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四零章 深夜中深思
    斐潜悄悄的,缓缓的叹了一口气,就觉得如同潮水一般的疲惫蔓延而来……

    “叔业,”斐潜放下了茶碗,吩咐道,“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然后带着些人在丑时就出发,前去代表我迎接西河之兵,然后迅速带着骑兵到永安和我汇合,赶在天明前出兵南下!我们要尽快破了襄陵的残兵,然后转移到平阳的战场上去!”

    黄成站立拱手领命,也不多,先行下去休整了。 更新最快

    “叔诚,现在幸苦你一下,先去准备一些物资,然后齐一千步卒和剩余的那些胡人骑兵,等叔业带西河骑兵一到,立刻一并由叔业统领南下破敌!还有,蒲城运来的粮草估计明日也快到了,你需要将其安排妥当,留下适当的百姓口粮之后就必须准备合兵南下解决平阳之围!”

    张烈同样领命,充满了斗志的退下了。

    斐潜独自一个人留在了大堂当中,夜色越发的深沉起来了……

    突然而来强烈的孤独感,就像是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一样,将斐潜完全的吞没。

    他是最孤独的,整个汉代最孤独的人。

    他本来是一个被遗忘的人,被遗忘的名字……

    到汉末三国,肯定想起来的是刘曹孙,肯定想起来的是吕布关羽张飞赵云,肯定想起来的是诸葛司马荀郭嘉……

    在原本的历史里,斐潜他自己就是一个路人甲的角色,这种似乎有一种跟全世界对抗的感觉真心不怎么好。

    斐潜看着大堂之内那些光线照耀不到的角落,灯火闪烁,那些黑影也在地上伸缩跳跃,就像是有一个什么东西躲藏在其中嚣张肆意的张牙舞爪一般。

    王座之下,铺垫的都是森森的白骨。

    皇冠之下,镇压的都是幽哭的灵魂。

    权杖之下,渗出的都是污浊的血液。

    先不别的,单单斐潜记忆里,曹操算是着硕大的光环无疑,多少算得上是自带了许多光环的男人。在后世两大丞相粉,赞赏曹操的人数绝对不会比诸葛少上多少……

    但是算算在斐潜记忆当中,现在这个自己的便宜师兄,在演义或是历史上,现在和将来手上会沾染了多少人的血?

    最先乱棍打死犯法的蹇硕之叔父。

    何进之乱十常侍期间杀死了张让,段等宦官头目。

    逃亡途中杀吕伯奢全家。

    收编青州兵时候杀死了余毒。

    征讨袁术杀了王。

    破吕布杀了高顺,吕布,陈宫。

    赤壁之战的时候杀了蔡瑁,张允。

    边让。

    杨修。

    华佗。

    许攸。

    荀。

    孔融。

    崔琰。

    还有不知道名字的徐州百姓“若干”,官渡袁绍降军“少许”。

    还有莫名其妙被杀的梦中杀的那个无名侍从。

    还没出生就被杀了的董皇后肚子里那孩子……

    ……

    争霸?

    这两个字,在后世可以吃完了沙县拌面,喝完了可乐,一边翘着脚,一边伴随着从胃里打嗝而出的那股气体,然后做男人怎么能够不争霸,不争霸还有个屁意思?

    呵呵。

    斐潜微微自嘲的笑了一下,其实自己原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在这个三国乱世里面能够活下去,至少不要像一条野狗一样活着,而是能够像一个人一样活着,这样就够了。

    但是不知不觉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从一个人,变成了一群人,从一个人的性命,变成了一群人的性命,都挂在了自己身上……

    活着,像一个人样子的活下去,顺便再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的目标,不管是后世还是现在,似乎都并不简单。

    坐了一会儿,斐潜便站了起来,凭着记忆走到了那一根曾经绑着永安县令的柱子前,沉默了许久,然后缓缓的道:“徐兄台,明日便是白波覆灭之时,你的仇,很快就能报了……”

    斐潜信步走出了大堂,望向了远方……

    自己的道路还很艰难,艰难的方面不仅仅在于人,还有整个的制度……

    大汉的赋税绝对是轻赋重税。孟子曾言,“什一而税,王者之政”,但是大汉的病症并不是在赋税之上,而是在整个的制度之上。

    “四封之内,莫非王土,食土之毛,莫非王臣”,大汉律法当中,只有一种土地分配的方式,就是由皇帝向百姓授田,或者是赏赐给那些权贵,但是同时,在大汉律法当中,又规定土地可以私有,耕者有其田,拥有者可以自由使用,也可以自由出卖……

    可以自由出卖就意味必然会出现土地兼并,因为赋轻,而且作为权贵又可以避免相当的的杂税,因此兼并土地的成本就显得非常的低,占有大量土地的权贵越侵占便越富有,同时就越发的对于土地更加的贪婪,因此就不管不顾的想尽各种办法来侵占自耕农的土地。

    整个大汉,土地和财富在这一两百年间,从分散,开始慢慢的集中到了各地的士族乡间豪强的手中,整个大汉人口户数不断的衰减,自耕农变成了这些士族和乡间豪强的租户,耕作原本是自己的田地,却要缴纳十分之五以上的租税!

    稍微聪明一些的士族世家懂得用一些怀柔的政策收买人心,但是许多人放纵了贪婪的本性,就算是在整个汉灵帝期间,国家为了支付大量军费抵抗羌胡叛乱的时候,还是变本加厉的向地下的民众收取高额的税收,又恰逢气候变化,冰河时期来临,最终导致了全国性的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要打破这种封建的制度,等于是站立在整个的朝代的对立面,王莽如何?被人砍下头颅,拔掉舌头,做成标本,封存在武库之内。

    但是继续容许这样的制度,那么五胡乱华的局面就只会延迟,并不会彻底的解决,中原人的因为土地而产生的内讧绝对会流尽最后一份的力量,此时在外的那些胡人就必然垂涎三尺的摸上家门。

    元、清,莫不如是。

    但是这些想法,这些内容,可以和人商讨,和人讲述么?

    黄成不懂,马延不会,崔厚不清,至于像贾衢和张烈这样的……

    斐潜摇了摇头,至少现在没有。

    不管在汉代还是在后世,凡是涉及制度的事情,就意味着将会触及很多很多很多人的利益,一旦处理不好,就是将会是无穷无尽的灾难,将自己完全淹没。

    现在永安县城被白波贼所破,在县衙当中尚存有一些田契,如果要做什么手脚,便是最好的机会,一旦等白波贼平等,自然就要开始安置百姓,到时候再想怎样做,难免就会晚了一些……

    难啊!

    长夜漫漫,斐潜无心睡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