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零一章 绽放的死亡之花
    之前斐潜在荆州的时候,就觉得既然都有了兜鍪了,为何不给加上个面具?

    若是有面具,三国里面的夏侯敦也不至于独眼了……

    当然,如果要打造出贴合面部曲线的带鼻子带嘴的精细面具当然是有一些的难度,但是大概打出一个弧形来趁热钻出一些空洞用以视物和呼吸,不就跟铠甲的铁片上钻个孔用来编织的难度是一样的么?

    当然,平弧形的面甲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威慑力,但是可以画上去啊!

    用白色和红色,在本身就是黑色的面甲上画一个青面獠牙的图案,这件事情原本斐潜以为根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斐潜没有想到汉代的人想象力确实比较贫乏……

    跟随着斐潜到了北屈营地的黄斗大工匠,憋了两天,最后交到斐潜面前,最终憋出来的图案就是在眼圈位置画两个红点,嘴巴画上一条红线,仅此而已。

    这是画的喜羊羊还是机器人瓦特啊!

    当时斐潜差点没被自己口水给呛死……

    好吧,情有可原,毕竟汉代的人都没有看过恐怖片。

    后来还是斐潜亲自动手,才画出了比较像样子的恶鬼模样的面具——

    白色的底,无眉,血红色的眼角和红色的眉间皱纹将白色的额头分成了三块,眼睛部分是原本的铁黑色,扩大了眼眶范围,然后在中间点了一圈白色,显得就像凹陷的眼眶中间是硕大的眼珠突出来一样,勾勒的上下交错的獠牙占据整个的下半张的面具,配合着戴上之后因为天冷,呼吸而冒出来的白气……

    当然若是按照斐潜自己的标准来看,还是觉得不够吓人,但是依照目前看起来,效果似乎还算是不错。

    虽然街道有打扫过,但是还是有不少的泥灰。

    二狗子颤抖着,嚎叫着,一步步的冲了过来,脚底板踏在布满了泥土的街道之上,腾起了一圈圈的黄尘,雪亮的刀锋高举在头顶,向着黄成的脖颈一刀斩来。

    黄成稳稳的站着,就像是面前冲过来的人完全不存在一般,浑身上下浑然不动,只有手指头在长长的陌刀刀柄上轻轻敲着,似乎是在计算着二狗子的步伐和距离……

    二狗子又踏下了一步,脚底板下的尘土翻腾而起……

    只听见“呜翁……”的一声,一道亮光闪耀在天地之间,然后就看见二狗子腰间画出了一条血线,转瞬之间便如同即将被堵住的水源一般,“噗嗤”一声炸裂喷洒而出,竟然拦腰被斩成了两节!

    四周一下子忽然安静下来,就像是所有的声音都被这一刀抽空了一样……

    “啊……”

    二狗子痛苦的在地上惨嚎,企图抓回已经流出的肠子,仿佛这样做,就能多活上那么一刻,但是明显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二狗子半截残躯在地上扭动着,抽搐着,就像一只脱水濒临死亡的鱼,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鬼……鬼啊……”

    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巧合,还是临死之前在脑袋中出现了幻像,二狗子在最后咽下一口气之前,突然最后喊了这么一声,旋即断了气。

    白波军顿时一阵骚乱,他们见过死人的,见过被砍断手,砍断脚的,也见过开膛破腹的,但是像这样,一刀直接被斩成了两节的,却很少能够见到过!

    这明明是只有鬼神才能有的力量!

    就算是人,也是有鬼神一般力量的人!

    白波军卒吓得脸色有些白,许多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皮,现好好的没有断成两节,才松了一口气。

    鬼神啊!

    那就简直是和天公将军他们一个样子的了,这……这……

    像我等这样的凡人怎么可能能打得过?

    不少的白波兵卒畏缩的往后退了退,和其他的兵卒靠在了一起,感觉到了他人的体温,才勉强抑制住心中的升腾而起那种寒意。

    斐潜在阵后看着,摇了摇头,然后吩咐道:“燃起狼烟。”这一支白波军已经败了,没有了锐气,没有了勇气,又奔波了一整天,气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就是看还能坚持多久而已……

    一个靠着鬼神的信仰去引兵卒狂热的部队是非常的可怕,但是一旦丧失了信仰,这种部队又会迅的跌落到谷底,原先那种悍不畏死的勇气也就荡然无存。

    黄巾起兵,依靠的就是天公将军的布道,许多狂热的信徒在自我催眠之下,能爆出平常人所不能及的力量,相信自己刀枪不入,冲锋陷阵不畏生死,但这些所谓的黄巾力士,也在天公将军被砍下了头颅之后,变丧失了信仰的支持,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持刀匪徒而已。

    “这些是人!一定是人!”胡才喃喃的念叨着,然后忽然扯着脖子喊道,“不用怕!这才几个人啊!一起上!一起上!不得后退,后退者斩!”

    胡才没有现自己的声音喊到最后,都有些变声了,就像是一只公鸡被掐住了一半的喉咙,只能出尖锐的叫声,却没有像之前的那么的浑厚有力……

    “向前冲!向前冲!”胡才身边的亲卫纷纷举起了刀,驱赶着兵卒往前簇拥,还砍死了两三个畏缩在后面不愿意往前的兵卒,这才算是驱动了兵卒的步伐。

    黄成不屑的在面罩之后笑了笑,若是纵马来冲,说不得自己还未必能抗得住,但是像这样散兵游勇往上涌,虽然说自己这个兵阵还算不得演练纯熟,但是对付这些小兵,呵呵……

    白波军磨蹭着,小步小步的挪着,到了一定距离的时候,互相看了看,忽然了一声喊,便齐齐的力狂奔而来!

    黄成喊了一声:“起!”

    黑甲兵阵的兵卒们跟着黄成一起将陌刀的刀柄架在了腰间……

    “旋!”

    一声令下,长达三尺余刀锋的陌刀就在黑甲兵士腰间与地面平行旋转起来,三尺余的刀锋加上一小部分的刀柄,距离黄成率领的黑甲兵士身躯一米多的距离,都开始闪耀起了寒芒,就像一朵朵绽放的死亡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