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零四章 又一次的选择
    现在虽然是白波军已败,但是很明显这只是一部分的人,其余人员尚在后面,也没有看到一些携裹的百姓,因此斐潜直接命令马越就势跟着这些逃跑的白波军卒,一面驱赶,一面围捕。

    跟在胡才后面姗姗来迟的兵卒虽然整体而言比起一般的杂兵和百姓来说,相对好了一些,但是也是好的有限,这一整天就早上出的时候吃了一顿稍微凑活一些的粥,然后白天一泡尿之后,就啥也没有了,接下来又紧巴巴的跑了一天,结果刚刚赶到了平阳,却现不仅没有能够拿下平阳,而且还被打的大败……

    当在平阳城吃一顿好的希望完全破灭之后,许多跑了一天的白波军又累又饿,根本就提不起反抗的劲头,在马越带着骑兵冲击之下,很快的就分裂成为了好几个部分,一些实在跑不动的,就跪在地上投降,而那些还有一些气力的,则是慌不择路的四散奔逃。

    作为刚刚加入战斗的生力军马越,则是按照斐潜之前所吩咐的那样,在击散了白波军的集结之后,便分散开来,将整个的骑兵分成了两个部分,就像是驱赶羊群一般,将零散的白波军兵卒驱赶到一起,然后又轮流不断的攻击逃跑的白波军后军,一块一块的切割着,使得白波军根本就没有机会能够停下来整顿或是休息,只能是拼死的往前而逃。

    整场战斗逐渐的进入了垃圾时间,胡才带着一些亲卫,仗着有马,在其他兵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率先逃跑了,动作之快,使得在其后追赶的马越一直都没能抓住他……

    不过其他的白波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大部分跑着跑着就没了力气,也就失去了逃命的机会,被收缴了兵刃,蹲成一堆,然后被黄成带领的步卒,捆成了一排,汇集在一起,准备押回平阳。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了,马越最后追了一阵,还是没有见到胡才的踪迹,另外也担心视线不清,马匹高奔跑之下容易受伤,便怏怏的收了兵,汇合了黄成,一起回到了平阳县城。

    xxxxxxxxxxxxxxxxxxx

    夜晚,平阳县城的大帐之内。

    斐潜正在和黄成、马越、贾衢等人统计核对这一场战斗的情况。

    斐潜这一方兵卒主要是在防守城池那一段时间损失的,尤其是在白波军用弓箭突袭的时候死伤尤为惨重,前后加起来一共有两百六十四人当场死亡,重伤的有三十五人,轻伤的有二十八人。

    轻伤的活下来问题应该是不大,但是那些重伤员,在这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只能是看他们各自的运道了。

    至于另外的白波军一方,这个不太好统计,毕竟在陌刀阵下,几乎是没有见到整个人形的尸……

    不过俘虏数目就比较可观了,一共是一千九百七十人,现在全部看管在平阳城外。

    “此役真是痛快!”马越端起了桌案之上的酒爵,先敬了斐潜,说道,“未曾想主公经也深蕴骑兵之法,‘驱羊’二字道尽踵其败军之意也!”

    一旁的黄成闻言,头没有动,却横扫了马越一眼。

    贾衢也是一眼瞄了过来,不过他没有去看马越,而是看了看斐潜。

    斐潜看到贾衢看了过来,轻轻一笑,表示无妨。

    也难怪马越高兴,这一次可以说是他自从上郡马家败退之后第一次亲自领兵作战,而且他自己才刚刚过继给马延作为嗣子,正是急需要证明自己的时候,有了这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虽然不足以完全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至少可以给马延以及马家之内其他的人看看,说明马延并没有挑选错人。

    斐潜也举起酒爵,回应了马越一下,说道:“子度今日且牛刀小试,翌日自当绽放光华也。”毕竟马越毕竟还是年轻了些,或者说,还是比较的直爽的,没有经过多少人情世故,所以斐潜也就回了一句,将此事揭过。

    “敢问使君,城外之俘,当作何处置?”贾衢拱手问道。打仗么是黄成、马越这样的武将侧的事情,现在战打完了,自然这些善后处理的问题就落到了贾衢头上,自然是要来问一下斐潜的态度。

    “梁道汝意何如?”

    在经历过安邑张氏的事件之后,贾衢明显果断了许多,见斐潜未有言语,还以为斐潜不好意思讲,毕竟这种事情按照惯例大都是下属提议主公拍板的,因此也没有犹豫,直接张口说道:“坑杀即可。”

    斐潜不由得愣了一下。

    斐潜忽然觉得这画风有些不对啊,按照正常的三国演义里面经常出现的场景,不是应该说一些“杀俘不详”之类的话语么,怎么这么干脆利落的一句“坑杀即可”了事?

    贾衢注意到斐潜的沉默,以为是要再给详细一些的理由,便很平淡的说道:“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过制则乱,过作则暴。不事农桑,失其和;不恤乡土,失其序;擅动刀兵,目无王法,暴乱之人,死有余辜。”

    斐潜忽然明白了,为何皇甫嵩当年坑杀了那么多的跟随黄巾的百姓之后,竟然没有一句残暴之评,原来如此!

    斐潜过长时间的迟疑,让贾衢不由得生出了些诧异之色。

    斐潜在心底长叹了一声,然后说道:“今地多荒芜,尚无人可作。”

    贾衢恍然道:“使君所虑极是。然其恶未除,恐难以指使也,留之恐怕……”

    贾衢认为斐潜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的,不过既然自己负责这一块,当然也要将困难说清楚,当然,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斐潜手中,因此包括贾衢在内的众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斐潜的最后的决定。

    一言即可决人生,可定人死,一言不合千万人头落地,说起来似乎狂拽吊炸天,可是真的当这个决定权交到自己手里的时候,斐潜却现选择起来是如此的困难。

    这些白波军,绝大多数都是在这个河东的河内区域的农户猎户,要么是因为交不起赋税,要么是因为被黄巾所携裹,成为了白波军,成为了贾衢眼中的“死有余辜”之辈。

    问题是这样的看法,斐潜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贾衢一个人的观点,而是与贾衢一样的士族之人的公论。这些原本农民,因为反抗了,违反了整个士族得以生存的基础规则,成为了汉朝秩序的破坏者,所以必须死。

    若是两军交战,那自然是毫无疑问,你死我活没什么好选择的,但是如今这些人已经缴械投降了,按照道理来说应该算是俘虏了,还是要杀么?

    但是真的不杀,也是麻烦,贾衢也说了,“恶未除”,别说白波军的几个渠帅都还未死,就连这一次带兵前来攻打平阳的那个将领也逃了,万一自己在这边安排下去屯田,然后又有白波军这几个渠帅待人前来煽动,又怎么办?谁能保证这些见过血,杀过人,抢夺过财物的人可以重新安守本分的做回农夫?

    话又说回来,毕竟是近两千的人的性命啊,人可不像什么田地里面的农作物,一年之内就能生长出来,依照汉代这么差的生活条件,能从幼儿时期成长到壮劳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一个命令虽然简单,但是至少也就等于是毁去了上千户人家的顶梁柱……

    斐潜闭上了双眼,内心在不断的翻腾,这到底要怎么选?

    良久,斐潜长长的叹息一声,说道:“今日已晚,且以薄粥飨之……”

    贾衢目光闪动,恭敬的拱手道:“谨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