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二四章 家
    近两万人的大营,在通往襄陵的管道之上连绵而建,离襄陵最近的前线,只有大概五里不到,而后营的位置,距离襄陵就差不多将近十里了。

    斐潜跟黄成带着骑兵,与张烈的队伍拉开了一些距离,慢慢的跟在后面。等待着前方的信号出现。

    沿着吕梁山的山道并不平坦,但是作为官道,三辆马车并驾齐驱的宽度还是有的。

    河水从一侧的山涧中流淌而过,时有缓淌,时有急流,腾起阵阵的水雾,连带着周边的空气和山峰,似乎都带上了一些湿润的气息。

    这一条河就叫汾水。

    后世的那也算是蛮出名的汾酒,难道就是用这里的水酿造的么?

    斐潜记忆里面没有具体相关的东西,关于后世的一些事项和习惯,已经慢慢的淡去萎缩,将更多的空间让给了现在的的一些需求。

    比如骑马。

    有了马鞍和马镫的帮助,现在的斐潜就算在马背之上,倒也能比较自如了,至少不像最开始接触马匹的时候,小心翼翼的走上一圈,就算是马匹温顺的并没有奔跑,斐潜自己的手上背上也全都是汗。

    现在斐潜甚至可以在马背上左右扭扭看看前后,也可以松开马缰绳挠挠被铠甲捆扎的有些痒的后背,甚至还可以一边说话,一边顺手就抖几个枪花。

    虽然抖出来的枪花,还没有黄成这个耍大刀的来客串抖出的枪花威力大。

    有时候人体就是这样的奇怪,斐潜记不得自己小的时候究竟是怎样学会了自行车,然后就这样会骑了,而这个枪花似乎也是跟那个自行车上的脚蹬一样,在某一个瞬间之后,似乎也就成为了一种很顺畅的技能。

    斐潜也经习惯了血液的流淌,习惯了燃起的烽烟,习惯了残酷的战争。

    就像是现在。

    斐潜拉住了马,停了下来,马匹不满的打了一个响鼻,似乎是在询问为什么不往前走了。斐潜微微的伏下身,拍了拍马脖子抚慰了一下,然后直起身,看着前方大约百步左右的零散的百姓。

    这些落在最后面的,都是一些老弱。

    都是一些连白波军都看不上眼的,都很嫌弃的老弱。

    被远远的遗弃在了大营之外,似乎是连靠近一些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是自生自灭的一群老弱。

    一个老农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很疑惑的张大了嘴,缺少牙齿的嘴唇干瘪内陷,就像他身上的衣服一样的残破,目光浑浊呆滞,傻傻的看着斐潜一行。

    一个,两个,三个……

    慢慢的,渐渐的,被遗弃在这一条山路之上的老弱百姓都从地上爬了起来,

    斐潜一时无言。

    这些老弱百姓也都默默的站着。

    官道之上,只有一侧的汾水汩汩的流淌的声音和马匹摇响鼻踢踏的声音。

    斐潜甩蹬下马,黄成一见也下了马,跟在斐潜身侧。

    斐潜往前走了两步,站定,环视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双手抱在一处,做了一个长揖,朗声说道:“吾等救援来迟,还望各位乡老恕罪!”

    近处站着的一帮老弱连忙跪下还礼,一名老者仰着头颤巍巍的问道:“敢问……永安已经收复了么?”

    斐潜上前几步,将老者扶起,然后说道:“永安已复,汝等可返家矣!”

    家?

    家!

    一个仿佛是有千斤重的力量的字眼。

    老农原本呆板的,毫无生气的,宛如寒冰冻土一般的一张脸,就瞬间像是被这个字所击穿了一样,滚烫的情感从最深沉的底下喷了出来,脸上那黝黑的皱纹之间忽然就像是在一转眼就重新焕出了生机和活力。

    “可以……真的可以……回永安了……回家了……”

    老农殷切的眼睛直定定的看着斐潜,在这一刻,回家的渴望已经出了一切,让他忘记了所谓应当遵循的什么礼节,只盼望着这眼前的这一切不是他一次又一次在黑夜当中的梦境,却在下一刻惊醒之后化成了泡影。

    “永安已复。汝等可回矣。”斐潜点点头,认真的重复了一下。

    两行浑浊的泪水,从老农就像是干涸田地一般的眼角涌出,顺着鼻梁一直往下,流过那些不知道藏了多少故事的深刻皱纹,淌过不知经历多少风霜的粗糙皮肤,一滴滴的溅落到黄土之上,击起了细细的一圈黄尘。

    斐潜微微的笑着,再向着四周拱了拱手,说道:“吾尚需前往讨伐白波贼,来的匆忙,未能带得多少粮草,汝等可于此地稍待,须臾破了白波之后,定差人送些吃食来,方好……”

    就在说话的时候,斐潜忽然似乎听见了前方传出了一些不怎么寻常的声响,不由得停下了话语,抬头向远处望去……

    此时的白波军后营处处都是一片慌乱,几处烟火开始燃烧起来,似乎是点燃了什么极易燃烧的东西,转眼之间就冒出了滚滚的黑烟,冲天而起。

    白波军的后营几乎是瞬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腾空而起的黑烟如同好几条黑龙一般在白波军后营之上呼啸,四处开始燃烧的火焰让白波军顾此失彼,混乱不堪,各种呼喊嚣叫遍布了整片土地,许多白波军就像被狠狠的捅了一下蜂窝的野山蜂,嘤嘤嗡嗡的乱跑乱撞。

    穿着同样服装的张烈等人,一面大喊着救火,一面却在不停的偷偷放火,一面在喊着是自己人,一面转到身后便是一刀……

    白波军根本无从分辨,每一个提着刀乱窜的似乎都是自己人,也都似乎是混进来的敌人,到了最后,根本连分辨都没有效果了,每一个白波兵卒都觉得自己所见到的都是敌人,往往连招呼都不打,碰见了面就先下手为强,省得自己被背后捅死……

    各种叫喊声,砍杀声传递得很远很远……

    斐潜听见了声响,也看见了前方远处冒出的黑烟,知道必然是张烈已经动,便急急向奔回,翻身上马,然后拱了拱手说道:“白波覆灭在即,还请让一条道来,待吾等前去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