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三九九章 转折点
    斐潜兵士站在土墙之后,用黄土堆砌了大概不到半个人高,充当临时的女墙。一个白波军攀爬到了一半,便阴险的停了下来,试图用刀子去捅斐潜兵士的脚,却发现自己的刀被这个黄土堆挡住,虽然黄土夯得并不是非常的结实,但是想用战刀去捅通透却并非一件短时间内可以办到的事情,刚刚捅了两下,猛然间发现从上面扎下了一个枪头,吓得大叫一声,连战刀都来不急拔,就往下倒,还连带撞了好几个白波军,一同跌回地面……

    更多的白波军并没有走取巧的路子,而是咬着牙往上,被长枪扎中了,若是斐潜兵卒的长枪没有能够及时的抽回,就会被这些兵卒牢牢的抓住枪柄,临死也拖上一个垫背的……

    但是居高临下多少来说还是占据了优势,斐潜这一方面只需要拼命往下捅就可以了,而白波军不仅要往上爬,还需要防备不知道是从左上还是从右上捅过来的枪头,而且不管是头部还是胸膛,只要中了一枪,基本上也就是非死即残。

    战斗一时间僵持不下,城头缺口区虽然不算小,但是也没办法将胡才优势的兵力完全展示出来,胡才便分波次的不停的向上派遣兵卒,企图用人命去消耗斐潜兵士的体力……

    毕竟现在守城的也没有弓箭了,等于就是完全比拼着人力,而现在明显就是胡才的人力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平阳县城的这个缺口,仿佛就像是一根脆弱的门闩,只要胡才再稍微加把劲就能将其弄断了一样。

    白波军几次都冲上了城墙,也有不少翻越了那道低矮的土墙,可惜都不能持久,很快又被杀退了下来,双方展开了拉锯,城池缺口处很快就堆满了尸首,流淌的血液浸湿了黄土,使得整个的土坡表面都有些湿滑起来,往上攀爬的难度无形当中增加了不少……

    但是对于防守的斐潜一方来说,人数减少的劣势也逐渐的显现出来,激烈的战斗很容易就会导致人员脱力,必须及时的进行更换,但是更换下来的兵士却往往又得不到充分的休息,不得不又重新上阵……

    幸好的是,胡才的兵士同样也是疲惫,行军一天,未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便立刻攻城,气力至少打了个折扣,再加上之前弓箭手被射杀,折了一些锐气,也不再像最开始的时候那么的奋勇了。

    摇摇欲坠的城墙防御阵型,就那样摇摇欲坠着,仿佛在下一刻就要垮塌,可惜转眼间居然又给撑下来了……

    “他娘哩!这要打到啥时候?!”

    胡才仰头看了看天色,日头已经开始西斜了,若是再拖延下去,不仅仅是自己兵卒有没有体力的问题,甚至到了晚上,基本上大多数的兵士就是睁眼瞎,啥也看不清楚,就算是打下平阳县城来了也没有办法追击,更不用说围追堵截缴获兵甲了。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趁着天还未黑,自己手下的兵士还有些气力,一举拿下这个该死的破城!

    “二狗子,带着人给我拿下这城墙!”胡才直接对自己身边的亲卫兵士下令道。

    站在胡才身后的亲卫队长二狗子瓮声瓮气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舔舔嘴唇,往后一招手,旋即就带着一帮亲卫往平阳城墙扑去!

    胡才的精心挑选出来的亲卫兵卒,身体强健,而且装备了较好的兵刃和盔甲,具备很强的战斗能力,因此当这些亲卫兵卒开始往破败的城墙上攻杀的时候,斐潜的这些防守的兵卒就渐渐的吃不住了,陆续有一些人在这种情况下被砍到,随之被乱刃分尸……

    顿时斐潜的队形一阵散乱,逐渐的开始崩坏,然后没有坚持多久,伴随着第一个人转头逃命,整体阵型全线垮塌,纷纷掉头顺着前两天才开辟出来的道路逃往城内。

    胡才一见,大喜,大声疾呼道:“杀进去!杀进去!取得将领脑袋的,奖一只羊再加一百金!”说完自己也拨马向前,准备进城,在他看来,这场战斗虽然对方也抵抗的不错,但是现在胜利还是属于了自己!

    “哦哦哦……”白波军一阵喧哗,几乎是疯了一般汇集到缺口下面,往里面蜂拥而进……

    xxxxxxxxxxx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实战中看成效。

    虽然自己的这一张底牌,之前也有见识过其威力,但是那毕竟不是实战,而今天则是检验的时刻……

    当准备要掀开自己的底牌的时候,斐潜手心里面还是冒了汗,就连身上穿的铠甲都有一些沉重和闷热起来。

    这可不是什么可以读取存档的游戏,眼看不行了喊一嗓子“波罗蜜”就可以时空倒流一切重来。

    在这里,自己也不是什么金刚护体,武功盖世,被砍到割到了照样会流血,会死亡……

    但是又不得不打。

    必须要打。

    所谓战争,将领指挥作战的本领和智慧是能起到作用,但是更重要的因素还是底蕴,打的就是钱粮,打的就是人口。

    斐潜自己清楚,如今的底蕴很薄弱,虽然现在掌握了一些兵力,但是就像是之前在北屈营地议事的时候说的一样,没有根基。

    这一次来这里,一就是针对这这一片土地来的,从永安、平阳、蒲子三个县城,就可以将整个的昕水河流域控制在手中,有水源,有土地,就可以展开耕作了,再加上还有一些从司隶运来的贱价的物质,和胡人的交易,撑过今年,就可以获得收获了……

    第二,自然是针对这人手来的,耕作需要大量的农户,而白波军所携裹的大量杂兵和百姓,就是斐潜壮大自身的最佳补品……

    然而这一切的蓝图都需要建立在打赢这一场战役的基础之上。

    “往两边撤!往两边撤!”黄成一边带着人往这里跑,一边指挥着从城墙上撤下来的兵士从道路两边走,不要正面冲击斐潜的本阵。

    “叔业,如何?需不需要先在后面休息一下?”斐潜看着走到了近前的黄成问道。

    “哈哈哈,不必了!我没问题,我早就期盼着这一刻的来临了!”虽然在城池上进行督战,但是黄成并没有直接参与多少的战斗,就是在一旁射了几箭,可以说体力基本上没有什么消耗,因此还是活力十足的说道。

    “如此,就拜托叔业了,我于此地给叔业压阵。”斐潜说道。

    这里就是平阳县城旧址的十字大街的中心路口,斐潜就要在这里迎敌!

    此战,就是斐潜自己经营北地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如今就像这个迎敌的战阵,同样也是站在了十字路口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