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四九章 永安令
    虽然话是这么,道理也是这样的一个道理,但是这样还是多少有些念头不能通达,可惜这个世间就是如此。 更新最快

    贾衢拿了礼单,先行告辞了,去合计到底是要多少,才会恰到好处……

    而斐潜站在厅前,却有些惆怅。

    这个世道。

    道德、正义、秩序、公平。

    在一个单独的事件上,某一个细节上,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拉开了视角,俯瞰整个世间的时候,会发现这些东西都是虚无的……

    相信坏人有朝一日总归是会被抓的,被绳之以法,然后大快人心,天下欢唱?

    好,就算被抓,问题是……

    被谁抓?

    司法机构。

    在汉代,就是王权,而在后世,则是什么什么……

    那么王权和那什么什么又是从何而来?

    刘邦的皇位怎么来的?

    杀了项羽得来的。

    所谓王位,所谓统治权,就是一波政治集团,抢夺了另外的一波政体集团,所获得的话语权。

    原始社会怒骂奴隶社会强盗杀人犯,奴隶社会诅咒封建社会恶魔刽子手,失败者就是丑陋的,成功者才有权利制定规则。

    斐潜在后世,是一个三观正的不能在正的人,而且哲学当中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是从初中就开始学习的,这些东西,一直不断的有人强调,不断的有人重复,但是一直到了斐潜走上了社会,真正的开始在红尘当中摸爬滚打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其实早有解释,明明白白,干干脆脆,白纸黑字的解释……

    就像是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不是没有,而是没有悟。

    这个事情早就了,不懂,能怪谁呢?

    是吧?

    就像现在,除非斐潜有横扫士族的力量,将整个的汉代士族全部掀翻在地,否则一言不合就掀桌,只是速死之道。

    所以只能是这样办,还是坐下来打斗地主呗……

    整个历史上的三国不都是这么干的么?

    先是抢地主,结果曹操抢到了……

    哦也,曹操捏着王炸。

    然后两家贫下中农便开始斗地主……

    ……

    对吧,是一样的吧。

    斐潜自嘲的的一笑,实在的,要是自己将扑克、麻将给拿出来,不知道会不会风靡全国啊……

    斐潜往外走了两步,正待往看押黑袍老者那边去的时候,忽然看见徐晃位于一侧,正在朝自己拱手施礼。

    “公明可有何事?”斐潜问道。

    徐晃拱了拱手,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道:“敢问使君,欲将贼首李乐如何处置?”

    李乐,这名道姓的……

    “自是杀之,报之朝廷,以儆效尤。”斐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徐晃似乎对于李乐有什么特别的情感,但是对于白波贼首,特别是这种败落的,向来都是没有第二种选择的。

    徐晃的表情很微妙,似乎是有一宽慰,又好像有些期盼,道:“某有一事相求,望使君恩准。”

    “公明请讲。”

    “原永安县令乃在下族兄,横死于李贼之手……故欲讨得使君手令一封,亲手斩杀李贼,以祭奠族兄在天之灵……”徐晃完,便向斐潜深深的作了一揖。

    这个当然没有什么问题,李乐反正是要杀的,谁杀都是一样,既然徐晃提出来,那么自然无有不可。

    斐潜忽然心中一动,当即叫人取来了纸笔,写了一封手令给了徐晃,然后道:“吾亦有一事相求,往公明允之。”

    徐晃略略顿了一下,道:“不敢当的求字,使君尽请吩咐。”

    “令兄原为永安县令,素有声名,然遭此乱难,如今永安生灵惶恐不安,百废待兴,无人主持终是不妥,望公明可承兄之业,挑此重任,摄县令之职,守一方平安,解百姓疾苦,了令兄遗愿,不知公明愿否?”

    鬼知道徐晃的族兄的遗愿是什么,但是至少在白波军来临的时刻,愿意奋力抵抗,就多少是一个比较称职的官员了,那么给予一些正面的评价也不算过分,况且这也是斐潜现在手头上能拿出的最好的职位了。

    平阳县城是废县城,要等斐潜上报朝廷之后,走个流程,才能正式铸印,封任县令。而蒲子县城有陈睿,所以空下来的县令只有永安县城的了,刚好有这么一层的关系在内,正好拿出来挽留徐晃任职,真是再适合不过了。

    徐晃却没见猎心喜,立刻答应,而是问道:“永安,尚属河东,为何……”

    “哦,如此这般……”斐潜便将他和王邑之间的协议了一遍,然后道,“公明忠骨义血,伟岸之才,然永安城微,尚不得施展拳脚,且待稍驻于内,待上郡用兵之时,可从班定远,全燕然之功。”

    燕然勒石啊,徐晃垂首低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便答应了下来。

    之前王邑欲拜徐晃为都尉,都尉乃比两千石,但是徐晃明白,那个都尉未必好当……

    河东都尉虽然位高,但是需听命于王邑,而王邑又在这一次的河东纷争当中表现明显不如斐潜抢眼,再加上就算此事暂时告一个段落,但是后续王邑和卫氏仍然需要天天面对面,岂有安稳的道理,他这个都尉要么就是空有其名,掌控不了全郡的兵马,要么就是必须和卫氏正面对上,成为王邑手中争夺卫氏兵权的棋子。

    因此徐晃当时才没有立刻答应王邑,而是往后拖延了一下。

    现在有了第二个选择,虽然永安县令的只是比一千石,但是却是一方首脑,属于正职,除了向斐潜这个割地郡守负责之外,余下事项可以自行决定,况且又有其兄的声名,又可以免去和河东卫氏正面冲突,将来若是斐潜真的能够收复上郡,自然还有提升的空间。

    汉朝,功绩之大,莫过于扩土,封侯之重,莫过于军功。

    因此,最后徐晃还是决定选择了一个职位却有更大空间的永安县令,而没有选择王邑的那个束手束脚的大职位河东都尉。

    不过这些斐潜自然不知,只是见到徐晃愿意加入自己麾下,也是大喜,即刻就让人取来了永安县城的官印,交到徐晃的手中。

    徐晃大礼而拜,接印之后默然摩挲了一下,微微露出些伤感之色,然后便重新收好,恢复了平静,向斐潜告辞,往永安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