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四二章 汾水两岸逐白波
    勇者多死于刀兵,而智者多亡于谋略,而李乐又没有勇,也没有智,就连逃跑都拖泥带水,不干不净,很快就被北面的斐潜兵马和南面的襄陵步卒堵在了汾水东岸,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更新最快

    南北夹击之下,这一支白波军很快就丧失了斗志,跪地求饶。

    李乐带着一些亲卫企图趁乱从一侧山梁下溜走,却被黄成盯上,策马狂追。李乐跑又跑不过,打又打不过,最后被当场擒下。

    旋即李乐等一干白波大统领等人员当即被绑缚送回永安,关入地牢,而一般的普通兵卒则由张烈带兵进行在永安城下进行看管起来。

    崔厚和张烈留在永安做一些安置和处理相关事务,而斐潜、黄成和西河的都尉,略微整合之后,便一同领兵往平阳进发。

    不过在这一次进军平阳,斐潜身边多了一个人,徐晃。

    三国时期,世家大族各自出仕,各事一方,相杀相爱的现象并不出奇,而且在整个的征战的过程当中,就算是亲兄弟也都是明算账,没有什么因为家族血脉关系而有任何的手软。更有有意思的是,这种行为还是非常的复合汉代现在的价值取向的,是值得称赞的。

    玩的最嗨的还是诸葛氏,三个兄弟,三个地方,三个人分别辅佐三个不同的君王,但是最后似乎都玩崩了……

    所谓忠君,便是如此。

    但是徐晃,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单独一个,一直到三国的后期,似乎也没有听到过徐晃和那一家士族联姻,与什么政治集团捆绑在一起,一直保持着自身的高洁。

    当斐潜得知徐晃来临的时候,特意亲自迎接,看见徐晃尚无坐骑,便立刻将自己的马匹让给徐晃,因此在斐潜邀请徐晃一同南下讨伐汾水西岸的残余白波的时候,徐晃也自然是欣然从命。

    不过欣然是欣然了,就是不太上话。

    徐晃啊!

    这可是徐晃啊!高傲的居然有像关二,这特瞄的要如何是好?

    斐潜心中不断的盘算,但是来到汉代也算是蛮长的时间了,知道要收一个人的心,就跟后世里面要撩一个妹子差不多……

    有钱有势,自然加分,若是再加上外形不错,稍微眉来眼去一下,就可以水到渠成了,但是如果这边少一,那边缺一些,要修得这个引得活水来的渠,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斐潜有心想要邀请徐晃任职,但是内心中又总觉得多少还是缺一些火候,因此也不敢贸然就开口,否则给徐晃留下不稳重,不知进退的印象就糟糕之极了。

    幸好可以一同进兵平阳,斐潜多少心里还有些安慰,但是很不幸,徐晃天性较为沉默寡言,基本上有问才有答,平常的时候可以半天不一句话,把斐潜憋屈的够呛……

    黄成抬头看了看天色,道:“斐郎君,今日扎营否?”

    斐潜转头问徐晃道:“公明,汝看如何?”

    徐晃拱了拱手,道:“全凭使君做主。”

    得。

    就是这个样子。

    斐潜在心中郁闷的哀叹一声,又不好些什么,正在寻思的时候,忽然从前方奔来一队人马,中间一人,正是马越。

    “子度,平阳状况如何?”斐潜将马越招到近前,问道。

    马越摇摇头,道:“白波蚁贼攻之甚急……昨日吾趁贼不备,杀入后营,然兵力薄微,不敢久战……”

    斐潜又问:“那匈奴如何?”

    “未有拦阻。”马越道,“也未有斥候派出。”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斐潜身上,是不扎营,直接杀过去,求一个以快打慢;还是先扎下营地,休息一晚,然后明天再行进兵,求一个以稳制胜?

    斐潜沉吟良久,对徐晃道:“公明骑术如何?”

    徐晃沉稳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禀使君,尚可。”

    “善!子度,公明,汝二人各领骑兵二百,分左右两翼,叔业统领前军,吾掌中军后军,即刻南下,斩杀白波于汾水,以靖全功!”

    xxxxxxxxxxxxxxx

    战场之上,在众人或惊或喜的目光当中,在平阳城北面,漫天的烟尘当中,一列列的黑影忽隐忽现……

    稍微过了一会儿,整齐的队列就从烟尘当中展现了出来,一排排,一队队,刀盾手走在最前,半人高的大盾上画着狰狞的脸;长枪兵紧随其后,如同树林一般的枪尖闪耀着寒芒;两翼是骑兵,不紧不慢的护卫住整个阵型的两翼……

    为何队列整齐的部队总是能给予他人强烈的震撼之力?

    因为每当看到整整齐齐列队而来的军队的时候,普通人总是感觉就像下一刻自己要对付的不是个人,而是这一整群的兵卒一样,因此都会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畏惧的感觉。

    特别是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白波兵,在这样队列威压之下,竟然引发了阵阵的骚乱。

    现在白波的整个战斗重心都在平阳城的这一头,后营虽然有一些拒马和陷阱,但是那仅仅是用来抵御马越那百余骑的,现在面临着斐潜的这样一直多兵种混合的军队,那些拒马和陷阱就跟儿戏差不多了,没有多少的作用。

    杨奉当机立断,让攻打平阳的兵卒全部撤回来,准备凭借营寨木墙据守,虽然白波军扎的营业就是那么一回事,但是多少还是比在平地之上一无遮拦的好。

    况且只要自己能够阻挡一下这奔袭而来的兵卒,将这些人的步伐拖慢下来,那么在平阳西北方向上的匈奴骑兵,就能够给予这些人狠狠一击……

    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乱军者斩!”杨奉大声的吼叫道,尽可能的组织起部队在营地之内龟缩起来,进行防御……

    xxxxxxxxxxxxxx

    匈奴大营之内,黑袍老者带着亲卫跑到了於扶罗的帐篷之前,他要让匈奴出兵,而且还要配合白波军,这样还有一搏之力,否则别看现在白波营地上的人似乎挺多,但那是百姓居多,因此单单凭借白波军肯定无法抵挡!

    只要匈奴肯出兵,新加入战场的这四千左右的兵士也并不能改变什么现状。

    虽然胡骑并不想汉骑那么的强悍,没办法达到阵一对三,大阵一对五的战力比例,但是於扶罗手下的这三千多余的胡骑至少抵得上四五千的步卒!

    这是毫无疑问的,只要於扶罗出兵,这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黑袍老者看到站在帐前的呼厨泉,连声道:“快让部队集结出营,准备迎战!晚一步就来不及了!”

    呼厨泉也是连连头,不过却道:“这事情还是要单于下令才行啊……要不你自己进去跟单于一下?”

    黑袍老者不疑有他,顿时了头,一掀大帐的门帘,走了进去,帐内的光线昏暗,黑袍老者没能够一下子就适应过来,等他能够视物的时候才发现在卧榻之上竟然空荡荡的没有人!

    忽然黑袍老者察觉耳后一阵恶风,想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场被於扶罗拿着刀鞘狠狠的砸在了后脑之上,晕倒在地。

    於扶罗笑了笑,将黑袍老者一脚踩住,取来绳索几下就捆好了,然后将刀从拿缠满了狼牙的刀鞘当中抽了出来,将刀架在了黑袍老者的脖子上,拖着老者出了帐外,高声喊道:“谁敢动手,我就先斩了他的头!”

    此时帐外黑袍老者的亲卫已经被於扶罗的兵卒团团围住,又见老者已经被擒,左右对视了一会儿,也都垂下了手,放弃了抵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