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四五零章 土地制度
    平阳城外,**见好,在经历了战乱之后,这一块土地终于是等到了可以休养的时间。 x更新最快没有足够的书吏来进行土地的丈量和统计,斐潜只能够依靠军中兵卒,来对平阳周边的田地进行统计。

    不识数目,不会计数,便用在木板上刻画“正”字所代替,不知道长度,不懂得衡量,便用绳索和固定直角的木棍来进行代替……

    反正用木棍固定出一个九十度的直角,然后沿着木棍的延长线拉固定长度的绳子,拉直到头了,便可以沿着绳子钉下木桩,然后再用直角的木棍确定另外一条边,再拉绳子,直至画出一个大体上的正方形。

    当然这种测量的方式有诸多的差值,但是在胜在简易好操作,甚至普通的兵卒也可以胜任。

    斐潜俯身抓了一块泥土,捏了一下,因为长期没有耕作,现在平阳县城城郊的旧耕地已经有些失去了粘性,松松散散的。

    这些土地都需要深耕,将底下的泥土翻起来,才能种植一些农作物,而且在初期,还不能太过于损耗田力,物产也不会非常的高,要等到两三年精心的维护之后,这里的土地才会恢复成为正常的耕田。

    贾衢由城内出来,到了斐潜的面前,见过了礼,从袖子里面递过来一张绢布,上面写满了文字。

    斐潜展开一看,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绢布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河东卫氏在这一带的产业……

    安邑县有四分之一的商铺店面,是属于卫氏的……

    临汾县则是占据了一半还多……

    还有皮氏县等其他县城……

    涉及的行业,包括米粮、布匹、食盐等民生物资,也有像质铺、酒楼等其他产业,甚至包括造纸、雕刻、铸造、养殖等等其他相关的产业。

    可以,河东卫氏的触角,涉及到了整个民生的方方面面。

    除了这些在城池之内的街道店面商铺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块就是土地和坞堡,河东卫氏在这一块区域上,共有六座大的坞堡村寨,最大的竟然有千余人,一些的也有几百,以此控制着周围土地农户……

    斐潜不由得啧啧出声,要不是贾衢本身就是河东士族,哪里会了解得如此之多?

    想当初在襄阳的时候,黄氏包括黄氏隐院在内,也就是仅仅四个村堡而已,而且还相距较远,规模也没有达到卫氏这样的程度。

    土地啊……

    斐潜在将视线投入到平阳一片开阔的土地之上,幸好现在汉室衰微,有些东西顾不太上了,想自己在这里侵占平阳旧城的土地,这如果在汉天子强势的时候肯定会被喷得一个半死,虽然平阳侯已经消失了,那么自然这些土地所有权是属于皇帝的。

    自己未得皇帝允许,擅自开垦种植,呵呵……

    不过现在一个是这一片土地经历过胡人的洗劫,已经荒废;第二是现在汉室自己那还有心思管这等事?

    最重要的是,自己需要这一片土地,否则怎么做屯田?粮草怎么来?

    这一次俘虏的白波,斐潜准备杀大放,要留着,此一时彼一时,情况不同,自然采取的策略也要不一样。

    土地制度,斐潜真的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春秋战国时期,采用的是井田制。“启土作庸”,井田属于周王所有。周王按爵位高低赐封给诸侯及卿大夫的土地。受封者对于井田只有使用权而无私有权,不能转让或买卖,“田里不鬻”。

    因为没有买卖只能分封,所以也因此产生了古贵族,奴隶耕作。

    然后“礼乐崩坏“,诸侯越来越强,不鸟老周同志了,开始将这些田地所出都贪墨了下来,武装了自己,开始用战争手段夺取其他诸侯的土地,战国便开始了。

    秦朝为何人人闻功则喜,好斗无比,因为秦朝后来规定凭借战功就可以获得土地,而且这个土地是个人所有的,可以买卖和继承,由此自然可以想象出秦朝百姓爆发出了多大的热情为秦国战争行动添砖加瓦。

    汉代,现在,土地原则上归国家所有,称作“公田”,由皇帝“假”给农民耕种,但是实际上,这些土地却集中在了乡间大地主的手中,以至于出现了绵延千年的关于土地之争。

    这种模式产生出了三个阶层,上层的皇室,中层的地主,下层的农户。

    然后便有了土地封建贵族私有和农户的矛盾,也有了土地流动由政府主导还是个人主导的矛盾,同时也自然有了人口增长和土地集中的矛盾,这三者之间的矛盾,其实最根本的就是在于赋税,也就是在土地产出上面的矛盾。

    关于这个相互之间的矛盾,斐潜真的没有啥办法。

    屁股决定脑袋,现在斐潜是位于封建领主的初级阶段,自然是希望利益向这里倾斜,至于将来的事情,这个……

    谁也不清楚。

    反正若是想要回收大地主土地,就等于是在这些封建领主,也就是士族身上去割肉!

    嘿嘿嘿……

    现在看起来河东卫氏的肉还是挺肥的啊!

    不过这也要有个度,只能是针对于个别,不能一杆子全部打死,否则……

    斐潜还不想变成王莽的下场。

    多少也是后来人,剥夺后国有化的猫腻,斐潜还是懂的一些的,这项法规是在特定条件下产生的,并不是万能的妙药……

    况且后世的那些地方政权和中央政权争夺财政利益……咳咳……

    反正现在不能用。

    所以便只能是走私有化,或者半集体化。

    当然表面上还是属于汉家的土地,但是实际上却只能是属于斐潜的集团,这才是最符合于现在这个状况的方式。

    不过以后也会产生一些后续的矛盾和问题,不过么,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真的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全部政策都到位啊……

    这些东西牵扯太多,真心想起来就是头痛无比……

    斐潜微微叹息了一声,忽然听到“的的“马蹄声传来,抬头看去,只见平阳城东,远远一骑斥候奔来,到了近前,甩鞍下马,禀报道:“河东王使君携护卫已到城东二十里外……”

    正愁没有刀呢,这个王邑来的真好啊!

    ...