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二二章 来,兄弟,喝了这杯酒
    杨奉一个人独自坐在大帐之内地面的席子之上,一只腿竖着,一只腿盘着,就那样用手肘撑在那只竖着的腿上,托着脑袋坐着。

    反正白波军也没人讲究什么规矩礼节,坐立行什么的也不讲究,军中也很少有准备啥桌案,也很少人用,像杨奉这样的渠帅也才有单独的帐篷和席子,普通的兵士也顶多了就是一张破布,走到哪一铺就是床了。

    没有桌案,一盘子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一个酒葫芦,两个木头杯子,就那样摆放在大帐之内的席子上。

    杨奉目光幽幽,现在是在想着一些事情,却不知道究竟在想一些什么。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声音传来,“杨渠帅,找我有啥事啊?”

    “胡兄弟么?进来吧,我在这里。”杨奉说道。

    “呀,又有酒又有肉……”胡才一掀大帐的门帘,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在其中的席子上面摆放的一盘肉,顿时笑了,开着玩笑道,“杨渠帅,生活不错啊?”

    “这不是刚巧寻到的么!况且有好吃的哪里会忘了兄弟?这不是特意叫你来了么?酒啊,是普通的酒,肉呢,就是普通的野狗肉……手下的兄弟偶然抓到的……”

    杨奉招呼着胡才在席子上坐下,取过酒葫芦,给胡才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接着说道,“这两天老看胡兄弟窝着,我这心啊,也是难受!不过啊,这一时失败也没啥关系,谁没有败仗过啊,都有!有啥大不了的啊?来来,喝了这杯酒,我们重新在来过,下次打赢他不久成了么!”

    “如此,便谢谢杨兄弟了!”胡才闻言,颇有几分感动,便端起了一个酒杯,主动敬给了杨奉。

    杨奉也伸手接过,两人哈哈一笑,便一同一饮而尽。

    “来来,尝尝……”

    军中也没有啥讲究,有的吃就行了,杨奉和胡才也都是直接上的手,撕扯着狗肉。

    酒过三巡,胡才吧咂吧咂嘴,抹了抹吃得油花花的嘴,说道:“说吧,杨兄弟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反正大家都是兄弟,有啥就说吧!”

    杨奉闻言,哈哈大笑,说道:“胡兄弟还真是……确实有个事情……”

    杨奉从身边取出了一根没有头的箭矢,放到了身前的席子之上。

    “昨天夜里,有人射了一支箭矢进来……”杨奉翘了翘下巴,示意在面前的那一只没有箭头的箭矢,“……然后在这一支箭矢上现了这样一张绢布……”

    杨奉又将一张写满了字的绢布递给了胡才。

    “绢布?”胡才瞪大眼珠子,伸手接了过来,翻来倒去看了个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便又还给了杨奉,说道:“杨兄弟,你知道的,我认识的字不多,上面写的……看不懂是啥……”

    杨奉轻描淡写的说道:“也没有写些啥,就是大概说,现在之前的那个皇帝已经死啦,换了个新皇帝,大赦天下啦,如果我们愿意坐下来谈一谈,不再造反了,就不会追究我们的责任,还会给我们个官职什么的……”

    胡才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切”的一声,不屑的说道:“这话兄弟你也信?反正我不相信那些当官的,当官的都没有一个是好心肠的!所说的话也都不可信!现在给我们什么条件,都是假的,到时候把我们的手上兵一收,还不是要怎样捏就怎样捏?我说杨兄弟,你可是绝对不能相信他们啊!”

    胡才越说越是激动,站了起来:“这些年,死在了我们手中的官兵还少么?谁敢收留我们?谁会放心?况且我们哪一个人不是被当官的逼迫得活不下去了才造反的?现在就凭借一封信,说两句话,就像让我们放下刀?可能吗?难道这几年跟着我们的兄弟,那些死去的兄弟,就是为了能让我们去当原本最痛恨的官?这个事情,肯定是那些当官的奸计!就是来骗我们的!如果我们现在去做官了,那以前兄弟算什么呢?不等于是拿我们之前的兄弟的脑袋来换取那一个破印么?”

    杨奉面无表情的听着,忽然展颜一笑,说道:“还是兄弟看得清楚……得,不说这个事情了……”

    然后便像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伸手拍了自己脑袋一下……

    “哦,对了,你看我这个记性,胡兄弟,你不是喜欢玉么……”杨奉笑着站了起来,示意胡才走进一些,“前两天偶然找到了一块玉珏,品相还算是不错,花纹什么的啊……哈,这个我也不懂,你知道的,我对这个玩意没啥兴趣的,原想着扔了,却想到兄弟你应该喜欢,便留了下来……咦,我塞哪里去了?”

    杨奉两只手在袖子上摸了摸,却似乎像是没有摸到,然后又伸手到了怀里,掏摸着什么……

    胡才闻言不由得眼睛亮了亮,顿把方才的不愉快扔到了一边,高兴的凑了过来,伸着个脖子,舔了舔嘴唇:“哦?啊呀,真是我的好兄弟,这都记着我那……哈哈哈,真是有心啊,是什么样子的啊?啊,漂亮么?”

    “啊,漂亮着呢……”杨奉正在怀中掏摸着,猛然间一转头,望向了帐外,低声喝道:“什么人?!”

    胡才闻声也跟着杨奉转头望去,却连一个鬼影都没有看到,正想问杨奉到底是看见了什么,却觉得胸腹之间忽然一凉,然后一阵剧痛传遍全身……

    胡才不敢置信的缓缓的低下了头,盯着杨奉那因为用力而青筋暴露的手,然后抬起头,痛苦的出了不知是笑还是哭的“哈哈”两声,无力的说道:“……你娘球哩!就为了给狗官……卖命……亏老子……一直把你……当兄弟……”

    杨奉恶狠狠的将短刃在胡才的肚子里使劲的搅了两圈,然后一脚将其踹倒在地,呲着牙,狰狞着从牙缝里面并出了一丝声音:“……老子……是姓杨!呵呵……当兄弟……哼!凭你也配当老子的兄弟!?”

    “草!蠢货!老子看在这么多年兄弟份上,才跟你这蠢货说上一声,没想到你这蠢货居然当贼子还居然当上瘾了?!”

    杨奉蹲了下来,在胡才尸上摸出了一个玉璋,然后高声喝道:“来人!”

    一个杨奉亲兵走了进来,对地上的尸体宛如未见,拱手候命。

    杨奉将玉璋扔了过去,说道:“带着这个,将这家伙剩下的那几个头领召集到一处,然后……”

    亲兵领命欲行,却被杨奉叫住。

    “等下记得带个盒子过来,把这家伙的头砍下来装好……”

    亲兵点点头,下去了。

    杨奉一屁股坐到了胡才尸体边上,然后用脚踩了踩胡才的脑袋,轻声说道:“兄弟啊,有一点你说错了,你的脑袋啊……还换不了那个破印子……还要再加上另外两个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