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八五章 衰败的平阳
    斐潜的北屈大营并不是在原北屈县城旧址,而是在其西南方向的昕水河流域,而在昕水河再往东偏南一段距离就是平阳县,也是旧平阳候国。

    旧平阳侯国原先是大汉开过功臣曹参的封地。曹参当年跟随刘邦在沛县起兵反秦,身经百战,屡建战功,攻下二国和一百二十二个县。刘邦称帝后,对有功之臣论功行赏,曹参功居第二。因此,曹参封平阳侯,置平阳侯国,户一万六百。

    但是在第六代平阳侯的时候,曹参五世孙曹宗,因坐太子谋反案,国被除,国除时户二万三千。

    在后来,虽然曹参的八世孙曹本始为平阳侯,又将已除国整整九十年的平阳侯国复置,但是已经衰败不成样子了,仅仅只有一千户……

    王莽时期,平阳侯曹本始薨,其子曹宏嗣位。

    光武帝建武二年,曹宏举兵辅佐光武帝平定河北,因此在光武登基之后袭爵如故。之后曹宏薨,子曹旷嗣。

    但是很不幸的是,曹旷却因为无嗣而终,整个的所谓平阳曹氏就断了根了,平阳县再一次的衰败下去……

    在汉章帝建初二年,下昭复封曹参之后曹湛为容城侯,续曹参祀。

    不久,再度断绝。

    汉和帝永初三年,和帝诏令大鸿胪寻访曹湛近亲以绍封。

    庆幸的是,这次之后,曹参后裔所封之容城侯在汉朝再未断绝。

    但是,这已经不是在平阳了,而是在容城。

    而现在,在斐潜面前的旧平阳县城已经是黄沙四散,残垣断壁……

    昔日原有的繁华侯国在一百多年后,已经完全不见了踪迹。

    斐潜让马越带着兵卒在平阳县城原址附近安营扎寨,而自己则是带着黄成一起慢慢的走到了平阳县旧址。

    任何强大的世间万物,在时间面前都渺小如同细微的沙尘。

    平阳县城的城墙或许在许多年前曾经是一个巍峨雄壮的庞然大物,但是现在已经是完全的废弃,没有人值守看护,城墙之上很多地方的表面的青砖已经崩落在地,露出了里面夯土层,就像是巨人死去留下了埋在沙漠当中的遗骨,显得那么凄凉。一些野草在城墙青砖和泥土缝隙中坚强的生长出来,在一片黄黑色当中染上了一点点的生机和绿意。

    在古代,城墙是不能长草的,草根会破坏掉原本紧实的青砖和土层,然后就非常容易垮塌,因此一旦长草,就必须立即清除,而像平阳这样已经被废弃的城池,自然没有人去管理和清除……

    斐潜左右看了看,找到一个城墙垮塌得比较厉害的缺口,往上攀爬,原本城墙上的青砖已经脱落了很多,正好形成了一个垫脚的斜坡。斐潜猫着腰,手脚并用,没有费多大的功夫就踩上了城墙夯土层,不过就是在攀爬的时候被细细黄沙沾染到身上到处都是黄印子。

    尘归尘,土归土。

    纵然是再繁华雄伟,光彩耀人,如今也就是脚下的一片黄土。

    “叔业,你说我们在这里建立一个营地,如何?”

    黄成站在斐潜身侧,左右看看,犹豫了一下,说道:“此地平坦,虽有水源但无险可守,恐怕……”

    旧平阳县城遗址和斐潜修建的北屈营地,两者之间的地形完全不同。

    北屈营地是在黄土高原的边缘丘陵地带,虽然汉代黄土高原的水土破坏并不是像后世那么的明显,但是千百万年间的降雨和水流冲刷,已经逐渐的在黄土高原上产生了一些褶皱地形,地形也比较的支离破碎,地貌起伏大,山地、丘陵、平原与宽阔谷地并存,若是不熟悉地形的人闯进去,望山跑死马可不仅仅是一个形容词……

    但是平阳旧县城遗址就不是这样的了。

    此地位于汾水河系的西岸,处于汾水平原和黄土高原褶皱地形交汇处,地势较为平坦,没有那么多的沟壑与山丘,适合种植农作物,但是同样也正是因为如此,并不是一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场所。

    黄成没讲出来的半截话的意思也就是如此。

    平阳县城的衰败,虽然有平阳侯断嗣的因素,但是也多半和所处的地形相关……

    斐潜缓缓的顺着城墙的夯土,往旧城内走去,虽然说夯土城墙已经多半垮塌了,但是要走起来却也不容易。城门上的望楼已经垮塌,城门洞也被完全堵死,所以要进城的话,从残破的城墙缺口翻越进去,应该还比打开城门更加的容易。

    “平阳县废弃了大概有近二十年了吧?”

    斐潜顺着倾斜度很大的城墙夯土层往下滑,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一些踩上去显得松动的区域,下到了平阳县的城内。

    黄成和几个亲卫身手明显比斐潜好的多,也都很顺利的下来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看这情形,应该也差不多吧。”黄成将一根垮塌房屋的木梁掰了掰,现木质基本上已经腐烂了,便说道。

    汉初,天下思定,所以这一块平坦的区域就适合大量集中种植农作物,没有了战争,很快这里就繁荣起来了,曹参在此地封侯的时候,平阳县有一两万户的人口,真算是一个庞然大县了。

    但是到了战乱时期来临的时候,这里就不好防守了,敌军来了守城也不是,不守城更不是,再往后胡人劫掠,今日匈奴来一波,明日羌人再来一波,就算是再平坦的土地,再适合种植的土壤,没有一个安全的环境之下,又怎样能保证收获?

    没有了粮食的收成,自然就住不下去了,所以慢慢的,人口就迁移走了,迁到了西南方向的临汾,迁到了拥有地利的襄陵,而平阳城池也自然就被废弃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平阳确实是一块好地方。

    这个地方不仅好在周边的有合适耕作的土地,有充沛的水源,有便利的交通,更重要的是这个县城是无主的,只要斐潜有这个能力将这一块区域控制下来,自然而然这里就将成为斐潜的产业。

    只不过前提是,要保得下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