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二五章 营乱
    古代的兵制和现代的兵制,都有对于自己的士官长有一个分辨系统的。

    对于后代来说,可能要分辨出一个兵的职位高低,肯定是先看肩膀和领口的军衔,就能差不多排列出一个上下出来了。

    比较的一目了然,没什么可以争辩的。

    而在汉代,虽然没有军衔系统,没有袖标标识,但是也有分辨的一套方法,就是通过身上穿的战甲。

    最低等的杂兵是不用想什么战甲的事情的,因此,有甲的自然是比无甲的职位来的更大一些,毫无疑问。

    然后是战兵,战兵一般用的是像一件肚兜一样的裆甲,露胳膊露腿露着后背,露着脖子和脑袋,用皮索绑在身上,就只是防护了一下胸腹之间而已。

    高等军官,到了曲长,军候这一等级的时候,大部分是用两裆甲的,就是前后两片了,然后像一件加大加厚版的背心一样穿在身上,有的还能更长一些,护得住下腹部。

    军候算是等级最高的前线指挥的军官,而至于之上的级别,多数都是在后面进行指挥,作为一个小杂兵,一般都难以见到,不过也可以分辨得出来。

    军候以上,甚至是将领统帅级别,有时候也是身着两档甲,但是在胸腹之间的甲片,却是用红线来编织串接的。

    若是还能在甲片上有些变化,颜色深浅编出花样来的,那简直就是想都不用想只有最高将领,至少在中郎将那个水平上才能享受的待遇了。

    但是很不幸的是,白波军根本就没能有像郡兵这样,多少都是按照国家规定来颁一些铠甲,许多衣甲都是谁抢到便算是谁的,而那些抢到了衣甲的又是少数,因此还是无甲的人占了大头,因此现在混乱起来的时候,根本就分不清到底谁是指挥者,更谈不上自动自的聚集在什么士官身边了……

    等斐潜一行纵马奔到后营的时候,整个后营的白波军已经完全乱了套,虽然在望台之上的哨兵出了警报,但是在营内的白波军却都是以为现在出的警报声,是和之前的起火时的警报一样,没人想到此时会有人突袭而来。

    在分辨不出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的情况下,稍微一个放松,就会被面前人砍死,这种巨大的不安全感,让整个后营的白波军自相残杀,士气降到了冰点。

    张烈带着几个人摸到了后营营门处,砍杀了在营门防守的几个白波,便拉开营地了大门……

    斐潜黄成等人呼喝一声,策马而进!

    “叔业!往前驱赶!”斐潜大声的喊道。

    要用手底下着几百人去砍杀上万的白波,这个简直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但是却可以像滚雪球一样,利用白波军自己的混乱,不断的驱赶他们,就像是感染病毒一样,将这种混乱不断蔓延,直至蔓延到整个的白波大营……

    如果持续现在这个状态,斐潜等人就不断的往前哄赶,若是等白波开始在统帅之下,冷静下来,汇集起来准备反击的话,斐潜就会带着人撤。

    反正现在已经将白波军后营的粮草焚烧了,原本的目标已经达成,现在的都是额外的赠品,有自然更好,没有也行。

    黄成高声应答了一声,喝令二十名亲卫护卫好斐潜,便带着另外的一百余名骑兵旋风一般开始在白波军后营当中肆虐起来。

    比起斐潜,在局部战斗中的目标选择上,黄成显然更有经验,直接就带着兵奔着后营的旗帜而去!

    旗帜是一支部队的灵魂,轻易不能有失,因此白波军在这里也有布置了一些兵士,但是在黄成面前,就跟没有差不多,转眼之间,一个十人的白波小队就被杀了个干净。

    黄成一夹马腹,战马嘶叫一声,人立而起。

    黄成借着马力,长刀猛然而下,咔嚓一刀就将碗口粗细的旗杆砍入了一半!

    黄成怒吼一声,奋力拔刀,拧身再劈,长刀划了一个圈子,带着风声,再次砍到了旗杆之上!

    纵然是碗口粗细的旗杆,也经受不起连续的两刀,巨大的旗帜颤抖着,咔的一声裂口处断开,哗啦啦的坠落在地……

    “杀!”

    黄成一声暴喝!

    四周原本看见旗杆护卫被杀,企图过来帮忙的白波见黄成如此武勇,心神皆颤,迟疑的不敢上前……

    “杀!!”

    周边的骑兵齐齐举刀高喝!

    黄成的武勇激励了其下的兵骑,纷纷跟着黄成一起大声的呼喝起来,虽然只有百余,气势却是宛如千人万人一般。

    “杀!!!”

    黄成再暴喝一声,拨转马头,往前便冲!

    锋利无比的长刀像一个扇面一样在左右划开,鲜血、头颅、断臂、残肢,伴随着黄成的刀势在空中高高的抛起,又重新落下。

    黄成在前突进,百余骑兵在其后紧紧的跟随,雪亮的锋芒就像是一道道闪电,将白波军最后一点反抗的勇气也砍伐殆尽,再加上后营的大旗已经坍塌,许多白波军只是知道被人袭击了,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似乎是满眼都是熊熊的烈火,似乎处处都有自己的人被砍杀惨叫,茫然的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白波军的溃逃,无法控制的开始扩散了。

    许多白波兵卒原先可能只是想着后营已经混乱,还是到前面有建制有统领的地方才更安全,但是在长长的大营之内,许多尚未被波及,还没有被卷入战斗的不明情况的白波兵卒见到从后营溃逃的白波兵卒之后,也都下意识的跟着跑了起来……

    等到一些小统领之类的开始有意识的收拢兵士,号施令的时候,黄成带着百骑又像死神的镰刀一样杀到了面前!

    长刀之下,竟无一合之人!

    一个又一个的白波兵开始加入到逃跑的行列,至于抵抗这种事情,交给那些跑在后面的人去做吧,先保证自己的小命要紧!

    大营后部的这些溃散兵卒,很快的就穿过了杂乱的帐篷,开始不断的带着一批批的白波兵往前面跑去。

    而黄成带着百余骑兵则是在帐篷之间的空地上不断的来回穿梭,将企图抵抗的白波兵卒敲碎,往前驱赶。

    一个在大营中部,才刚刚从帐篷里面钻出来的白波兵,就差点被迎面跑来的兵卒撞到,等他还没来得及站稳的时候,又连续被其他低着头不看路狂奔的人撞了好几下,顿时翻倒在地,一双双或者是赤着的,或者是穿着草鞋的大脚直接踩踏了上来……

    他挣扎着,奋力的,在这致命的推搡踩踏当中,往一旁连滚带爬,幸运的躲过了这一波的慌不择路的人流,坐在一个帐篷旁,惊魂未定的才刚刚呼出一口长气,就听见一旁如雷的马蹄声音骤然响起,猛然扭过去,就看见一个碗口大小的马蹄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