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零三章 钱财堆出来的胜利
    “进!”

    黄成大声的吼叫道,向前跨出了一步。

    如山如岳的陌刀战阵,齐齐向前,身上的甲片哗啦啦的响着,浑身上下沾染的敌军鲜血,顺着鳞甲的缝隙往下流淌,落在了同样已经被染成了暗红色的土地上。

    断裂四散的枪头战刀,七零八落的手指手臂,裸露在外的脑浆骨髓,花花绿绿的心肝肠肚,在陌刀阵四周勾勒出了一个生命的禁区。当陌刀阵第一次展示在汉代人群面前的时候,呈现出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一幅用血肉做成的可怖画卷。

    其实黄成等人的陌刀阵演练的还不算纯熟,至少现在黄成等人还不敢相互靠的过近,大概还留有一些余地和缝隙,而且还没有办法做到像波浪一样的层进……

    “呜翁呜翁”的声音还在持续,白波军眼见这这群恶鬼一步一步的慢慢逼近,那旋转的刀光就像是恶鬼的爪牙,伸向了自己。

    那刺鼻恶心无比的腥臭鲜血的味道,那些因为离心力被甩到了路旁的五脏,无不都在说着同样的一句话:

    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白波军不是没有见过生死,大多数人也不是像新兵蛋子一样害怕死亡,但是想到自己即将和眼前的那一堆碎肉块一样的死法,却无论如何在内心中也接受不了。

    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白波军了一声喊,掉头就往城外跑去……

    被吓破了胆的白波军互相推搡着,挤压着,疯了一般的夺路而逃,几个殿后的胡才亲卫下意识的举刀想要将这群兵卒赶回去,却被一拥而上的人群乱刀直接砍死!

    白波军的士气跌入了冰点,所有的见到了这残酷一幕的白波军,只想着逃跑,只想自己能跑的更前面一些,只想着能够跑得比身边的家伙更快一点……

    挡住自己的,推开,推不开的拿刀就砍!

    对于身后的那一群恶鬼的恐惧远远出了原本就极其松散的军纪,在这个时间,白波军的普通兵卒们那里管面前站的到底是谁,只要是敢阻碍自己的逃命的,老子就先要了你的命!

    胡才终于反应过来,见溃败的势头已经无法挽回,便二话不说,带着剩余的亲卫便掉头就跑……

    胡才刚刚逃下城墙,还未来得及上马,就感觉到大地似乎有一种异样的震颤,连忙左右看看,猛然间现从平阳城东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涌来了大量的骑兵,已经摆出了突击的锋矢阵型,正一头往混乱不堪的白波军扎来!

    “你娘哩!还让不让人活啦!”胡才顿时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就算是胡才有收容军队进行抵抗的这个心思,也已经来不及做任何的部队阵型调整了,只能是眼睁睁的看见这一队骑兵杀进了混乱不堪的白波军当中……

    马越在收到了斐潜出的狼烟信号之后,赶到了平阳。

    对于人来说,跑上十来里的地可能都快喘得不行了,但是对于战马来说,十里地的慢跑只是活动开了筋骨,只是热身而已,到了平阳城下,才爆出全部的力量,进行冲刺!

    一百并州老兵沉默着,一言不,相互依靠着,凭借着高的战马,几乎不需要奋力挥舞着环刀,只需要牢牢的抓住刀柄横至在马背之上,刀刃的高度刚好就是在白波军的胸膛和脖颈的位置,就像是农夫用耙子扒拉着摊晒在平地上的农作物颗粒,轻而易举的犁出了一条条血肉的鸿沟。

    而那四百多名的胡人骑兵则是“哦呦呦”的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叫喊声,在马背上扭来扭去,甩着刀花,一生大半时间都是在马背之上的他们似乎完全不担心会掉下马来,随意的削砍着所有能够得到白波军,杀得性起了,用刀够不着了,甚至还将战刀一挂,抓起弓箭来就射。

    如果说退出城墙之时的白波军还多少残留着一些军队的模样的话,结果现在在马越带领的骑兵一个凿穿之下,顿时就崩裂成为了一盘彻底的散沙……

    当斐潜在黄成等陌刀重甲兵的簇拥之下站在了城墙墙头之上的时候,当那一面全大汉独有的三色将领旗在破旧的平阳县城高高举起的时候,城上城下不管是原先斐潜手下的汉人兵卒,还是后来招募而来的胡人士兵,都纷纷的举起了手中的兵刃,出了欢呼的声音,向斐潜致敬!

    斐潜自己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半是战局的压力,一半却是经济上的压力。

    这一场胜利与其说是在谋划之下的获得的,不如说是在财富的碾压之下的胜利,就像后世的高富帅吊打穷矮挫,这个世界原本就是那样的不公平。

    斐潜带来的是一千七百人,其中一百多一些的并州老兵,五百左右的胡人骑兵,剩余的都是步卒。

    光是粮草,这些人一天就要吃掉一百石左右,再加上给战马准备的干草料,豆子等辅料,平均每天就要消耗4万多钱!

    还有之前带来的三十多头的羊,也吃得仅剩十头左右,再加上一些盐,咸肉干等等佐料,这样七七八八的纯粹消耗加起来,斐潜带的兵在平阳驻扎一天,基本上就是需要消耗掉近5万钱!

    这些钱财就是吃了,没了。

    除了每天多出来的那些屎尿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这些钱财曾经存在过。

    黄成所带领的陌刀重装甲兵,一露面就是震慑了全场,但是同样也要知道,这样从头装备到脚的兵甲,一个陌刀重装甲兵所花费的钱财,若是平均下来,可以装备十五个带甲的战兵,而若是不给铁甲,只给一个枪头的话,那么至少可以装备六十到八十人!

    值得么?

    值得。

    只有一个装备了陌刀的重装甲兵,未必能够打得过二三十个战兵。因为不管怎样防护,在手臂关节,身后和脚底等等部位还是存在着甲胄防卫不到的区域的,并且因为身上的铠甲沉重,活动并不是那么的灵便,万一跌倒了,就是一场灾难。

    但是组成了战阵之后的陌刀装甲兵,却轻松就能抵御住十倍二十倍普通士兵,甚至在特定的地形面前,斩杀三十倍甚至四十倍的兵力都没有问题,就像是斯巴达勇士堵在温泉关让十万大军动弹不得……

    人数多,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是具备了优势,但是这种优势却不是万能的,就像城下的这些白波军,人数确实是斐潜自己的两三倍,但是如今就像慌张的羊群一样,被驱赶得走投无路。

    钱财花出去了,自然不能够白白的花掉,多少也要收回一些利润回来,否则必然会越打越穷。

    现在当然就是要收获战争红利的时候了,斐潜向城墙之下的马越出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