位置上。

    永安是不能去了。

    现在襄陵整个的情况不明,贸然往永安行进的话,如果万一被敌军抄了后路,断了归路,就凭借斐潜训练了才不到两个月的兵士,能有多大的勇气杀出一条血路来?

    因此只能是谨慎从事,变更路线先往东行进,到了襄陵看一看情况,再说其他。

    在汉代的战场上,一个城池就代表着对于一个地区的掌控面。永安控制的是从吕梁山脉北部和中部的连接点,而襄陵则是控制着进入太原晋中腹地的节点,失去一个节点就是失去了一片区域,少了一条通道。

    如果襄陵的这个点再次失去,那么对于斐潜来说也好,对于河东郡王邑也罢,就只能是退守到襄陵往南的临汾县城了。

    但愿襄陵能够守得住……

    否则的话,局势就一下子糜烂了。

    白波军原先只在永安城,如果不愿意缩回吕梁山中去,便只有南下攻伐襄陵和向西攻伐蒲子县城两条路线,但是若是襄陵也被攻破了,除了之前的蒲子县城的攻伐路线之外,还有往东入晋中之地太原方向,往南打临汾往安邑方向,甚至还有了往西攻打斐潜北屈营地的可能,可以说虽然在地盘控制上只是相差一城,但是可以选择的进攻方向上却多了许多。

    白波军啊,这群抱着黄巾梦的人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