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零八章 人在汉代飘
    汉代是封建社会的形成时期,又因为一开始推翻秦朝的名义就是说秦朝刑罚过于苛刻,自刘邦才用黄老之术开始,一直对于国家法律这一块并没有特别的进行强调,有很多事情都流于了人治,到了汉文帝、汉武帝之后,才渐渐的严格起来,不仅出现了大逆罪,不敬罪,还出现了莫须有罪。

    当然作为士卿,还是有一些特别待遇的,比如可以八议免罪。“八议”最早源于西周的八辟,即议亲,议故,议贤,议能,议功,议贵,议勤,议宾,这八类人,可以上报给皇帝,由皇帝根据其身份及具体情况减免刑罚。

    至于普通的百姓,是连这八议的边沾都沾不上的。

    另外,有两种罪责是不在八议范围之内的,就是大逆罪和不敬罪。

    因此白波军这些被斐潜所俘虏的兵卒,第一不是什么八议范围内的人,第二又是犯下的大逆之罪,因此罪无可恕,最终的结果就是,尽数坑杀。

    斐潜站在平阳城墙之上,当日一场大战,双方流淌出来的血液完全浸渍此处的黄土,呈现出一种黑褐的颜色,摸在手中似乎都已经失去了黄土本身的松软,反倒是有点像在阴暗之地的淤泥。

    平阳县城的城西,有一片黄土的丘陵山,这近两千名俘虏,就被坑杀于此。

    斐潜不知道在未来的历史记载上,会不会有那么一句是属于自己的。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什么都没有留下,因为仅仅是二千贼子而已。

    若是现在自己可以上什么论坛,登录什么围脖,然后将自己这种复杂的心情写下来,估计多半都会有人在其后跟贴狂喷——

    “贱人就是矫情……”

    哈。

    哈……

    做喷子谁都能做,毕竟隔着一个屏幕,完全可以不负一点责任的肆意挥洒口水,写下完全不用承担任何结果的文字,斐潜自己在后世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下结论,做定义,扣帽子,说预言,喷一个人一件事,往往谁都能站得高高在上的狂喷一气,鸡蛋里面都能找出骨头来,但是若是反过来要真实的弯下腰去做一件事,却未必谁都能去做,都肯去做,这是人的天性,无关好坏,只是有关于城府。

    所谓言论自由我爱怎么喷就怎么喷,所谓难道你做的我就说不得等等的言论,其实都是城府不够深沉。

    而现在身处汉代,没有一个深沉的秉性,就算是天下名士有声望护体的弥衡,还是家族鼎盛冠绝一时的杨修,在不是照样人头落地?

    归根结底还是现在自己手中的力量不足。

    但是要下这个坑杀的命令着实不易。

    斐潜后世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来到汉代也就是两年左右的时间,哪里来的杀伐决断,哪里会有心如铁石,这些东西是说来就可以来的,说准备好就能够随时待命的?

    伴随着一锹一锹的黄土泼下,在坑底那些双手被捆绑着的白波军,有惨叫的,有求饶的,有怒骂的,有诅咒的,也有麻木到漠然不声的,但是这最终的一切,都在一蓬蓬的黄土之下,最后销声匿迹,成为了一片平地……

    斐潜他原本可以不用去现场,但是他自己决定要去,至少他要亲眼看到,并且记住这些人,因为他的一个决定而死。

    虽然不忍,但是,这些白波军,不得不死。

    现在还是汉朝,汉天子仍然是整个士族,整个华夏汉人认可的最神圣,而包括斐潜自己在内,包括贾衢、黄成、马越,甚至是招募而来的胡人,都是在这样一个默认的规则之下。既然成为了既定规则的受益者,然后又转身就去给这些破坏规则的白波军施舍同情,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没有足够的背景之下,这种行为就非常容易成为取死之道。

    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况且白波军还未消亡,几个渠帅仍然在外,就算是要进行招安,先也是招的是头领,安的是渠帅,并非针对这些兵卒,况且自己目前兵力有限,纵然有心将这些兵力容纳,但是原有兵力和降兵高达1:1的比例,这种风险,不是斐潜现在这个小身板所能够承担的。

    这是真实无奈的理由。

    有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斐潜则是人在汉代,同样也身不由己。

    虽然斐潜有考虑过将这些人留在此地亦或是押送至北屈,但是都不太现实。若是一些挟裹而来的百姓,斐潜则无论怎样也要保留下来,可是这俘虏全是战兵,这个……

    没有时间来收拢人心,没有人手来看管已经沾染了鲜血的白波军战兵,人是先天具备惰性的,就像胡人习惯了没有东西就南下,这些已经抛弃了田地,拿起了刀枪的人还会有多少勤奋耕作的念头?

    现在斐潜自己都在走钢丝,不仅关系到自己,还有蔡邕一家,黄氏一族,甚至包括黄成崔厚等等这些跟着自己一起来到北地的人,还有哪些普通士兵,斐潜有什么资格拿这些人的风险来展示自己的善良和仁德?

    拿着期望对方的善良和感恩去对赌自己因此而承担的风险?

    赌不起啊!

    至少在这个节点上,完全赌不起。自己一没有名望,二没有土地,三没有兵力,就算是最简单的一个煽动,都有极大的可能引起这些人重新作乱和反叛。

    很抱歉,对不起。

    所以,请你们上路吧……

    如果我现在能够有更多的力量,能够有更大的实力,你们就能活下来……

    但是,我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在你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那一碗薄粥……

    我现在更需要的是对已经将身家性命都交在了我的手中的人负责,然后才能考虑其他,否则就是对这些信赖我的人最大的伤害。

    虽然理性告诉自己是对的,但是这毕竟还是违背了自己的感情坑杀了。

    这种自身力量薄弱无力控制的感觉让斐潜异常的难受。

    斐潜搓掉手上沾染上的已经变成了黑褐色的黄土,但是却似乎永远也搓不掉沾染在手中那种油腻粘稠的感觉。

    函谷关上,自己亲手杀死了一个人。

    平阳城下,自己下令坑杀二千白波。

    或许今后,自己还会去杀更多的人……

    贾衢慢慢的走了过来,拱手向斐潜见礼,说道:“使君可是有所感怀?”

    “土敝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气衰则生物不遂,世乱则礼慝乐淫。孰之过也?土乎,草乎,水乎,鱼乎?”斐潜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小心情说给贾衢听,因此就往大方向上去扯,而这种哲学性的问题,自然是最佳的话题。

    这一类的问题,当然是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永远都是哲学上争论不休的矛盾体。

    斐潜所说的这个话,当然可以引申到当下朝政的这个局面,草长歪了,鱼生瘸了,能全部怪罪到草和鱼身上么?但是所谓土和水,是客观存在,又怎能有错?

    贾衢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无教逸欲,兢兢业业。天叙有典,勅用五敦。天秩有礼,五礼有庸。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天讨有罪,五刑五用。使君以为然否?”

    斐潜闻言回头看了看贾衢,忽然笑道:“梁道治尚有得矣!”

    贾衢拱手表示谢过斐潜的称赞。

    贾衢说的没有错,现在自己作为一个大汉王朝的臣子,自然是需要尽作为臣子的本分,替大汉王朝分忧,至于其他的事情,应该不是当下最主要的问题。

    当然,贾衢多少也有一些借此表示自己支持斐潜的意思,因此斐潜也衷心夸赞一句,表示谢意。

    斐潜收拾一下心境,回到当下的局面当中,虽然说自己打败了白波军一次袭击,但是整体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