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四八章 君臣对
    被突如其的情况搅了局,斐潜自然是要过去去亲眼查看一下,那么商议之事也就进行不下去了,只能是匆匆散了。 更新最快

    马越、徐晃等先行退下了,贾衢却坐着没动,摸摸衣角,整理一下头冠,磨磨蹭蹭的留在了最后。

    斐潜看了一看,自然也是明白贾衢的意思,便等到其他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问贾衢道:“梁道可是有以教吾?”

    贾衢正容道:“衢不敢,吾有一问,请问使君今后,所欲如何?”

    啊?!

    斐潜看了贾衢一眼,这是几个意思?

    这就进入君臣考核阶段了?

    突然来这么一下,根本没有准备好啊!

    该不该一些天下苍生是多么的多么的痛苦,然后再讲一下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是多么的多么的丧尸,最后发表一些要征服大地征服天空征服全宇宙的言论?

    然后贾衢就咔嘣咔嘣的跪下唱征服?

    嗯嗯。

    这个……

    贾衢贾梁道,你这个同志,你这样搞突然袭击,不利于安定和谐的社会环境,不利于广大民众的健康文化需求,让我很是被动啊……

    到底要怎样呢?

    斐潜脑袋瓜里面忽然一片浆糊,胡思乱想了一气,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怎样才好。

    幸好贾衢也不催促,只是静静的坐着,等着。

    “……庶民罢敝,富室滋侈;民闻公命,如逃寇仇;朝聚朽蠹,乡老冻馁;结刍为狗,践脊而弃;刀枪屠戮,殍伏野,磬钟釜鼎,毁于旦夕,季世之兆,将焉辟之?”

    斐潜缓缓着,一边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先有茹毛饮血,方有燧火相传;先有结绳以记,方有仓颉雨粟;先有刀削斧凿,方有笔砚纸墨;今烽火四起,贼寇为孽,玉叶尘蒙,琼枝零落;故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吾欲掌一方之权,扩州府之地,领精壮之兵,保简牍之美,护礼乐之理,存汉家之文,留华夏之章。前途为艰,荆棘难行,肯请梁道助吾一臂之力!”

    斐潜言毕,便离席向贾衢而拜。

    斐潜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要得实际一些,不扯那些不着四六的玩意,反正和蔡邕师傅所的也差不多,不否认自己有野心,但是要明自己的野心是为做实事。

    贾衢连忙上前将斐潜扶起,有些激动,但是似乎也有些尴尬:“……使君之志,衢甚为折服……衢原仅欲问……使君……思弈之对尔……”

    啊!?

    这……

    这就有些尴尬异常了。

    是自己会错意啦,怪不得还想着贾衢怎么会突然毫无征兆的来个“君臣对”呢……

    原来贾衢的意思只是问斐潜现在这个棋盘盘面的下一步打算做些什么事情,大概是要什么方向,结果斐潜一本正经的,巴拉巴拉的,了这么一大串……

    真是相当的尴尬,二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这能怪谁?

    斐潜只好自嘲一笑,道:“无妨,是吾之过,近日劳累,混沌不堪,听得岔了,让梁道见笑了……”最近实在是事情太多,精神紧张了些,也一直没能够好好的休息,这下闹出笑话来了,幸好自己讲的多少也是心里话,所以虽然尴尬得要死,但是多少也是正式出了自己的志向吧……

    让斐潜没想到的是,贾衢在听了斐潜的自嘲之后,微微愣了一下,目光闪动,反倒往后退了一步,正了衣冠,然后长揖而拜,继而正容叩首道:“衢拜见主公。”

    幸福一下子来的过于突然,让斐潜有些没能立刻反应过来,呆了那么几秒钟才连忙将贾衢扶起,二人对视一眼,想起方才的情形,不由得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等到二人重新落座,顿时觉得似乎关系更加的密切和轻松了一些。

    斐潜也没有多矫情,便直接问道:“梁道可是对于河东卫氏有所意见?”

    贾衢头,道:“昔吴侵陈,斩祀杀厉,师还出境,陈太宰使于师,曾言,‘古之侵伐者不斩祀,不杀厉,不获二毛。今斯师也,杀厉与?其不谓之杀厉之师与?’故而,主公需慎明厉之师,亦或名之师也。”

    这个事情,斐潜知道。

    现在汉代虽然距离春秋战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一些方面还是留有些许的影响,比如就像贾衢所的“师出有名”……

    不斩祀,不杀厉,不获二毛,就是不破坏祭祀的场所,不杀害了弱患病的人,不抓捕鬓发班白的人。

    而现在在斐潜手中的那个河东老者,自然就是属于二毛系列。

    贾衢看着斐潜的神色,继续道:“今主公欲求一席之地,然力弱位微,故而不可树敌过盛,河东卫氏树大根深,非一日之功可伐也,需善处之,徐图之,切切不可操之过急。”

    贾衢为何单独留下来讲这个事情,也是考虑若是在众人面前直,怕斐潜下不了台,转不过弯,反倒是没有效果,现在自然是有一一,实话实,将自己的考虑全盘托出,提供给斐潜参考。

    斐潜沉默良久,内心之中也是衡量再三,头道:“如此,便只能暂且休兵了……不过,即是如此,为何装疯卖傻?”斐潜向外指了指,意思就是根本不相信那个送来的黑袍老者这么刚巧就傻了,疯了……

    贾衢笑笑,道:“于胡则无碍,自有胜兵可托,然于此则有妨,恐有通贼之罪也……”

    “唉……如此机关算尽,实乃……”斐潜恍然大悟,摇头竟不知道要怎样用词语去形容。因为在匈奴那边,可以是去招募胡人胜兵作为借口,而一旦被送到了斐潜这里,因为担心被斐潜安排一个什么与白波贼子通敌的罪名,因此就装疯了,而一个疯子去通敌,这个就算是斐潜的证据再充分,物证人证再齐全,也自然是牵扯不到卫氏的身上了。

    “既如此,倒不急于见了……”斐潜嘿嘿笑道,“便让其多狂片刻吧……”

    贾衢也是笑。

    斐潜将桌案之上的礼单拿过,道:“上卿以功议罪,吾等俗人,便以物议论罪,梁道汝以为,可获几何?”

    “自是不能便宜了事!”贾衢也是明白斐潜的意思,呵呵笑着道,“容衢合计一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