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零九章 愿立军令
    当下斐潜虽然是在这一场战斗当中获胜了,但是只是略微的扳回了一些的局势,使得在汾水河西岸的状况稍微缓和了一些,但是仅仅依靠目前斐潜的力量还是显得有些薄弱。

    并且在汾水东岸的襄陵,战局依然严峻,虽然现在暂时还没有收到襄陵陷落的消息,但是可以肯定的说,若是不能解决汾水西岸的白波军,那么襄陵沦陷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按照汉朝的惯例,边郡的郡县的兵力一般情况下,是按照大郡五千,小县三千的进行设置的,换一句话说,就是襄陵这里的兵力正常来说应该有三千,先不考虑襄陵的兵卒能不能满员,就单单说这三千兵力内,往往只有三分之一是常驻的正卒,而另外的两千则是辅兵。

    而结合斐潜这边遇到的情况来看,白波军的力量比原来斐潜预料的还要庞大。

    一个渠帅就能带领三四千的战兵,若是按照以往惯例进行推算,那么携裹的百姓应该至少在一万到一五之间,那么也就意味着白波军整体的人数并不是原先斐潜所说的三到五万,而是六万到八万。

    那么就等于是斐潜这里还需要面对至少四千人的战兵,两万至三万左右的携裹的百姓;而在襄陵那边,所要面对的就是近一万的战兵和两万至三万的百姓。

    对于黄巾贼来说,有一个非常让人痛恨的战斗方式,就是以携裹的百姓进行攻城。当初中平年间黄巾爆的时候,许多县城就是在这样的方式之下陷落。

    这里是汉代,这里是现实,不是游戏中那种只要建造了一个弓箭兵,就携带了无穷无尽的箭矢,只要还剩一个血皮,都可以射出威力十足的箭矢;只要有一个城墙,不管耐久还剩多少只要不为零,就永远矗立可以有用不完的擂石滚木。

    战斗激烈的状态之下,一个弓箭手连续开弓二十次,就必须退下来调整和休息,否则就算是强行射击,也取得不了效果。同样,一个装备了长枪又或是战刀的兵卒,在连续突刺或者劈砍过一刻钟,气力就衰减的厉害,如果不进行调整,战损的比率就会大增。

    当初打造出陌刀一型的时候,斐潜自己就让黄成试验过,就算是黄成那样有练过武艺,懂得控制呼吸和合理使用全身肌肉群的武者,在连续全力劈砍一个时辰之后也受不了,所以才最终换成了人不转刀转的模式,最大的节省体力以延长战斗的时间,否则再精壮的战士穿上一身重达四五十斤的铠甲,拿着重达十五斤左右的陌刀,还像关二爷那样大开大合的劈砍耍大刀?

    单论劈砍,最强的不是陌刀,也不是关二的那柄青龙偃月刀,而是长柄铁斧,重心全部都在斧头之上……

    但是小斧头木有太大的效果,而若是做成大斧头……

    先不说长斧头不利于近战,但说要打造一个大铁斧头,那真心废铁啊!

    虽然有大工匠黄斗将在雒阳这一路贸易而来的各种铁器回炉重炼,以炒钢法提升强度,但是毕竟还是产量极小,无法供应这么大的铁量消耗。

    要有大量的装备,斐潜现在在技术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人力,作坊,原料这三个方面,还是非常的欠缺。

    北屈营地虽然地势不错,但是毕竟地方太小,空间不足,因此斐潜才将目光放在了整个的昕水河流域。

    这一块区域北依吕梁山,以永安蒲子县城作为北面防线,东临汾水,西北有北屈,东南面有平阳,将整个的昕水河流域掌握其中,有充沛的水源,可以在其间平地上开展农业耕作,同时也可以利用吕梁山上的木材和水力,建设作坊。

    如果还能够在附近寻得一两块小规模的铁矿产地的话……

    当然,作为斐潜的后世记忆,再往西北还有当年津津乐道的鄂尔多斯的土豪诞生之地。

    这一块地方都是宝地啊!

    不过在此之前,这些白波军所携裹的百姓,是斐潜绝对想一口吞下的肥肉。战兵可以坑杀,但是那些百姓则是一定要保下来的。

    毕竟没有人口基数,一切休谈。

    “如今白波新败,短日内料想未有胆气再来攻伐平阳。然以吾等现有兵卒,败之尚可,吞之甚难,故而……”斐潜望向了北方,悠悠的说道,“梁道,吾欲留汝于此,镇守平阳……”

    “使君可是欲取永安?”贾衢的眼睛烁烁放光。

    和聪明人沟通起来就是方便,斐潜甚至没有说出自己的打算,贾衢就似乎已经意识到了。

    没错,要获取人口,就必须先将永安控制到自己的手中。若是攻下了永安县城,一方面切断了白波军的退路,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同时也就等同于将这写白波军携裹而来的百姓留在了这汾水的两岸。

    斐潜笑道:“知我者,梁道也。如何?可愿守于此?”

    衢现在也才十六岁啊,虽然表现出来的才智已经算是不错,但是这样的一件事情让贾衢来办,斐潜心中略微还是没有什么底。

    平阳旧城虽然是有城墙,但是却不是完整的,许多地方还是有很多就像现在脚底下这一块城墙一样,依旧没有修补完毕。

    守城异常的艰难。

    但是出城迎战却更加的不可行。

    除了白波谷可以提供支持之外,没有任何的点可以提供侧面掩护,一旦在汾水平地被围,就是一场灾难。

    南面虽然是有临汾,但是就连河东郡守王邑都不敢从那边经过,所以同样也是具有极高的风险。

    西面的北屈虽然目前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但是那边本身留下的兵力也不多,而且又是处在都是胡人的境内,只能是凭借着弩车防守好营地,无法再抽调兵力,否则也是危险。

    因此,虽然打退了白波军的一次进攻,但是下一波的攻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会不会比这一次更加的凶残……

    这些所有的一切,一旦那一个环节出现错误,整场布局就会出现漏洞,斐潜不得不慎重对待,特意在平阳城的城墙之上,单独和贾衢进行沟通,也是出于这个方面的考虑。

    这不是像后世的什么年初工作会议,各个大小领导上台领取任务,拍胸脯喊口号,到了年中或是年尾,再来拍大腿,最后拍屁股了事的闹剧,这可是关系到千人万人,关系到斐潜整个北地的布局!

    如果现在斐潜手下能有几个,在记忆里面,隶属于第一层面的那些谋士将领,或者就算是准一流的也成,都不会让斐潜如此的为难。

    贾衢,贾梁道,要知道,这个担子很重……

    你愿意挑起来么?

    你可以防守好么?

    你能让我信任么?

    贾衢从斐潜的目光中看到了慎重和询问,便也陷入了沉默,静静的思索起来,良久才问道:“使君欲带多少兵马北上?”

    “百骑。”斐潜并不打算带太多的兵,因为带多了就等于是更加的削弱了平阳的防守力量。“另白波谷内军马,听汝调度。”

    贾衢点点头,然后又说道:“重甲兵士,可否留于此地?”

    “……可。”斐潜想了想,最后点头同意了,不过一些注意事项觉得还是要交代一下,便叫来了黄成,让其将陌刀带了上来。

    斐潜示意让黄成将陌刀给贾衢观看,然后说道:“原本此刀需用百炼之铁,奈何时间仓促,只得五十炼,故而多有不足……”

    贾衢仔细的看着,轻轻抚摸着,在陌刀的刀刃之上,因为上一次高强度的战斗,已经出现了一些缺口和细微的裂纹。

    黄成说道:“此刃尚可再使一二次旋刀,便尽毁矣,需再回炉重作。”刀刃的硬度够,但是韧性不足……

    贾衢忽然问道:“若仅劈砍,可用几何?”

    黄成笑道:“应可用久些,然此刃尖长,若平日用之,可用其突刺也。”陌刀并不是大关刀样式,而是扁平细长,略带弯曲的弧度,用来切割再好不过,但是用来开山劈砍却有些显得还不如普通大刀效果好,不过因为刀刃长,所以倒也使用出像长枪一样的突刺的招式。

    斐潜补充交代道:“重甲兵卒,全甲共重四十有八,虽经操练,然终究不便于行,且手足露于甲外,身躯侧后甲薄,皆是破绽,不得不防,使用之时,需谨慎有度。”重甲兵卒毕竟不是机器人,也是有弱点会疲惫的,所以只能是在关键的时刻使用,才会取得良好的效果,而不是从头用到尾,那估计铁人都会累趴下。

    贾衢将陌刀还给了黄成,认真的拱拱手,表示记下,说道:“使君何时能还?”

    枯守城池最怕的就是无援军,贾衢能问出这一句,而不是直接拍胸脯大大咧咧的说没问题,说明已经对于现在现在的整个局势有了一定认知,而不是说什么城在人在等等无聊的口号。

    “少则七日,多则十日。”

    贾衢低下头,默默的思索和估算着,良久才抬起头来,挺直了身躯,眼神当中透露出一种坚定,朗声说道:“某愿立军令!十日内定保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