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料想中的偏差
    蒲子城下。

    蒲子县城处于黄土高坡的和平原的交界处,蒲子城外蒲草极多,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就连一些褶皱地带都有生长,但是城池的命名却不是以蒲草为名。

    相传当年此地有一个上古贤人,曾经担任过尧和舜的师傅,传授过不少东西。古籍记载,这一位上古贤人常年穿一件蒲草编的粗服,所以人们称他为蒲衣,或蒲衣子,而这个上古贤人隐居的地方,就被称之为蒲子地。

    后来重耳也来过这里,驻扎了兵力汇聚了人口,再往后孔子也到过这里,开坛授课听者云集。

    原本曾经是繁华如锦的大县城,但是现在却显得破旧和腐朽,就连城外那些长满了蒲草的黄土地,在风雨侵蚀之下,终究是露出了一块一块斑驳的沟壑,如同苍老脸庞上的皱纹。

    蒲子县城现在已经不再像春秋战国时期处于政治经济的三晋地带,而是在历史长河当中渐渐的远离了富庶,成为了边缘的县城,不再受到人们的关注。

    但是那黄土夯实的城墙,那灰黑色的砖瓦,仍然在暂时着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深沉的尊严。

    斐潜将河东郡守王邑的信件递交进去,很快的就被请到了县城府衙之内,见到了蒲子县城的县令和县尉。

    县令陈睿,字道源,颍川人士,应该是属于陈氏旁支,县尉张烈,字叔诚,汾阳人,算是并州当地的人士。

    为了安全起见,斐潜刚开始递送王邑书信的时候并没有表明身份,只是以使者的名义前来,待见了面,确定了并没有什么其他变数之后,才真正的表明了身份。

    陈睿和张烈重新和斐潜见过了礼,并邀请斐潜坐于上首,被斐潜拒绝了,毕竟现在不是摆谱的时候,位置什么的并不是当下最重要的问题,而是尽快的取得兵士去解决白波军的问题。

    蒲子县城隶属于河东郡,而且这种郡与郡之间的租借,本来就是违反了朝廷的制度,属于私底下相互授予,朝廷方面是不会承认,自然也是肯定不可能会支持的,所有条约的约束力只能是各个郡守自行遵守……

    换句后世的话来说,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私人借贷,而且还是没有写欠条,纯粹口头上约定的那种。

    因此斐潜担心王邑是否会按照当时谈好的条件,毫无保留的,痛快无比的,大公无私的将蒲子县城的统治权移交到斐潜的手中,毕竟当时王邑写书信的时候,白波军已经动身南下,王邑自己也急着要赶往襄陵坐镇,因此书信也是匆匆写就,就加盖了封口和火漆,斐潜也并不知道王邑到底在书信中写了些什么。

    因为不能拆信。

    汉代的纸张非常的脆弱,轻易一折之后就有折痕,况且就算是避开火漆取出信件又能如何?斐潜又不是随时随地都备有一个超高模仿技术的专业人士,可以随时随地掏出一颗萝卜刻印。

    若是普通的公文,因为是固定的款式可行头,多少还可以冒充一下,但是像这种书信,笔迹和用词必定是较难以模仿的。

    况且斐潜和王邑多少还算是友军,同盟,冒充欺诈的行为用在敌对方还说得过去,用在友军身上,万一出了什么篓子,这个名声可是不太好听啊……

    寒暄过后,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斐潜也没有多绕什么圈子,开始进入了正题。

    “王使君可有说明蒲县暂借上郡?”斐潜先确认一下,毕竟这个是最重要的,只要有说明这一项事情,自己才有理由调用蒲子县城的兵马,否则名不顺言不正,是不可能调到兵马的。

    陈睿略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确实有言。”

    斐潜在心中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略略为谦谦君子王邑点了一个赞,然后说道:“今城内有兵几何?”

    涉及城中兵力的情况,自然是负责城中防务,清剿周边匪徒的县尉比较清楚,因此张烈在陈睿的示意下回答道:“现城中共有刀盾手两百五十人,长枪手七百人,弓手一百五十人,骑兵五十人,另有辎重辅兵一千八百人,徭役四百人。”

    “调骑兵五十,刀盾手百人,长枪兵五百,弓手百人,辎重兵八百人,物资一并准备,何时可以备齐?”

    张烈愣了一下,然后说道:“物资公库均有,只需一日便可备齐……”张烈说是这样说完了,但是却看了蒲子县令陈睿一眼。

    陈睿拱了拱手,问道:“不知斐使君可有王公节杖,亦或……移文?”

    汉代调兵,原先只能用虎符,后来因为土地问题,导致农民起义不断频发,尤其是边疆胡人也是多次寇边作乱,从中央调取虎符时间上未免太过于迟缓,因此后来渐渐地方性太守和州牧、州刺史的节杖也常常被用来作为调兵的信物。

    但是节杖毕竟只有一根,不可能掰成几段来用,所以便出现了加盖印章的移文,也可以进行小规模的调兵。但是这种移文也只有本郡内才有效,也就是只有王邑河东郡守的印章移文才能调取河东郡内的兵力,到了其他的郡,又或是像斐潜这样别的郡的移文,都是没有效用的。

    问题是斐潜手中哪里来的移文啊?

    斐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但是就目前情况看来,暂时借用蒲子县城的这个事情,王邑虽然有说明,但是要么是未说明清楚,要么是还有所保留,反正不像斐潜以为的那样,已经交代的清清楚楚,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全权的处理蒲县事务了……

    “王使君书信之内,究竟如何说法?”这下就有点麻烦了,斐潜皱眉。

    “不敢有瞒斐使君,”陈睿略微苦笑了一下,说道,“王公仅言,待平白波之后,供斐使君两年钱粮,并无其他……”

    斐潜听了,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

    才两年的钱粮……

    还特瞄的是在平定了白波军之后才有……

    这个王邑还真是!

    一点都不肯吃亏!

    或许当时斐潜略显得贪得无厌要求多少有一些趁火打劫的味道,因此王邑虽然是最终答应了将蒲子县城划暂时借给斐潜两年,但也仅仅是依照了当时的约定,并没有留下给斐潜什么漏洞可钻。

    不过这完全与斐潜所有的期望相差甚远啊!

    现在斐潜就需要调取兵力去攻伐永安城,什么等待白波军平定之后才有两年的钱财,这种马后炮的东西对于现在的斐潜一点用都没有!

    要完成自己的战略布局,就必须要借到兵,攻下永安县城,但是现在王邑根本没有提兵权转交的事宜。

    现在要怎么办?

    斐潜一时之间竟有些头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