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一八章 城南来兵
    伴随着天边越来越亮,光线越来越强,四周的景色也越来越清晰……

    张烈感觉自己的仿佛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贪婪的开始看着四周的景色,就像是一个丢失了珍宝又重新找回来了那种的感觉。

    张烈一直以为,从来都以为夜晚大家都是一样的视力模糊,从来都是天黑没事就上床睡觉的,忽然之间现自己是晚上的睁眼瞎,而有的人并不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差了,让人又怒又无奈。

    虽然斐使君说,汉人当中有很多都是如此,但是也没有让张烈获得多少安慰,以为斐使君也同样说,胡人大部分是没有雀盲症的。

    不过幸好的是,按照斐使君的说法,胡人虽然没有像汉人那么多的雀盲症,但是胡人的马匹到了晚上也是基本上不能视物,所以奔跑起来风险极大,搞不好仗还没打,胡人自己的马就踩到什么坑,撞到了什么树,然后摔个手断腿折的……

    胡人一旦下了马,这个战斗力削弱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因此胡人晚上基本上也是不打仗的。而汉人虽然看不见,但是夜晚一般都结营或是驻扎在城池内,所以基本上双方也是扯平。

    张烈视线逐渐的清晰,信心也伴随着视力的恢复,回到了爆棚的状态。

    快天亮的时候听到永安城隐隐约约传来的喊杀声,真是急切的够呛,虽然说也有一些不是雀盲症的兵士在照看着前方,但是毕竟自己看不见,这心中无论如何都没有底。

    斐使君交代自己不能放跑从南城门逃出的白波军,自己却在黑夜中看不见,万一跑掉半个还好,跑了一个都不好跟斐使君交代。

    张烈只好是每隔一小会儿便偷偷的低声问身边不是雀盲症的兵士,都快把身边的这个兵士问疯了……

    来了!

    张烈看到前方忽然之间腾起了一些散乱的烟尘,知道必然是从永安城逃出来的白波军。张烈对于斐潜的这一次的夜袭还是蛮有信心的,自己这一方都有那么多的雀盲,白波军必然更多,在黑夜中,又是骤然遭袭,慌乱就会像猛烈燃烧的大火一样,使人失去抵抗的勇气,但是雀盲症不仅仅制约了白波军的反抗,而且还会阻碍白波军的逃亡,所以现在天色渐亮之后,大规模的逃跑便开始了……

    就像现在这样!

    “全体都准备好!不能走漏了一个!”

    往东面和北面向吕梁山逃亡的原本就不好拦截追逐,而西面又是斐潜进攻的方向,南面则是白波军大部,因此这些败退的白波军极大可能会从南门逃窜,就正好进了张烈的狩猎范围。

    张烈一声令下,兵士们便都在道路两旁的草丛灌木里面,隐藏好了身形。

    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张烈微微的扒开面前的长草叶子,看见如同一窝乱蚁般跑来的白波兵,心中大略预估了一下,大概也就五百左右的人,不由的嘴角往两边一咧,无声的笑了。

    张烈将身后的弓拿到了手中,然后又抽出了五根箭矢,成一个扇形插到了面前,然后又取了一根箭矢,虚虚的搭在弓弦上,然后左右示意了一下,见身边的兵士都有眼神上的回应了,才重新紧紧的盯着越来越近的白波溃军。

    越来越近,张烈默默的估算着距离……

    忽然之间,张烈猛的直起身来,原本虚搭的弓也拉了一个满怀,嘣的一声,冲在最前的白波兵卒应声一个后仰,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张烈刚刚射出一箭,便伸手往面前插着呈现扇面的箭矢一抓,便取了其中一只箭矢架到了弓弦之上,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又开了满弓,又是一声弓弦响,箭矢破空而去……

    如此往复,加上原先架在弓弦上的箭矢,张烈在白波军的这短短的一截路,转眼间就射出了六箭,几乎将冲在了最前的那几名白波溃军射杀了个干净。

    与此同时,埋伏在道路两侧的弓手也纷纷直身,一时间,箭如飞蝗,白波溃军原本就不成型的队伍瞬间大乱。

    冲在最前的往往也是比较强健的兵卒,见中了埋伏,竟然一声喊,不管不顾的举刀冲着张烈杀来,企图杀出一条血路。

    落在后面一些的白波溃军,有的见状不对,便也不顾的再沿着官道逃跑了,也顾不得脚下可能是锋利的乱石,杂乱的草从,便往两边夺路而逃。

    还有一些白波溃军在骤然遭遇的猛烈攻击之下,蒙了圈竟然又掉头往永安城池跑去……

    但是不管是从哪个方向逃跑,又或是抵抗,在张烈准备多时的伏击圈之下,这五百左右的白波军根本就没有能够泛起多大的波浪。

    等到放下弓,拔起环刀,将冲到了自己面前的哪一个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的白波溃兵砍死之后,再往伏击圈内看的时候,现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

    以有心算无心,以有备击无备,战斗一开始就一直呈现一面倒的局势,在弓手不停的射击之下,正面又根本冲不过去,往两侧逃亡的白波溃军又很快的被早就严阵以待的张烈兵卒砍杀殆尽,而那几个往后而逃的,也很快侧后冲出来的二十名骑兵追上,一一砍杀。

    五百左右从永安逃出来的白波溃军就被张烈杀的满地尸,无一漏网的死在了逃亡的道路之上。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便结束了。

    “都小心些,躺着的都补上几刀!小心装死的!”张烈让兵卒上前去查看,并特意的强调和提醒道。

    在战场上装死也不是没有见过,而且这次斐潜使君交代给自己的任务,若是被一个装死的白波军给最后坏了事,张烈他自己的脸可就是丢大了。

    忽然之间,张烈为了以防万一,在阵后布置的其中一个斥候,策马狂奔而来,到了张烈跟前,滚落在地:“张县尉!南面二十五里见有烟尘,预估是一队兵马,正往此地而来!”

    张烈一惊:“什么?!”

    难道是白波军现了永安县城的问题,大军回援了?!

    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