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三六章 拖延
    襄陵城内也比城外好的不到哪里去,唯一可以称道的就是至少现在的襄陵城还有粮草,还有正常人的吃食。 更新最快

    现在真是到了最后的阶段,唯一比拼的就是谁能扛下临死前的一击。

    襄陵能够扛住,城下的白波军就一败涂地。

    而白波军能够拿下襄陵,那么就意味着襄陵生灵涂炭。

    王邑抓起一块杂面饼就塞到了嘴里,根本不顾及手指上的各种污渍和血污,然后稍微咀嚼了几下,便混着水囫囵吞下。

    “公明,汝看当下局势如何?”王邑看着身边年轻人,问道。

    那一日斐潜焚烧了白波军的粮草,徐晃便从吕梁山之上,翻山越岭回到了杨人村寨,然后又重新带着一些人手赶来襄陵帮忙。

    这些人原本附近村寨里面的护卫和壮汉,但是在一开始王邑和白波军开战的时候,都是不想来的,因为不知道谁输输赢,不肯轻易决定,但是徐晃回去之后将当下的局面清楚后,这些人就来了。

    锦上添花这事情谁都能做,但是有什么会比雪中送炭更让人深刻记忆呢?

    这一次徐晃带来的不仅有自己徐家的一些人员,还有杨人的一些其他的姓氏的人,总共近三百的精壮汉子,全新的血液加入,顿时就给王邑驻守的襄陵增加了不少的战力,也同时稳定了襄陵兵卒百姓的心。

    王邑自然是感激不尽,当即就要拜徐晃一个破贼从曹的职位,但是徐晃却以贼军未退,不宜受封为由暂时拒绝了王邑的职位。现在是特殊时刻,接受职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多少却有一种王邑只是为了感谢徐晃的人马,并不是因为有真正的军功而封职,所以,徐晃更希望等到战后,按照功劳再进行封职,这样就没有任何人有什么闲言碎语。

    徐晃这样的举动,让王邑更加的欣赏和敬重,因此,现在大事事,都会主动的进行询问。

    “王使君勿忧,此乃垂死一搏尔,贼军已无粮草,不出三日,必然溃败。”徐晃声音洪亮,有意的很大声。

    王邑内心中称赞,也是特意不顾自己的嗓音沙哑,努力的大声笑道:“公明所言极是,贼军必败!吾等必胜!此役之后,逝者定当厚恤,生者则赏千金,连升三级!”

    两人的对话被身边的兵卒听闻,也是纷纷的鼓足了胜利的信心,又有王邑允诺下的重赏,大喜之下便跟着王邑齐声高喝道:“必胜!必胜!”

    一时之间襄陵城头上气势如虹,个个都盯着在城下列队准备攻城的白波军浑然不惧,只等着厮杀的那一刻的到来……

    xxxxxxxxxxxxx

    相比上襄陵,平阳的情况就糟糕了很多。

    天才刚刚亮,杨奉便下令起灶做饭。等太阳刚爬上树梢那么高的时候,白波军已经在平阳城下列队了……

    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杨奉摆明了就是要用人海在今天淹没平阳的态势,不仅仅是原先城西的城墙大缺口,另外还选了一个位于城南攻击位置,同时发起了攻击。

    贾衢劈头散发,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带着残存的重甲兵士奔走救援,口中大喊道:“不要慌!稳住!稳住!”

    忽然之间城西一阵大乱,白波贼子突破了阵线,顿时白波贼就像是马蜂一般,疯狂的汇集在一起往上便涌……

    贾衢根本已经不敢用之前斐潜的那个诱敌深入的办法,因为现在的士气本身就很低迷,若是一旦控制不好,便是全盘崩坏,因此只能是拼命的维持住还算是略有地利的城墙一线,死命抵抗。

    见到白波贼兵突破了阵线,贾衢便带着重甲兵士前去救火。虽然重甲兵士都有铠甲护身,但是毕竟还是有薄弱之处,这几天的战损下来,原先的三十名的兵士已经不幸死去了近二十人。

    所幸运的是,这些重甲兵士一开始就是带上了恶鬼的面罩,所以当里面的兵卒死去的时候,贾衢挑选了另外较为强健的兵卒再将其铠甲穿上……

    正是贾衢这样的举措,在不明情况的白波军眼中,这三十个兵卒就像是真正的地狱里面的恶鬼一般,怎样都杀不死,明明见到其被杀倒下去了,结果次日一数,还是这么多人!虽然有统帅和太乙道内的上使不断的解释,但是还是有好多白波兵卒心存畏惧……

    而且这些重甲正面的防护强度十分的高,往往要杀一个这样的重甲兵士,就必须搭上十几二十个人才有可能,因此白波贼都不敢单独对抗,见到贾衢带着重甲兵士前来,像农夫收割庄稼一般咔嚓咔嚓的将冲在前面的一些白波兵杀得七零八落,顿时发了一声喊,又像马蜂一样一哄而散,退下了城墙!

    贾衢一把抓过负责防御这一块城墙的军候,不管身高的差距,厉声吼道:“不想死就拼尽全力!想想在山里我们坑杀的白波!我们落到他们手里也就是一样的下场!你若是再退一步!老子就行军法宰了你!”

    贾衢将军候用力一推,然后冲着兵卒大喊道:“再过三天!斐使君就会带兵来救我们!只要再等三天!不想死的,就拼尽全力!”

    城下的杨奉此时也将败退下来负责攻城的帅抓到了面前,当场将帅枭首示众,传令谁要胆敢攻城擅自退却的,一律砍杀!

    看着周遭兵卒惧怕的面色,杨奉冷酷的下令让下一波攻城的兵卒开始准备……

    正当此时,忽然大营北面又是一阵骚乱,马越带着百余骑兵趁着白波军的注意力都在平阳城上的时候突袭而来,闯破了大营,在后营又挑起了几个火头……

    杨奉的脸色瞬间一变,慌忙叫来了兵卒去后营堵截。

    平阳城头上顿时一片欢腾!

    而身处在匈奴营地的黑袍老者脸色大变,连忙冲到於扶罗大帐之外,却被呼厨泉拦了下来,是单于生病了,不方便见外客!

    黑袍老者大怒,不管不顾的冲进帐篷之内,才发现於扶罗确实是面色发红,全身大汗,一幅急症的模样,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该什么好……

    但是於扶罗听闻此事之后,竟不顾大病的模样,挣扎着要带兵围剿马越,却被呼厨泉死死拉住,什么也不让於扶罗出大帐,等到两个人上演了一幕相杀相爱的兄弟感情之后,於扶罗才忽然想起可以让呼厨泉带着兵马去拦截。

    可是……

    等到呼厨泉召集了兵马,打开了大营,气势汹汹的准备出战的时候,发现马越已经带着那百余骑的兵马早就撤离了战斗现场,呼啦啦的跑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