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四四章 顶住,谁都不许撤
    平阳城上,已经是几乎是筋疲力尽的贾衢看着,忽然之间哈哈大笑,拍着黄泥和血液混合而成的泥墙,笑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待畅快淋漓的笑了一场之后,才慢慢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肮脏的不成形状的外衣,顺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头发,然后悠悠然的交待了一声,将守护城头的任务给了军候,自己带着亲卫下了城池,往城中走去。 更新最快

    斐潜身在局中,自然没有贾衢看得清楚。之前马越第二次冲击白波军营地的时候,贾衢就已经是略有察觉,现在看到如今的状态,则更是肯定了匈奴人与斐上郡之间必然有一些相互的协定。

    现在的匈奴人的这种行为,在贾衢眼里,纯粹的就像是一种试探,而对应试探的最简单的方式是什么呢?

    不理他。

    因此贾衢看见斐潜的阵型没有什么变化的时候,便会意的哈哈大笑,知道这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在这个战场上,最强大的两个集团联手了,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贾衢回到了平阳城中搭建在破败县衙之内的帐篷处,吩咐了让亲卫去取些水和食物,结果等亲卫拿了东西回来之后,却发现贾衢已经歪倒在帐篷之内,已经是睡着了。

    完全放松下来的贾衢,睡得很香,就连胡人三千多匹的战马引起的震动,都没有办法影响其分毫,但是对于杨奉来,对于白波军而言,简直就如同噩梦一样。

    匈奴骑兵在接近斐潜兵阵大概三百步左右的时候,就全体像弯钩一样,从对着斐潜转向成为了正面对着白波军营,控制着速度,和斐潜兵团齐头而进……

    一个白波帅颤抖着,后退了两步,却被杨奉一把抓住,奋力的往前一推。

    杨奉拔出战刀,挥舞着,狂吼道:“跑!能跑得过四条腿么!啊?!谁胆敢后撤,一律军法从事!”

    喊完之后,杨奉顺手就将一个退的有些靠后的兵卒一刀砍翻,然后举着血淋淋的长刀逼迫着其他的人往营墙下去防守。

    “击鼓!击鼓!谁敢后撤,军法从事!只要住,我们就能赢!”杨奉一边喊着,一边将周边所有的帅上使什么的都往营墙处驱赶,而自己却逐渐的往后走着。

    战场之上,牛角之类的多半是胡人在用,并州老卒也会用这个玩意来表达意思,但是绝大多数的人还是习惯用金鼓来确认战斗的方向。

    闻鼓而近,鸣金而退。

    这是最基础的要求,就算是白波军这种没有什么系统性训练的,也懂得金鼓的含义,因此在隆隆的鼓声当中,白波兵士簇拥到了营墙附近,鼓起了勇气,准备接战。

    杨奉站在自己的大帐之前,叫来了两个亲卫,让这两个人往帐门口前面一站,然后举起长刀高声叫道:“只有拼命!才能活命!我就在这里,决不后退!军法队上前,有敢乱军者,杀!”

    杨奉决然的战斗命令多少让底下的人稍微安了一些心,毕竟将为军中之胆,加上又有军法队站在后面,因此不得不横下一条心,只等着接战那一刻的来临……

    斐潜的刀盾兵一直推进到距离白波营寨五十步的距离上,才扎住了阵脚,弓箭手穿插往前,在刀盾兵的护卫之下,开始向白波军的营寨射出箭雨,而且还夹杂了火箭,试图燃在白波军营寨当中的物品。

    白波军当中的弓箭手本身就不多,而且配备的箭矢也是极少,几天的战斗之下,箭矢已经是消耗的七七八八,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斐潜的兵士形成多少的打击力量,因此也无法进行什么反击,只能是龟缩在营墙之后,苦苦躲避。

    吊射的箭矢营寨只能挡住一部分,绝大多数的箭矢都翻越了简陋的营寨,而白波军防备盾牌和铠甲都非常的少,顿时间就在箭雨的打击之下,哀嚎遍地,死伤惨重。

    而且被火箭引燃的营寨当中的物品,在箭雨之下,更是扑灭都不好去做,只能是任其燃烧……

    幸好斐潜的兵卒的箭矢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在弓箭打击的时候,一些长枪兵已经趁机将营寨之前的一些障碍清扫的清扫,去除的去除,整理出一大块可以提供进攻的线路出来。

    一声号令之下,前军的三百长枪兵就趁着箭雨尚未结束,开始向营寨冲去,他们的任务其实跟简单,就是破坏营门,给后续的部队打开一个缺口。

    於扶罗斜斜的看了一眼斐潜部队的进攻状态,扭了扭脖子,跟呼厨泉道:“我们也上,看看是谁先破营寨!”

    呼厨泉哈哈大笑,拍马往前,高声的喊道:“撑犁在上!肯定是我们赤那的子孙!来人,准备套索!”

    顿时就有一队胡骑从大阵中前冲出来,连号令都不用,直接就展开了胡人最拿手的冲营战法,以弓箭压制,然后用套索拉倒营寨的木墙……

    白波军的营寨原本就搭建的比较粗糙,在匈奴的马匹套索拉扯之下,很快就有木头开始歪斜,眼看支持不了多久了!

    一个帅从前线冲到了杨奉大帐之前,在帐篷之外惊慌失措的叩首询问要如何进行处理,杨奉当即下令调集的所有兵力往大营的北线支援,然后将那些之前做了一些的拒马之类的东西往被胡人拉扯出的缺口地方搬运堵塞……

    至于什么防备平阳等等,杨奉此时已经完全顾不上了。

    可惜杨奉所做的一切明显是徒劳的……

    於扶罗和斐潜两个方向同时进攻之下,白波军根本就抵挡不住,眼看阵型就要崩溃,之前的那个帅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营中杨奉的大帐之外,哭喊道:“渠帅!渠帅!现在撑不住了!真的撑不住了!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

    大帐之内静悄悄的,没有半声音。

    “杨渠帅!”

    帅往前一扑,将两个在帐外护卫的杨奉亲卫猛的推开,冲进帐篷内一看,顿时呆立当场,只见大帐后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帐篷当中已经人影全无,只有那被剌开的帐篷布在风中微微的飘荡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