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三七章 望南望北望烟尘
    帐篷之内,一灯如豆。 更新最快

    一个黑影坐在大帐之内如同雕像一样,默然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低低的哦吟声响起,就像是从风吹过了荒野,吹过了草丛

    “苕之华,

    “芸其黄矣。

    “心之忧矣,

    “维其伤矣。

    “苕之华,

    “其叶清清。

    “知我如此唉”

    杨奉一声长叹,没有继续低声吟唱下去。

    这已经是多少年了?

    杨奉自己也算不清楚。

    杨奉姓杨,这是没有错,但是杨奉的真正的名并不是“奉”,而是“秋”,字“子获”,祖籍弘农

    但是如今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知道他的真名,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称呼他的字了,就只是知道杨奉,杨渠帅。

    杨奉的父亲叫杨春,爷爷是杨里。若是按照辈份来算的话,杨奉和杨彪是平辈,但是平辈未必意味着平等,他是如同地上的黄泥一般的下贱,而杨彪则是当朝三公

    士族并不是像外人看的那么的风光,人多了,必然有纷争。普通的打闹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学问志向上若是起了重大的冲突,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杨里是杨震之子。杨震原配王氏,生子:杨牧、杨里、杨让。续配邴氏,生子:杨秉、杨奉(同名)。

    杨牧尚再世时,多少还能挺起整个杨氏的架子,但是奈何杨牧中年不幸病重而死,杨家的大梁到底谁来抗?

    此时杨里和杨秉两个人年岁相差不多,杨里稍微大一,都具备候选的条件,因此争夺自然围绕着这两个人展开了。

    杨奉已经不知道当初具体的情况是如何,只是知道他爷爷杨里或许是夺权失败,或许是自我逃避,或许是家族驱逐,反正是离开了弘农杨氏,来到了吕梁山中隐居。

    这一隐居,就是几十年。

    杨奉忽然嗤笑了一声,自己的爷爷当初走出弘农的时候,是否曾经想过这一条回归之路会这么的坎坷,这么的曲折?

    前些年杨家找上门来的时候,杨奉他也很矛盾,他内心当中想要回归弘农杨氏,但是又不愿意参与到这样的计划和布局当中,反过来,如果他不为杨家做出一些什么事情的话,杨氏又怎么会接纳他?

    于是后来便少了一个杨秋,多了一个杨奉,奉命的奉。

    这些年他已是杀人如麻,沾染的血腥无数,这些年他也曾茹毛饮血,为了一口吃的甚至可以拔刀相砍,这些年他也在生死挣扎,在无数次的背叛和杀戮当中存活

    如今的他,何曾像一个士子?

    而是只像一头野兽。

    他只想回弘农。

    只想回家。

    可是这条回家的路怎么这么的长?

    长夜漫漫,一灯如豆。

    灯火就宛如杨奉残存的希望,在深沉的夜色当中飘摇,但是灯座当中的油始终会干,在最后几声轻微的灯芯爆响之后,灯火最终摇曳几下,化成了一缕的青烟,袅袅升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奉呆呆坐着,视线仿佛透过了帐篷望向了南方。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帐外来了一个亲卫,将帐篷门帘一掀,帐外的光线照了进来,方知道自己竟然已经枯坐**,又是第二日的天明。

    杨奉令人取来凉水,也不管清晨的水温寒冷刺骨,洗了一把脸之后,便昂然而出大帐,就像是将内心当中所有的黑暗、彷徨、恐惧、无奈都抛在身后的黑漆漆的帐篷之内

    “传令,今日必下平阳!”

    昨天确实是疏忽了,谁能想到有了匈奴骑兵在一侧护卫,居然还有人胆敢冲击大营?而且更不可想象的是,匈奴竟然没有放出斥候,连一个预警的都没有,导致直到近前了才被发现,措手不及之下顿时头尾难以兼顾,导致攻击平阳最后匆匆收场。

    但是今天不同,杨奉已经连夜安排了人员对于整个的后营加强了防御,将原先后营的那些百姓全部驱赶到了南面,然后派驻战兵在营地当中修建了不少拒马,也挖了不少的陷马坑,就等着那一百多的骑兵再次冲击后营了

    攻打平阳的队伍也是做了调整,上午就是二比一的百姓与战兵混合攻城,消耗平阳守兵的气力,然后若是到了中午,若是那些骑兵未能前来,又或是来了中了后营的埋伏,就直接全部换上战兵,双面齐攻,定可以一举夺下平阳!

    拿下平阳之后便将百姓之类的留给临汾,自己就可以取得补给,换上兵甲,带上人马奔弘农而去,至于白波其余两个渠帅,还有襄陵城池的事情,杨奉已经完全不想管了。

    杨奉他只想回家。

    只想能在弘农杨氏祠堂之内可以磕一个头,上一炷香,就算是藏头遮脸,掩人耳目也行

    或许自己回到弘农之后也还是做一些这样那样的安排和勾当,但是毕竟也算是能回到家了不是么?

    血腥而又残酷的攻城又重新展开了序幕,人的性命在此时就还不如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一颗裨草,轻贱的就像是在空中那一颗颗的灰尘,纵然看到也不会给予任何的关注。

    白波的战兵混在百姓当中,疯狂的攻打平阳。

    贾衢手下的兵士根本分辨不出一群拿到拿棍拿枪的兵卒当中有哪些是原来的百姓,有哪些是混进来的战兵,只能是全数斩杀,全线抵抗。

    太阳慢慢的爬到了天中,忽然在平阳城池之上响了一阵狂呼之声!

    杨奉大喜,以为是兵士已经攻上了平阳城头了,连忙抬头细看,却发现自己的兵卒并没有能够攻伐下平阳的城墙,而是在城墙之上贾衢的兵卒在又蹦又跳,一个个欣喜若狂的欢呼雀跃

    而自己的那些手下,则是一个个扭头望向了北方,各个神色张皇

    北方?北方怎么了?

    杨奉心中一紧,猛地转头望向了北面,只见到不知何时,在北方远处竟然腾起了漫天的烟尘!

    在北方的腾起的烟尘中隐隐的看到一条条的黑影,然后不久便看到一排排,一列列的兵士从烟尘中走了出来,一个个身穿甲胄的,闪亮的枪尖在阳光当中闪耀着光芒,两侧的骑兵踢踏出来的烟尘扬起漫天的尘土,中央的战旗高高的在风中飘扬,那刺眼、难看、诡异到了极的三色旗帜竟在就在其中!

    平阳城上已经是一片狂喜的欢呼

    但是在平阳城下,不管是白波当中的杨奉,还是在匈奴营地的於扶罗、呼厨泉、黑袍老者都不禁冒出了一个这样的问题——

    这个该死的斐潜,怎么一转眼就有这么多的兵士?

    这些兵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还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