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九八章 攻城
    和斐潜的兵卒比较起来,白波军的饭团子就寒碜许多了,基本上都是用杂粮做的,黑乎乎的一块,大概只有一半不到是粟米,然后其他大部分都是一些不知名的叶子和根茎糅合而成。

    一个白波军伸出黑乎乎沾满尘土的双手接过,连忙一下子便塞到了嘴里,紧紧的闭着嘴咀嚼着,似乎是只要张开了一条缝隙,就可能会让饭团中的米粒掉出来一样。

    其他的兵士的模样基本也是跟他差不多。

    这样的饭团,不是所有人都有份,只有那些立刻准备上阵的兵士才能享用,所以也叫人头饭团,吃完之后拼杀,自然不是自己被敌人砍下人头,就是自己砍下敌人的人头。

    当然,只要是能砍下敌人的人头带回来的,还可以用人头换几个这样的饭团。

    白波军虽然是攻下了永安城,但是粮草还是太少,在敞开吃了那么两天之后,粮草又大部分被各家的渠帅所控制起来,便又回到了捏紧裤腰带供应的状态,那种吃饱了之后又重新回到饥饿状态之中的巨大反差感,几乎会把一个正常人逼疯。

    完了人头饭,又有亲卫抱来了水囊,给一人喂上一口,就是想多喝一口水的也没有,一边喂一边喊道:“进城就能吃面饼!雪白雪白的大面饼子!还有肉干!大块的肉干啊!那可是咸肉干啊!”

    站在阵前的白波军一边吞下口中的水,有的人还将拿过饭团的手指头放到嘴里舔了几下,一边死死的盯着破旧的平阳县城,就像平阳县城已经变成了一块大面饼子一样……

    xxxxxxxxxxxxxxx

    虽然说城墙残破,但是要从地下往上爬土坡却并不是那么的轻松,这几天斐潜的兵士也没有闲着,城墙虽然破旧,也有不少崩塌的地方,但是却用城中清理出来的砖石和黄土填塞修补了不少。

    当然,如果白波军慢慢的围城攻打,这些原本崩塌又刚刚勉强修复的城墙区域实际上是非常的脆弱的,经不起高强度的战斗,迟早还是会重新损坏,但是白波军明显不想围着城,只想一口气攻进城去。

    这对于斐潜来说是一个还算是不错的事情。

    对耗,斐潜自己也是清楚,是耗不起的,因此只能是依靠一些办法来尽快的解决战斗,才能让自己的损失更小一些……

    斐潜顺着这两天大概清理出来的主要道路走到了城中,看着正在待命的三十名的亲卫,这些膀大腰粗的家伙就是他这一次的带来的一张底牌。

    “等一下,就拜托诸位了!”斐潜抱了一个团揖。

    “敢为主公效死!”

    xxxxxxxxxxxxx

    黄巾惯用的阵前动员的方式结束了,胡才的亲卫带着半空的干粮袋子和水囊退到了后面,而负责第一波攻击的白波军则是出了一阵如同野兽一般的嚎叫声,就像是一群食腐的野狗看见了平阳县城流血的伤口,蜂拥着朝着城池的缺口扑了上来!

    城墙崩塌的坡度只有这个缺口还算是比较的平缓,多少可以爬得上去,其他的地方就算是爬也要手脚并用,就基本上很难防得住从头顶往下捅的长枪了,因此白波军在其他的缺口处尝试了一阵子,损失了一些人手之后,都不用胡才命令,自觉的开始在这个缺口处汇集起来,开始往上猛攻。

    督战的胡才看着缺口处喊杀震天,又左右瞄了瞄,看着在缺口下面拥堵的兵士有些皱眉,便扯过一个亲卫,低声吩咐了几句,这个亲卫立刻点点头,掉头往后面跑去了……

    不一会儿,白波军当中出来一队百来人的弓箭手,趁着城墙缺口酣战,摸到了城墙附近,骤然对城墙之上的斐潜兵士动了突然的弓箭袭击!

    “举盾!举盾!”墙头之上有人喊叫道,但是已经是来不及了,城头之上的兵卒顿时被射倒了一大片,白波军顿时欢呼起来,抓紧这个间隙往上就爬!

    这年头,要养弓箭手真不容易,这些人,大半是吕梁山中的猎户,是胡才辛辛苦苦攒下来的杀手锏,如今一派上阵,果然效果显著。

    还没等胡才得意多久,忽然在城墙缺口的另外一侧,呼啦啦站起了不少的持弓的兵卒,竟然没有对准那些即将爬上的白波军,而是将锋利的箭矢对准了刚刚进行了一波攻击的白波军弓箭手……

    突袭永远是最有效的杀伤手段,才刚刚得意没多久的白波军弓箭手就自己品尝到了箭矢的滋味,没有任何防备,转眼之间就被射死了二十来人,然后马上又是迎来了第二波的箭雨……

    “我干你娘亲啊!”胡才惨嚎一声,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连忙让人冲上去掩护死伤颇重的弓箭手退后,这些弓箭手是他好不容易才攒下来的宝贝,这一下子就损失了大半,怎么不让他肉疼了个半死!

    原本胡才只看到城墙上面有枪兵,却一直都没看到上面出现什么弓箭手,设想着估计也是没有,便大意了一些,却没想到被突然一个袭击,而弓箭手装备护甲基本等于是没有,一下子当场就被射杀了不少,尤其是其中一个统帅模样的家伙,其他弓手也就射了二三根箭矢,那家伙至少射了七八根!

    城墙之上的弓箭手杀退了白波的弓手,便转头对付那些攀爬缺口的白波军兵士,而城内新的一波兵力又补充上来,顿时从白波军手中又夺回了城池的这个缺口。

    “上!给我上!拿下城墙,我要将这群杀千刀的人头砍下来做溺器!”胡才怒火冲天,命令第二批的兵卒往上强攻!

    既然已经没办法用弓箭压制了,就用人填也照样攻的下来!就那二三十个弓箭手,能有多少箭矢?

    果然不出胡才预料,在城墙之后的弓箭手又射了几批弓箭之后,便慢慢的停了下来,胡才的白波军见状,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忽然之间又恢复了勇气,拼命往上便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